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希拉里·克林顿助手
胡玛·阿贝丁的人生另一面

1016 - Hillary Clinton
Photo: APIMAGES


 

作者:蓝施仁

(节选自《伊斯兰占领美国的策略》一书)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正在经历巨变。在奥巴马总统的严密坚守下,一大群穆斯林助手和顾问涌入了白宫,这些人对总统先生过去8年所提出的亲穆斯林政策肯定有着极强的影响。有人可能希望,下一届总统——不论是谁——都不会对穆斯林有这种强烈的倾向。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么你就错了。下一届的美国政府受到的穆斯林影响将会更大。为什么?因为,尽管《纽约时报》、CNN、ABC或NBC对此并不知晓,但是,穆斯林人都有一个唯一的、终极的目标——一个吞噬一切的、针对全世界的使命——为阿拉征服列国、向全世界推行阿拉的伊斯兰教法。

那些虔诚的伊斯兰教徒真切地认为,只要把全人类都变成穆斯林人,那么这个世界就太平了。穆斯林成千上万的文献都记载了这一明确的使命,穆斯林的神职人员、作家和学者录制了无数的视频来传扬他们的“福音”。不计其数的穆斯林圣战分子、乌合之众和军兵的口里不断叫嚣着要对所有异教徒(那些拒绝转信穆斯林的人)实施恐怖打击并置他们于死地。

当然,恐怖主义是伊斯兰人给世界带来“和平”的主要工具之一。但是,恐怖主义绝不是他们唯一的常见武器。穆斯林兄弟会更喜欢通过外交、金钱、教育、游说和选举来征服西方世界——至少,在开始的时候要这么做。他们在民主架构中到处寻找弱点,然后取而代之以伊斯兰教法的世界观。

他们用什么方法呢?用教育。给幼稚的学生洗脑、给未来的教授发放奖学金、向大学大笔大笔地捐款、用恐吓的方法令媒体害怕以至闭嘴、不断地重复说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大呼“伊斯兰恐惧症”来反复重申穆斯林人是西方仇恨的牺牲品、向具有影响力的慈善机构和个人大量捐款、不断地建清真寺。请大家务必牢记:欺骗是最有力的武器之一,很少有其他的武器能够与之抗衡。

倡导伊斯兰议事日程的方法不计其数,伊斯兰领袖们对这些方法简直游刃有余。

希拉里·克林顿的忠实助手

好了,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一特别的个案——胡玛·阿贝丁。

胡玛已经担任希拉里·克林顿的助手20年,跟希拉里如影相随。如果希拉里当选为下一届总统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个40岁的助手将成为美国最身居要职的人之一。不过,且慢,胡玛何许人也?

胡玛两岁的时候就随家人迁到了沙地阿拉伯生活,也就是说,她性格形成的关键时期,都是在这个世界上伊斯兰教戒律最为森严的国家度过的。在那个国家,不但是她,包括她的姐姐或母亲在内,都不会被允许驾驶。在没有家人陪伴的情况下,她也不会被允许离开家门半步。

她的父亲生于印度,母亲生于巴基斯坦,父母二人都沉迷于瓦哈比教派的伊斯兰教神学,因而当有人邀请他们传播伊斯兰教义的时候,马上就一口应允了。胡玛的父母都是才华横溢的伊斯兰教学者,其母亲至今仍不知疲倦地在为许多不同的机构工作,帮助这些机构向全世界——尤其是向西方国家——传播伊斯兰教法。 (www.discoverthenetworks.org; link: goo.gl/dUS3zS)

1994年,沙地阿拉伯长大的少女胡玛进入了乔治华盛顿大学——该大学有一个异常活跃的穆斯林学生协会(MSA)。1997年,胡玛成为了MSA执行委员会社交委员会的会长。

1016 - Muslim Students Association’s Executive Board
上图是1997年穆斯林学生协会执行委员名单,胡玛·阿贝丁(Huma Abedin)的名字赫然在目。名单显示,
她当时的职位是社会委员会的会长。胡玛担任会长的时间是1997年至1999年,与此同时,她也在为希拉里工作。

 

穆斯林学生协会是什么?

