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一间支持以色列的外邦教会的见证

1216 - Gentile Church


 

作者: Troy Brewer

我一辈子都生活在这方圆五英里之地。我今年50岁了,我亲眼看着我那位于德州约翰逊郡的家从一片农庄变成了达拉斯沃斯堡不断扩张的郊区版图中的一部分。在我的整个青年时代,我从来没想过支持以色列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毕竟,这并非美国西南文化的一部分。然而,当我开始跟随耶稣之后,所有这一切都变了。我很快意识到,我不仅仅是一名德州居民,我还是生活在德州的、天上的国民。假如我要跟随主的话,以色列就要成为我心里的一件大事。

那还是1986年的事情,当时我只有19岁。九年以后,我和我年轻的妻子成立了一间教会,我们给教会命名为“Open Door”(敞开的门)——这是根据圣经中非拉铁非教会名字的意思命名的。我们这个教会几乎是从一开始就不按常理出牌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做的是派发食物的工作,然后才渐渐地开始了礼拜。由始至终,Open Door最强调的,是服事失丧的人、给饥饿的人食物吃、帮助受伤的人,等等。我们的食物银行做得非常成功,尽管当时只有不到200号人,但却帮助了分布在四个不同大洲的7家不同孤儿院的儿童,人数多达1700多人。

跟所有不按常理出牌的教会一样,我们也经历了非常痛苦的时期。我们的教会人数很少,而且大多是穷人,因此要非常努力,才能维持这些事工,并且要想出一些富有创意的办法来解决财政方面的困境。为了扩大我们的食物银行和维持孤儿院的需要,从1995年到2011年间,我和妻子Leanna曾经7次把我们的房子抵押出去。在这16年里,我们教会在财政上一直无法打胜仗,基本上就是勉强活下去,很多时候甚至连基本的供电都有困难。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却仍每年养活了数万人并照顾着遍布世界各地的数千名孩子。

神为Open Door敞开了窗户

在2012年末,一个名为约翰逊郡(Johnson County)的事工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考虑支持以色列的一个教会。我听了,立即知道跟一个叫做茂滋的教会合作真是太完美了,因为10年前当我乘车北上加利利的时候,曾经见过蓝施仁和阿睿夫妇。

我不想单是往以色列寄钱,我还希望能跟以色列的弥赛亚信徒们站在一道。显然,神已经以超自然的方式让我和阿睿夫妇建立了关系。因此,我答应了。我们第一次为以色列做了奉献并承诺跟位于特拉维夫市区的Tiferet Yeshua(耶稣之荣耀)教会合作。我跟该教会的带领者之一Ron Cantor通了电话,我们还一起在电话里为此事祷告。

首先,这第一笔奉献就是一个神迹!当时是我们周间的一个聚会,我简直不能相信我们居然收到了这么多的奉献——当然,对于大教会来说,这笔钱其实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我们教会来说,却是很大的一笔数目了。立即——也就是在我们做了这个奉献的同一个星期,我就开始看到神在带领我们教会走出贫困了。

传播神迹

我们合作了才五天,我就收到了当地一个电台的邀请,上了该电台的一个访谈节目。这个节目在三家电台网络播放,全球每天的听众可达数百万人。通过这个名为 “经历真实人生”的访谈节目,我们在支持以色列的第一周就获得了回报。

1216 - Pastor Troy Brewer
Troy Brewer 牧师跟其教会所支持的部分孤儿们在一起。他们的教会所支持的孤儿达1700多名。

建造神迹

在2013年4月,也就是我支持以色列5个月之后,我很神奇地收到了550万美元用于建造一座可以容纳一千人的圣所。跟电台的邀约一样,这也完全是对方主动的,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那位牧师将打开这个奇妙之门的钥匙递给我,而我却从未跟他有过任何形式的同工。

扩展神迹

自那以后,Open Door成长为一个数千人的教会,而且全体会众都支持以色列。教会在起初的12年只有不足100人,即使是头16年也不满200人。但是,今天,我们每周来参加礼拜的人数大大超过2000人,通过各种活动和外展工作接触的人也是数以千计。

仅在今年,我们就亲眼目睹了2700多人将他们的心交给耶稣。他们甚至还签了一张资料卡片来告白自己的救恩。我相信其实还有很多的人。今年,在我们举办的洗礼仪式上,一次给600多人施洗,另一次给400多人施洗。我们经历了真实的复兴,这一切都跟我们对以色列的支持有关。

我们最近还启动了一项名为“TroyBrewer.Tv”的事工,通过这项事工,我们将61名被人利用进行非法性交易的女孩子救出了火坑。而且,被救出来的人数还在增加!

