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一个拯救了特拉维夫的当代神迹

As featured in the December 2014 Maoz Israel Report

1214 - Top - newspaper article
原载于英国报纸上的文章报道了一个火箭弹改变方向的奇迹。


 

作者:蓝施仁 (Shira Sorko-Ram)

每到12月份,以色列儿女就会记念修殿节(光明节)的神迹。在弥赛亚耶稣降生之前大约160年,一位来自大马士革的暴君统治了犹太人并强迫许多人敬拜希腊的假神。为了反抗这个暴君,马加比家族领导犹太人发起了长达3年之久的起义,最后终于将他赶了出去。然后,犹太人开始了洁净圣殿的工作,把曾经发生在圣殿里的、令神所厌恶的一切都清除出去——包括向宙斯神像献猪为祭这样的恶行。

要重新奉献圣殿,犹太人必须重新点燃烛台上的蜡烛并让它一直有充足的油,这样火光才不会熄灭。然而,在一片碎石瓦砾中,他们只找到了一瓶油——仅够一天之用——这瓶油是经过大祭司祝圣并封好了的。根据犹太传统,他们点燃了烛台。奇迹发生了,这瓶油一直烧了8天——这令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压榨新油和为新油祝圣。

修殿节全部都跟神迹奇事有关。点亮犹太圣殿圣所里之烛台的膏油代表了神圣灵的同在。但是,为了夺回圣殿,马加比家族不得不跟亚兰(叙利亚)仇敌抗争三年。犹太百姓最终战胜了这些邪恶的敌人,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神迹。

离马加比故城25英里之外,就是特拉维夫市。在去年夏天的加沙战争中,有一个故事在以色列的广播和电视里都有提到,也出现在无数的报纸和博客中,这个故事的标题就是:他们的神在半空中改变了我们火箭弹的轨道。恐怖分子如是说。

当时,尽管我觉得这个故事很吸引人,但是由于我并没有看到过任何有关目击证人的书面说辞,因此就没有传播这个故事。但是,前不久,在一次信仰弥赛亚的犹太人的聚会上,我碰到了一个老熟人。这个老熟人告诉我,她的女儿——我们姑且称她为雪莉——在特拉维夫市的Kiriyah军事总部工作——这个军事总部的地位相当于美国的五角大楼。

Kiriyah离我们的的地标性建筑 Azrieli towers只有几米远,Azrieli towers里面有一个巨大的购物中心。我的朋友说,就在7月17日那天,当雪莉在Kiriyah上着班的时候,突然警笛大作,所有的人都快速地向防空洞跑去。在去年夏天的特拉维夫,人们常常可以听到响彻全城的警笛。不过,通常一、两分钟之后,人们就会听到警报解除的信号。接着,人们就会陆续从防空洞里爬出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但是,雪莉却说,这次的警笛持续响了很长时间,高音喇叭不断地重复:“有火箭弹射来!有火箭弹射来!”

终于,人们听到了警报解除的信号。但是,所有的战士们——也包括雪莉在内——当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久,一个叶史瓦学校(犹太法典学校)的拉比(我不方便透露他的名字)给其中一个士兵的父亲发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的内容如下:

“我的一名多年没有联系的学生今天突然联系我,问我在哪里教授律法书。他的问题令我感到很惊讶,因为我感肯定地说,该学生是不守律法和十诫的。因此,我就问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1214 - Azrieli towers Tel Aviv
Azrieli Towers, Tel Aviv

“他回答说:‘今天,我亲眼看见了神的手。现在,我能肯定地说,世界上有一位神!过去没有人曾经这么告诉过我。因此这不是听来的,是我亲眼看见的。

“‘我是铁穹操作系统的核心人物,我们所做的是精准的科学工作,我不能向您透露太多的细节。有一天,我们知道一枚导弹正射向特拉维夫——瞄准了Azrieli towers的其中一个塔。我们发射了一枚导弹企图进行拦截,然而,我们失败了。于是,我们又发射了一枚,但还是失败了。接着,我们第三次发射导弹企图进行拦截,然而,还是失败了。

“‘这种事情是非常罕见的——据我所知,我只知道以前发生过一次。我们是非常精准的,而且我们的技术都是一流的——从不失手。因此,三次失手是不可能的。

“‘这时,灾难已经逼近了。他们的导弹瞬间就会爆炸。我们再次启动发射导弹的程序,试图在它降落之前把它给拦截住。但是,我们知道,伤亡是不可避免的了。

“‘你知道,我们的计算是以物理学、空气动力学和气象学(风、大气层和湿度)为依据的,是非常完全的——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到了。这就是铁穹系统为什么可以如此准确运作的原因。

“‘但是,突然之间,就在我们不遗余力地拯救特拉维夫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刮来了一股强劲无比的风——我们的雷达没有探测到,之前也不存在的。这股强风把导弹从特拉维夫上空直接吹进了海里!它就这么安全地掉入了水中,没有一个人受伤!

“‘你必须明白,之前是没有风的!然而,突然之间刮来了一股强劲无比的风!这可不是微风能够做到的。是几英里远啊!这不是神的作为还能是什么呢!这是我亲眼见到的!之前是没有风的,之后也没了风。它毫无又来地就出现了。

“‘当这股风把导弹投入海里之后,就消失了!在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之后,我再也无法否认神的存在了。我开始守安息日了。昨天是我第一次守安息日,也是我一辈子当中最美好的一个安息日。’”

整件事情就是这样。这枚导弹如果击中了,那么它给以色列带来的灾难将是无法想象的。

雪莉的父亲在给我的信中写了这么一些话:“之前我并不知道我们的女儿就在导弹所射向的地方!这事之后,我开始在我们家的安息晚餐上分享拉比的这封信。由于我们的女儿也在餐桌旁(自从那天下午她从部队回来之后,我还没什么机会跟她详谈),因此我就问她是否知道这件事以及是否真有其事。她听了,回答说:‘是的,真有此事。’不过,她也不知道那枚导弹怎么会偏转了方向的。她只知道自己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等着警报解除的信号。警报响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在我们那天的安息晚餐之前,我们的女儿完全不知道所发生的这一切。”

这个父亲继续写道:“听到神这样保护了我们的女儿,我激动万分——尽管之前我也不知道。(我很高兴我是在事后才知道的!)今年夏天回到美国之后,我遇到了许多爱以色列、为以色列和我们的家人祷告的团体。我知道,当人们听说他们的祷告给以色列带来的改变之后,都会非常的兴奋。这真是一个伟大的神迹,不然这就会成了以色列版的911事件了。我们要满怀感恩地念颂修殿节的祝词:‘这里发生了伟大的神迹!’”

我跟雪莉聊过,她证实了高塔旁边Kiriyah军事总部里听到的不寻常的长长的警笛声。作为一个信仰弥赛亚的犹太人,她肩负着重要的责任;另外,由于铁穹系统的敏感性,她又不能公开自己的身份。但是,根据我所收到的所有的信息显示,这是一个真实的神迹。以色列的神并没有忘记他的选民。

我确确实实地相信,随着以色列人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犹太国家所面临的危机,他们会向以色列的神呼求。由于圣经已经预言说,当以色列民敞开心来接受神的时候,他们将“遇见他们所刺透的那一位”,圣经的预言即将实现:“他们尚未求告,我就应允。正说话的时候,我就垂听。” (以赛亚书65:24)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