1016 - Trustee Report
专门为在英国学习的伊斯兰人建立的牛津亲伊斯兰中心伊斯兰信托的受托人报告显示,
Abdullah Omar Naseef博士是该信托中心的主席,
Yusuf Al-Qaradawi博士则在2006年以前一直是受托管理委员会的理事。
胡玛的哥哥的名字也被列在管理委员会的名单上。

那么,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实在太大了!跟美国穆斯林兄弟会有关联的大多数团体,都衍生自穆斯林学生协会。

更令人不安的是,2001年,在胡玛曾经服务过的乔治华盛顿穆斯林学生协会分会担任教士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安瓦尔·奥拉基——臭名昭著的基地组织成员,曾经参与策划911劫机案。 (www.jpost.com; lnk: goo.gl/gYhsx8)

板上钉钉的事实告诉我们,在这场由穆斯林兄弟会领导的北美穆斯林运动中,穆斯林学生协会起着关键作用。因此,既然人们轻易就可以获得那么多长篇的、保存完好而且是经过对一手资料周密调查才写出来的调查报告,那么主流媒体为什么不花些时间来做个哪怕是粗略的调查呢?答案是:伊斯兰分子知道如何反击。而且,他们也确实会反击。每当有人质疑伊斯兰教的目标或方式时,他们仅需高叫“宗教逼迫”或“伊斯兰教恐惧症”,就足以令各路媒体束手无策了。

谁将面对事实?

想想看:唯一真正能够意识到伊斯兰教神学危险性的群体,就是那些重生的基督徒、弥赛亚犹太人和以色列人。前面两者明白伊斯兰教是一种邪恶的宗教,可能的话,他们会肆意屠杀任何一个拒绝转信伊斯兰教的人。以色列人则明白这个宗教的致命目标,因为伊斯兰教领袖每天都提醒以色列人他们决意要消灭犹太国家。

那么,美国总的来说又怎样呢?信仰基督教和犹太教的人逐年减少。没有了圣经这个罗盘,美国人就会被伊斯兰教的野心所蒙蔽。

然而,我们这些关心这件事的人必须面对现实——在美国各地拥有成百上千分会的穆斯林学生协会是传播伊斯兰教的最有效的工具——在美国境内,就是游说你加入穆斯林兄弟会的运动。 (www.investigativeproject.org; link: goo.gl/3vylgy)

穆斯林学生协会已经在美国各大校园里获得合法地位,是合法的校园宗教慈善俱乐部。他们通过大型会议、出版、网站以及其他的活动,在全美各大院校散播和宣传激进的穆斯林思想体系。 (Ibid.)

伊斯兰教反复重申的、也是当下最新的策略就是,利用美国众多的伊斯兰教组织来达到其最近期的目标:阻止美国的伊斯兰教被美国文化同化。穆斯林学生协会则是这项任务的先锋。

研究恐怖主义的专家Patrick Poole 告诉CBN新闻网说,根据他对穆斯林学生协会的调查,该学生会实际上就是一间生产恐怖主义的工厂。Poole说:“一而再再而三地,我们看见这些恐怖分子——不是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而是穆斯林学生协会的领袖、会长和全国穆斯林学生协会的会长——这些人跟恐怖主义行径有密不可分的关联。” (www.cbn.com; link: goo.gl/HngcPQ)

在2008年的时候,《纽约时报》还是敢于描述一点点穆斯林学生协会在上世纪60和70年代是如何起源的,还把他们的分会描述成“基本上是沙地阿拉伯的一个小型横切面”。沙地阿拉伯对穆斯林学生们捐款的一个主要条件就是:不要批评沙地阿拉伯。 (www.nytimes.com; link: goo.gl/8emveP)

他们的目标并没有改变,只是,为了迎合21世纪更广的受众,如今被包装得更加精致、温和了而已。

Back to Top




长于沙地阿拉伯
胡玛的家族事业

作者:蓝施仁

1016 - Hillary Clinton Visits Dar El-hekma Womens College
希拉里·克林顿访问沙地阿拉伯Dar el-Hekma女子学院,胡玛的母亲
Saleha Mahmoud Abedin(戴眼镜者)披着穆斯林头纱。她不但是该学院的创始人之一,如今还是该学院的副院长。