上月,我和太太Leanna探讨了Tiferet Yeshua教会。能够给我们的伙伴教会带来鼓励,我们深感荣幸。我们在美丽的古城度过了赎罪日并在这一天为以色列的信徒肢体们流泪求告神。

作为众多孤儿们的父,我可以这么告诉你,我们的天父对那些被接纳进入神的家并支持他亲生儿女的孩子是非常有恩宠的。当天上的星和海边的沙因耶和华与亚伯拉罕所立的约而汇聚在一起的时候,天上的窗户就会敞开,所有的一切都会以一种超自然的方式得到提升。

1216 - Troy Brewer and Wife Leanna


Troy Brewer是Open Door教会的高级牧师,其太太leanna是该教会的副牧师及Spark全球事工的CEO。Brewer夫妇一共育有四名子女并有两名孙辈。

www.troybrewer.com

 

 

 

 

Back to Top


MAKOR HATIKVAH
一所拥有伟大梦想的学校!

1216 - Yehuda with his Junior High Class
Yehuda with his Junior High Class.

蓝施仁

多年来,茂滋以色列事工深深明白Makor HaTikvah(光明之源)的重要性。这所学校是耶路撒冷唯一一所专门为以色列信仰弥赛亚的犹太人家庭的孩子们开办的,如今,由于认真考虑回归故土的美国和欧洲弥赛亚犹太人急剧增加,这所以信心为根基的学校对弥赛亚儿童的属灵和教育成长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1216 - Makor Hatikvah

正因为这样,茂滋一直以来都为该校的老师们提供深造所需要的奖学金,从而使学校能够获得以色列政府的资质认可和拨款,使学校能够成为一所顶尖的学校。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在安全和稳定的环境下激发学生们的学习热情、促进学生们个人的成长并培养孩子们敬虔的品格。对于对那些努力学习、诚实和有承担的学生,我们也会给予奖励。

由于学校的85名弥赛亚犹太学生中,有不少学生的父母同时有好几个孩子在该校上学,因此无法为孩子支付学费,所以茂滋对这个学校的经济支持已有许多年了。

最近几年,随着国际局势的不断明朗,越来越多的犹太人迁回故土生活。因为他们觉得对于自己的家人来说,这里更加安全。因此,就读这所学校的学生人数也开始增多。当然,随着学生的增多,为了提高学校的竞争力,就必须添置和增加更多的设备、教职员工以及其他的教学资源。

从属灵方面而言,我认为这所学校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使命——预备新的一代弥赛亚犹太儿童成为以色列社会的正直国民,做光照亮这片土地。

他们有别于上一代人——那些如今已经成年的、当年的弥赛亚犹太先辈们的子女。对于当年的那些孩子而言,很多时候,他们是整个学校甚至整个社区里仅有的信仰弥赛亚的孩子,他们缺乏如今Makor HaTikvah的学生们所拥有的那种每日的属灵教导和责任。当然,他们也没有什么自由能够跟人分享自己的信仰,更不用说从他们的老师和同龄人那里获得属灵方面的鼓励了。因此,到了他们高中毕业或服完兵役的时候,许多人已经远离了主。当然,有的人后来还是又回归了圣经的信仰,但是令人难过的是,很多人没有回归。

Makor HaTikvah其中一个巨大的优势在于,学校与家长们携手,共同确保孩子们在言语和行为上跟随主、效法主的样式,在他们的生活方式、选择和价值观上活出基督的信仰。