在伊斯兰教法下生活对于胡玛来说再自然不过了。胡玛的父亲Syed Zainul Abedin博士受聘于沙地富商Abdullah Omar Naseef,后者也是胡玛父亲的老同事。1978年,胡玛的家人搬到了沙地阿拉伯生活。Naseef委任阿贝丁博士跟他一起开创一项新的外展服务——穆斯林少数民族事务研究所(IMMA),专门针对穆斯林只占少数人口的国家——比如,西方国家。

数月之后,阿贝丁博士就在Naseef的资助下,创办了《穆斯林少数民族事务杂志》(JMMA)。这本杂志成了这个家族的一件要务。阿伯丁博士1993年去世的时候,胡玛的妈妈阿伯丁夫人Saleha成了该杂志的编辑。

阿伯丁博士出版的其中一本书叫做《穆斯林少数民族在西方》,下面是这本书里的一段话:

伊斯兰教是全世界的宗教,是阿拉通过穆罕默德赐给人类的——不但赐给了人类,也赐给了魔鬼。这是遵照圣可兰经下达给全人类的宗教,是先知所走的道路。这个应许已经被确认了,因为伊斯兰教确实被传扬到了全世界,吸引了无数的人。 (www.shoebat.com; link: goo.gl/N3hmsK)

回到美国

阿伯丁去世一年之后,阿伯丁夫人Saleha携家人回到了美国并继续担任《穆斯林少数民族事务杂志》的编辑。仅在美国生活了两年,胡玛既获得了改变其一生的机会:到白宫服务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年仅19岁的她受聘成为一名白宫实习生。

长期以来,克林顿夫妇为了其名下的克林顿基金而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笼络因石油而发家的沙地阿拉伯人,因此在沙地阿拉伯有不少的朋友和人脉。找到这样一个在美国出生、在沙地阿拉伯长大的年轻姑娘来为自己工作,不但感到极为自在,或许还会觉得十分庆幸呢。胡玛一来,就成为希拉里助手的热门候选人。

1996年,也就是胡玛为希拉里·克林顿工作的同一年,她成为《穆斯林少数民族事务杂志》的助理编辑,她的母亲是当时的总编。

从那时候起至起码2008年,阿贝丁一家人——包括胡玛、其哥哥Hassan以及姐姐Heba A. Khalid——共同打理这本亲伊斯兰圣战分子的杂志的编辑和出版事务。

其影响还在继续

胡玛为穆斯林少数民族事务研究所(IMMA)服务了至少12年,与其父亲的捐助人Naseef共同担任编委会成员。这期间正好跟胡玛担任白宫实习生的时间重合,然后在希拉里·克林顿的参议院竞选活动期间和之后担任助手,并最终在希拉里2008年的总统竞选活动中成为随身要员。

NASEEF和阿贝丁的伙伴关系

简要介绍一下背景: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里,Naseef最著名的身份是世界穆斯林大会(MWC)的主席。另外,他还是沙地阿拉伯协商会议的副会长。这个协商会议是君主制国家的顾问委员会。还有,他是阿齐兹国王大学校长。奥萨马·本·拉登上世纪70年代就是该大学的学生。

说到底,阿贝丁家庭最烦心的事情就是,已有充分的资料显示,Nassef是穆斯林兄弟会高级领袖、沙地皇族知情者并跟金融机构有直接人脉关系。而这些跟他有直接人脉关系的金融机构又跟基地组织在911之前的经济来源有瓜葛。

因此,这个多年来一直是阿贝丁家庭的资助人和亲密伙伴的Nassef,同时也是世界穆斯林大会的主席以及世界穆斯林联盟的秘书长。世界穆斯林联盟在其官网上宣称,它的要务是“宣传伊斯兰教……使用一切跟伊斯兰教法不相冲突的手段来推进这一目标。” (www.themwl.org; link: goo.gl/YTwP3F)

尽管世界穆斯林联盟自称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但是事实上,它却是沙地阿拉伯政治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武器。 (www.breitbart.com; link: goo.gl/iIY7wE)

美国官方说,沙地阿拉伯不断地在寻找那些悄悄大笔大笔地送钱给基地组织的富有的个人。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如果我打一个响指就能切断来自一个国家的资金,这个国家一定是沙地阿拉伯。”负责跟踪恐怖资金来源的财政部副秘书长Stuart Levey对ABC新闻网说。 (Ibid.)