毫无疑问,这些孩子将成为以色列弥赛亚犹太人社群和这个国家的栋梁之才。

1216 - Junior High Students
Makor HaTikvah的初中生们聚在一起,以祷告和赞美开始新的一天。


Makor HaTikvah致力于在学术和属灵方面为孩子们提供优秀的希伯来语教育。我们强调犹太民族共享的文化、历史和价值观;激发孩子们对神和神话语的爱;鼓励个人与以色列的弥赛亚耶稣同行;对他人的尊重以及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最终装备我们的学生接受更高的教育,从而使他们获得根本的技巧和必要的价值观,在他们先祖的这片土地上做成功的犹太人信徒。

——摘自事工宣言


Yehuda: 数学和物理老师

我出生在匈牙利一个坚信圣经的犹太裔家庭,家里有16个孩子。我有一个患自闭症的弟弟,他或许是我想成为一名教师的唯一的、最重要的原因,因为我很想耐心地帮助他获得基本的教育。也就是在尽力教他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真的十分热爱教书育人。上世纪90年代的东欧局势动荡不安,我开始挖掘自己的犹太根源。1996年,我们12个孩子带着父母一起回到了以色列。

我把家搬到了特拉维夫并开始在餐馆里当洗碗工,但是最终,我还是决定先回匈牙利五年,进修哲学和人类学的学位。学成之后,我又回到了以色列,开始在公立学校里教书。第一年的时候,我是在以色列中部的一个比较贫穷的地区教书,第二年我就到了一所非常高档、令人艳羡的学校。然而,令我感到吃惊和气馁的是,这两所学校的以色列环境和气氛都非常粗野。

比如,孩子们完全不尊重老师,因为父母们也不尊重老师。事实上,老师们非常害怕学生家长,因此孩子们简直是为所欲为。老师们也得不到主管部门的支持——显然,不论是学校的校长还是学校的董事会成员,大家都十分害怕学生的家长。结果,每当我跟孩子们之间有了问题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找谁来商量或谁可以帮我。

后来,我听说耶路撒冷有一间叫做Makor HaTikvah的弥赛亚犹太人学校,就过来瞧瞧,不想就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学生们会在早上7:30的时候聚在一起祷告和敬拜。我几乎是含着眼泪离开教室的。我看见了许多的小天使。我觉得我简直就是看到了天堂和地狱的区别!

这里没有反叛,也没有暴力。这个只有85名学生的学校每个班都很小,因此每个孩子都会得到不少的关注。我发现,这里所有的老师都工作得非常努力,都在力图确保学校在每个方面都能给出高质量的成绩。有鉴于此,我看到了它未来的巨大潜质。

1216 - Children in early small group Prayer
孩子们分成小组参加早祷

Caroline: 家长

我成长与美国德州一个热爱以色列和犹太人的家庭。在一次去以色列的旅行中,我认识了Yaron——一个信仰弥赛亚的犹太导游。我们很快就结了婚!我们把家安在了海法,那也是Yaron的家人生活的地方。我们一共育有五个孩子,Yaron成功地经营着自己的旅游公司。

我的职业是老师,我当时是非常犹豫要不要把老大送到以色列的公立学校去读书的。但是,按照法律,我们必须把5岁的孩子送去幼儿园。在幼儿园里,孩子似乎还适应得不错,还跟其他的以色列孩子交起了朋友。

然而,当她进了一年级之后——尽管她所去的那间学校还被视为是海法最好的学校——我们仍是立即就发现了她行为方面的改变。她变得爱说大话、不尊重人而且很不听话。我觉得遇到了挑战。

我们去了她的班里了解情况,发现老师非常好。但是同时,我们觉得一个班38个孩子,这实在是超出任何老师能够好好教学的能力了。后来我们还了解到,老师给一年级的学生观看的电影也是我们不认同的。另外,学校还引进了一些娱乐节目,比如请来专业的主持人表演说唱音乐——而且还是表演给一年级的孩子们看!显然,这些事情加起来,给我们女儿的态度造成了很深的影响。

后来,有人跟我们讲了Makor HaTikvah学校的事情,我们立即就赶过来看了。我们看到了光明与黑暗的区别,于是立即决定,为了孩子们的缘故,我们要把家搬到耶路撒冷。几乎才来没多久,我们的女儿Hannah的心就发生了改变。如今,我们已经有三个子女入学,这让我们快乐无比!

这所学校按照神的话语来教导孩子们价值观和行为方式,因此没有不恰当的言谈,孩子们也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可以恶待他人。在这个安全的环境里,他们可以集中精神好好学习。我还知道,有的父母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所学校里接受教育,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他们要从很远的地方驱车接送孩子,还要支付学费——而如果就近入读公立学校的话,他们是无需支付这一切费用的。

我相信,这所学校将给我们的孩子带来深远的影响,使他们坚守在信心的道路上并最终成长为刚强的年轻人。他们会跟以色列的神和神的儿子建立个人的关系,成为以色列社会中有着良好教育和责任心的楷模。

1216 - Caroline and her three Children
CAROLINE 和她三个在MAKOR HATIKVAH学校就读的孩子



我们在这里可以祷告和敬拜。我们是真的在学习圣经。我们还有很多跟我们的信仰相同的朋友!

——Makor HaTikvah学校的孩子们


注: 以色列的公立学校质量之所以很低,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以色列政府没有足够的财政资源来给予这个国家的孩子们高质量的教育。根据媒体的报道,以色列教师的平均工资是每个月2750美元,因此,只有为数很少的有才干的以色列人愿意选择做教育工作者。教授和教育工作者们哀叹,我们正在失去以色列文化中的创新精神。

或许,以色列的兵役制度能给这些年轻人带来一些缓解。在部队里,因为事关生死,因此你必须教导他们遵守纪律,而他们也必须服从。但不幸的是,当以色列孩子年纪尚幼的时候,尽管圣经是学校里的一门必修课,但是学校却没有教导他们如何内化这些圣经标准并将这些标准融入到日常的生活里,也没有告诉他们如何爱人如己。

论到道德和原则问题,每一个“自由”国家的儿童都通过电视、社交网络、说唱音乐、暴力游戏、暴露的电影以及手机色情等,接触了大量污秽不堪的信息。以色列也不能幸免。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已经成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儿童们的常态,这实在是一场悲剧。

由于这个问题在西方世界普遍存在,因此出现了许多以教导信心为己任的学校——它们为孩子提供了属灵遮盖,父母们可以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这里,使孩子们按照圣经的标准和价值观成长。但是在以色列,这样的弥赛亚犹太人学校只有两间,一间在Tiberius,另外一间就是我们这里介绍的这间,在耶路撒冷。

(今年,该校还有2名老师和1名行政人员必须修完他们的课程,每人所需的费用是2900美元。)

——蓝施仁

1216 - Grade School Children
小学生们的第一堂课是合一的祷告和敬拜

Back to Top


衷心感谢你在我寡居期间对我的经济支持!

IstandwithIsrael 帮助寡妇和孤儿走过人生的艰难时刻……

1216 - Newlyweds
新婚夫妇: EMANUEL AND NATASHA

Natasha出生在乌克兰一个信仰弥赛亚的犹太人家庭,12岁那年,Natasha被父母送去了以色列的一所极端正统的寄宿学校。当时,由于过去十多年间大量犹太人从苏联涌入以色列,因此以色列有不少完全用俄语教学的宗教学校。

少女Natasha独自在以色列待了两年,之后,Natasha的妈妈和其他的家人也移民到了以色列。但是,如何养活这只会说俄罗斯语的一大家子却成了问题。

Natasha辍学了,因为她必须帮忙养家。她去了以色列一家非常有名的连锁餐厅Café Jo打工。

当时,有一个年轻人在附近的另外一家餐厅打工。这个名字叫做Emanuel的年轻人总是面带微笑,他的笑容点亮了周围的整个环境。Emanuel的几个朋友把Emanuel的事情告诉了Natasha,于是,他们很快就成了好朋友。

Emanuel的故事始于世界的另一端。他出生于非洲一个叫做厄立特里亚的国家——这是一个被挤在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中间、饱受战争摧残的小国。Emanuel自出生以来,脱离埃塞俄比亚而独立的厄立特里亚就战火不断。13岁那年,Emanuel就被强征入伍。在这片令人伤心的土地,强征入伍之后可能一去就是好几十年。即便是到了今天,根据联合国的说法,每个月仍有5000名年轻男性试图冒着生命的危险逃离捆锁。