Nassef在1988年的时候还成立了Rabita信托基金。2001年9月23日,美国国务院将Rabita信托基金定性为基地组织恐怖资金的前沿。 (www.Gatestoneinstitute.org; link: goo.gl/7wdzsc)

在美国一份致力于说明“伊斯兰教极端主义”的报告里,美国官方指正说,世界穆斯林联盟跟支持全球的伊斯兰教恐怖主义组织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长期以来都是不折不扣的反闪族主义组织。 (www.gao.gov; link: goo.gl/iXRVtV)

而Nassef则一边在跟阿贝丁家族合作,一边还在担任世界穆斯林联盟的高层!

那么,美国政府如何看所有这些伊斯兰教组织以及他们的活动呢?美方承认,这些组织确实在通过散播“外展材料”在向全球推动宗教极端主义的扩张,然而,美方又说,“我们很难确定捐款人对这些资金的最终使用有多少的认识。” (Ibid.)

看见了吗?在极端主义的伊斯兰机器面前,美国政府是多么的束手无措!

1016 - Editorial Board Of Journal Of Muslim Minority Affairs
《穆斯林少数民族事务杂志》编委会。从1996年刊发的第16期编委名单中可以看到,胡玛·阿贝丁是这本亲伊斯兰教法杂志的助理编辑。也正是在1996年,胡玛开始为希拉里·克林顿工作。胡玛的母亲Saleha S. Mahmoud Abedin是该杂志的编辑,胡玛的哥哥Hassan Abedin则是书评编辑,Abdullah Omar Naseem是编委会顾问。从1996年起至2008年,胡玛都在为该杂志服务。



MURUNA——欺骗的艺术

有关胡玛·阿贝丁其人,许多读者一定会想到一个问题:假如她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信徒并且相信她的父母所传给她的伊斯兰教神学的话,为什么会嫁给安东尼·温纳(Anthony Weiner)这样一个非穆斯林人——而且还是犹太人呢?

她怎么能够一边跟希拉里·克林顿到沙地阿拉伯旅行、拜会她妈妈的大学,一边却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呢?曾经担任过极端亲伊斯兰教法的杂志助理编辑的胡玛怎么能够避过她家人和同僚的恼恨和愤怒呢?胡玛的生活方式简直是对一个虔诚的伊斯兰教家庭的羞辱,但是,胡玛的妈妈却从未对自己女儿的行为说过一句批评的话。在她妈妈担任副院长的沙地阿拉伯伊斯兰教Dar el-Hekma女子学院,她还受到了礼节性的待遇。怎么会这样呢?

简而言之,如果某种欺骗行为能够推动伊斯兰教的扩展,伊斯兰教法就允许其存在。

Walid Shoebat解释说,大多数的西方人都不熟悉逊尼派穆斯林兄弟会对Muruna这个教义的恢复。Muruna的字面意思是“潜入”或“灵活”。也就是说,根据Muruna的教导,穆斯林人可以在西方世界散布纷争和疑惑。

Muruna的教义是怎样实现的呢?是通过允许那些伊斯兰教法一般避之唯恐不及的行为的存在,让西方人看到那些被明文禁止的行为突然允许发生,以致西方人满以为他们看到的是一个更为温和的伊斯兰教。西方人被自己的眼睛给蒙骗来了。

Muruna神学是这样的:

当邪恶和危害必须互相冲突时,我们必须选择最少的邪恶或最少的危害。这是法学家们所认定的……假如兴趣和危害或邪恶相冲突,或利益跟邪恶相冲突,那么就要仔细检查每一个利益和危害以及它们各自的后果。为了更大的、长远的利益,较小的邪恶是可以原谅的——哪怕是那种一般被认为是极其糟糕的邪恶,都是可以接受的。 (https://pjmedia.com; link: goo.gl/kyNYF7)

当然,如果胡玛是为了扩展伊斯兰教在美国的影响而实践Muruna的话,那么,她所有的“邪恶”生活方法都是能够原谅的。

1016 - Current Board Of Institute Of Muslim Minority Affairs
这份当下《穆斯林少数民族事务协会杂志》董事名单上赫然列着胡玛的母亲
Saleha S. Mahmoud Abedin是该刊物的编辑,胡玛的哥哥Hassan Abedin则是副编辑,
胡玛的姐姐Heba A. Khalid是助理编辑。