在被迫服了11年兵役之后,Emanuel被派到了靠近苏丹边境的地方驻军。他决定从边境出逃。安全抵达苏丹之后,他就给父母打电话,叫父母给他寄钱。他以前就听人说过,以色列是难民们争相逃往的好地方。他的父母怀着巨大的悲伤,倾尽所有地把钱寄给了他。他成功地逃到了埃及。

贝都因人贩子答应收费2000千美元,把他从埃及运到以色列边境。于是,八个人被装进一辆车里,一路颠簸多日,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最后,有一个男人死在了路上。

在靠近以色列边境的地方,贝都因人把他们卸下车,指着以色列边境的方向让他们往那边逃。七个难民知道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因为一旦被埃及士兵发现,定然会被他们开枪射死。

当难民们抵达以色列之后,以色列战士们给他们拿来水、食物和衣服,然后又让他们在一个以色列临时营寨里住了好几个月。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正是成千上万的非洲难民通过贝都因人涌进以色列之际。当时以色列还没有在这边的边境上建围墙,政府也还不知道该怎么安置这些难民。几个月之后,以色列军方把这些难民从临时营寨里放了出来,还发给他们每人一张去特拉维夫的单程票!

Emanuel在一家餐馆里找到了一份工作,他跟Natasha开始在Facebook上互相通信。那么,他们使用什么共同的语言呢?他们使用英文字母,用简单的希伯来语写信!

他们相爱了——然后,在当地弥赛亚犹太人教会的祝福下,他们结婚了!后来,他们还生了一个美丽的女儿。女儿是这对幸福夫妻的骄傲和喜乐,使他们忘却了所有物质和经济上的困乏。

1216 - Natasha and her Baby Girl
NATASHA 抱着刚出生的女儿

然而,没过多久,Emanuel病倒了,医生诊断他是肝功能衰竭。尽管他当时仍是没有任何合法身份的难民,但是,医生们还是尽力帮他做了肝移植。

以色列全国的信徒们都在为他们的弟兄祷告。然而,移植没有成功。去年4月,Emanuel去世了。

如今,只有19岁的Natasha独自抚养女儿,不但没有任何收入,还欠了市政建设税、水费和电费。她带着女儿住进了妈妈家的小公寓。

IstandwithIsrael帮她支付了债务并帮她租了一套公寓。由于她无力支付孩子的保育费,因此也就无法到外面去工作。她计划在网上售卖中国制造的产品,实现在家工作并养活自己和女儿。

前苏联移民的生活通常尤为困难,许多人的故事都十分悲戚。能够将IstandwithIsrael的伙伴们的帮助带给这些来自前苏联的主内弟兄姐妹,实在是我们的特权。

正如圣经所预言的一样,会有大群“从北方来”的犹太人涌进以色列。但是,他们需要极尽努力,才能战胜困难,为自己的子孙后代开辟一个未来,使他们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长大成人。这是他们过去绝无可能做到的。


帮助一个埃塞俄比亚教会

1216 - Helping an Ethiopian Congregation

我们Nachlat Elokim Amo教会(主的产业,他的百姓)由衷地感谢您对我们教会的帮助和经济上的支持,使我们成功购买了一辆教会急需的小货车。宇宙的神给了你们这样的异象。愿他的名被尊崇。

由于安息日公共交通停运(公交车从周五的晚上到周六的晚上停运),我们的礼拜常常很难按时开始。我们教会有一部分的人身体软弱,年轻人也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我们大部分的弟兄姐妹都没有私家车,因此很难去聚会。

谢谢你们!愿主耶稣赐福给你们!

Pastor Rivka Ayelin
Nachlat Elokim Amo 教会牧师


帮助一个说西班牙语的教会

1216 - Spanish

我要感谢蓝阿睿和施仁夫妇以及IstandwithIsrael基金对我们经济上的帮助。我们用这笔捐赠添置了教会新址所需要的设备。

在过去的12年里,我们每周向一间说俄罗斯语的教会租用他们的地方三次。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教会发展壮大了不少,我们需要自己的地方,这样才能够做更多的事情。

现在,我们的敬拜团队每周都可以排练了。我们还有音乐班以及为新移民开设的希伯来语班——这些新移民弟兄姐妹们正在设法融入以色列社会。此外,我们还有门徒训练班、妇女团契、弟兄团契、祷告会,等等。我们利用这些新设施,极大地促进了信徒间的亲密交通。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成为我们城市中的光。

我们由衷地为你们给予我们的经济支持感到高兴,在此特表感谢!

Pastors Daniel & Betty Borenstejn 牧师
Shekina Ashkelon Ministry 事工

Back to Top


BEIT HAYESHUAH
救恩之家

作者:Oleg Vilinsky

1216 - Oleg Vilinsky
Oleg Vilinsky (左) 在耶路撒冷弥赛亚康复中心里给从酒精和毒品的捆绑中得释放的新弟兄们进行门徒训练。

Oleg Vilinsky是耶路撒冷一家弥赛亚康复中心的总监,我们在这里要讲的就是他的故事。

我出生在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一个非常贫苦的社区,7岁的时候,我就已经跟着一群小混混在大街上厮混了。我是跟着一群俄罗斯黑手党长大的,因此当时的整个人生都非常荒淫而堕落,经常进出监狱。

我的父亲是个犹太人,但是我是长大之后才知道此事的。当时,也有人曾经给过我一本新约圣经并告诉我耶稣爱我。事实上我还真的翻开圣经来看了,但是彼时,我的生命并没有任何改变。

我还读了启示录,知道里面讲到世界的末了快到了。我的头脑一片混乱,就决定移民以色列,因为我想成为一个虔诚的犹太教徒,这样或许到了世界末日的时候,我还能进天堂。

我搬到了海法生活。这是一座犯罪率极低的城市。但是,以色列也没能帮到我,我在毒品的泥潭中越陷越深,整个人都萎靡不振。我开始思考:我是谁?我到这世上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加入了一个新世纪团体,还研究一种叫做Kabbalah的犹太教密宗。

终于,有一天,我被人发现赤身露体地在一片树林里,手里拿着一个人手造的偶像——就是一张硬纸板,上面印着一个巨大的“我”字。当时,我正对着这张硬纸板念念有词。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当然最终还是被放了出来。

我的健康开始急剧下滑,以致不得不去就诊。我被诊断患了肝硬化和肺结核,另外还有吸毒所引起的癫痫。医生告诉我,我的生命只剩下两个月了。

之前我曾经去过海法的一间弥赛亚教会。由于没有其他治疗方案,我于是又在某一个星期六回到了那间教会。这间教会还有一个与之相关的康复事工,叫做Beit HaNitzahon,翻译过来就是得胜之家的意思。

我请求康复中心接收我,但是那里的总监说我必须得做HIV筛查。然而后来,当他意识到我还患了肺结核的时候,就跟我解释说,根据法律,他不能接收我。不过,他又对我说:“我们可以祷告。”

我们祷告的时候,我想起了我在新约里读到的那个患血漏的女人的故事。我对神说:“神啊,求你饶恕我。我没有做过一件好事。”一个声音在我里面说:“你的问题是骄傲。”当时,我并没有准备好要放弃“我”,因此,就离开了。

第二天,我去诊所做肺部的磁共振影像。按照程序,我必须在外面等候。等了很久之后,医生过来对我说,设备的记录不对,我得重做一遍。于是,我满腹牢骚地又做了一遍。然后,再次在外面等候结果。过了很久,他们出来,对我说:“真抱歉,我们还得再做一遍。这些数据不对。”这时我已经怒火中烧了。过了很久之后,来了三个医生,他们对我说,“我们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根据你的磁共振影像,你没有肺结核。这个磁共振肯定有问题,我们得让你到另一间诊所去检查。”

1216 - Believers Freed

突然,我的头脑里出现了一幅耶稣医治病人的画面。我自言自语地说:“说不定是神医治了我!”

我冲出诊所,直奔Beit HaNitzahon,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告诉了康复中心的总监。我说:“我希望被纳入你的康复计划里。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要把我的生命交托给耶稣。”总监还有点担心,不知道我有没有完全得医治,就告诉我说耶路撒冷也有一间弥赛亚康复中心。他叫我去那里去!

这件事情发生在12年前,我是神早先在Heit HaNitzahon康复中心拯救的三个人中的一个。

我被纳入了一个每天学习圣经三次、祷告三次的计划。在这个过程中,我把自己完全献给了耶稣。没过多久,我就开始经常带着一些曾经跟我一样被医治、被释放的人走到特拉维夫的大街上,向人们传福音了。

后来我又去做了肝脏检查,结果证明,主耶稣赐给了我一个全新的肝脏!我跟一个叫Tina的女孩子结了婚,她是一个非常棒的信徒和同工。如今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小女儿。

现在,我是这里的总监。去年,我们这里有11个人得救并成功地破除了酒精和毒品的捆绑。另外,我们还在耶路撒冷开了第二中心。每当新信徒做好准备之后,我们就会打发他们到建筑工地上去工作。我们希望看到他们灵、魂、体都得医治!

感谢IstandwithIsrael的伙伴们帮助我们购买了一辆这么棒的车!非常感谢您支持我们回应主耶稣呼召我们投身的这个事工。“……快出去到城里大街小巷,领那贫穷的,残废的,瞎眼的,瘸腿的来。”(路加福音14:21)

(Beit HaYeshuah 共有4名员工,包括Oleg及其太太Tina。Tina除了负责其他一些事物之外,还是该中心的图书管理员。夫妻俩的工资一共是1550美元一个月。中心每个月的房租、税、食物、汽油和事工的维护等费用加起来接近13200美元——但是,他们的收入经常是达不到这么多的。在建筑工地工作的这些人会跟这个收纳了他们的大家庭分担家用。)





写在2016年12月

亲爱的茂滋伙伴们!

光明节快乐!

前面我们已经看到,当以色列全地有需要的人奉耶稣的名求告神时,就会有许多奇妙的事情发生!

弥赛亚犹太人群体和阿拉伯基督徒弟兄姐妹们从出现到如今只有几十年的历史,实际上,所有这些本于圣经的事工——不论是教会、学校、康复中心、人道主义援助还是针对不同地区的福音外展工作,都是白手起家,手头非常的拮据。

对于我们每一个喜乐地为建立以色列的弥赛亚信徒肢体而付出的人而言,我们知道神乐意看到我们在内心的催促下给予有需要的人。

圣经多次强调,我们的财宝在哪里,心就在哪里。事实上,当撒该说,他曾经讹诈了谁,他就四倍偿还给谁,并愿意把自己家产的一半分给穷人的时候,耶稣就知道,撒该已经将自己的心交给了他的弥赛亚。

耶稣清楚地指出,我们帮助饥饿的、患病的和寄居的,这一切都是做在了主的身上。因为“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尽可能多地与这些牺牲舍己的事工同工,这真是我们极大的特权。以色列地的禾场非常大,但是,做工的人却很少。

这里有无限的机会。IstandwithIsrael今年一共向全国各地给予了50.5万美元。这个供应是一个多么大的神迹!而这些资金都来自您!

我知道,有一天,我们要就我们如何管理自己的恩赐向神交账。我们深切渴盼主会对我们说:

“义人就回答说,主阿,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吃,渴了给你喝?什么时候见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体给你穿?又什么时候见你病了,或是在监里,来看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25:37-40)

在今年即将结束之际,我们为每一个借着你我的同工而领受了救恩、永生、医治和帮助的以色列人感谢神。

主啊,我们一起恳求你接受我们献给你的“光明节礼物”!

我们殷切盼望看到神在来年将要成就在我们生命中的计划!我们承诺会告知您神在以色列这片美丽的土地上赐给我们的机会!

          愿以色列全体都得救!
Ari & Shira signature
          Ari & Shira Sorko-Ram

附笔:欢迎大家订购我们本月安利的填色书“装点我的家”。这本填色书由我们的女儿Shani及其夫婿Kobi创作,目的是要作为教导他们自己五个孩子的工具。Tali是一位非常有恩赐的画家,同时也是一位新信徒,目前跟我的女儿和女婿一起生活。Tali将在明年开始服兵役。我们知道,你会很乐意把这本书当做礼物送给你所关爱的人。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