 

结论

2012年6月,国会女议员Michele Bachmann及四名保守派国会议员写信给美国国务院并提出警告:穆斯林兄弟会已经渗透到奥巴马政府的最高层。在这封信里,Michele Bachmann还附上了对胡玛·阿贝丁的调查。但是事实上,所有的政客和主流媒体都对Bachmann的说法极度防范,甚至有高知名度的共和党人士严厉痛斥她对阿贝丁进行了“莫须有的、毫无事实根据的”攻击。

Bachmann将她的文件资料呈到了国会议员、参议员和情报局面前。但是,一点用也没有。由于媒体对此事的报道都极度地偏向负面,她退出了2014年的竞选。 (www.wnd.com; link: goo.gl/b9naEL)

但是,仍有超过20万人签署了请愿书,要求白宫宣布穆斯林兄弟会为恐怖主义组织。下面是白宫对“请愿人士”的回复:

迄今为止,我们并未看见任何可信的证据表明,穆斯林兄弟会声明放弃其几十年来对非暴力的承诺。 (www.maozisrael.org; link: goo.gl/GGLQXa)

因此,在美利坚合众国,穆斯林兄弟会并未被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而英国、以色列、埃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林甚至现在包括沙地阿拉伯,都已经宣布穆斯林兄弟会为恐怖主义组织了。

但是,一如穆斯林对美国的典型反弹,布鲁金斯学会高层Shadi Hamid回应说,“事实而言,(穆斯林)兄弟会不是恐怖主义组织。” Hamid说:“事实就是,有的人——尤其在国会里——会认为,这正好表明我们的对外政策讨论是非常薄弱的。” (www.usnews.com; link: goo.gl/N1cZJs)

所以,穆斯林兄弟会的人能够自由出入美国,而且不少人成了政府顾问。

结果就是,美国对中东目前局势的影响越来越小。讽刺的是,对于伊朗的崛起及其在美国的帮助和引导下有可能很快会成为一个核武器国家,以及好几个穆斯林国家也跟以色列有了比以往更为密切的军事合作,中东的阿拉伯国家都表现出高度的重视。俄罗斯和伊朗正在填上美国留下的这个空缺。

Bachmann的警告响亮而明确:“在克林顿夫人担任美国国务卿、阿贝丁担任其最亲密的助手期间,美国的政策调转了方向,非常积极地支持穆斯林兄弟会接管埃及(最终被埃及公众和军队推翻),包括捐助了几十亿美元的军事设施并投入大笔现金来资助兄弟会接管埃及。”

Bachmann指出,在过去的数年间,沙地阿拉伯一共捐赠了2千500万美元给克林顿基金。

“我们不禁要问,胡玛·阿贝丁要对希拉里·克林顿施加怎样的影响,才能带来这样的政策转变。” (www.wnd.com; link: goo.gl/M4BcBQ)

美国人的眼睛一定是被蒙蔽了。主流媒体如果诚实的话,很容易就能够寻根索源,然后对他们提出质疑。所有的大型媒体企业都有阿拉伯语的翻译,他们可以确认或否定这些伊斯兰教的文件。但是,我们看见的是,大家就是闭口不言。

想想看,假使这些联系中有一个是真的且是可以被证实的,那么公众就应当知晓。但是,所有的媒体却联合起来压制这些消息,还恐吓说将会严厉惩罚那些胆敢向全国人民披露这个消息的人。

胡玛·阿贝丁是为希拉里服务时间最长,而且据说也是最忠心的助手。所有的矛盾很难自圆其说。胡玛当年在《穆斯林少数民族协会杂志》担任她母亲的助理编辑的时候,曾经帮她母亲挑选、编辑过一些文章并刊载在这本杂志上,但是直到最近,这些文章仍然被掩盖着。即便是现在,知道胡玛的“另一份工作”的美国人仍是少之又少。

但是,美国如果继续对伊斯兰教置之不理的话,将会把自己置身于极大的危险之中。Andrew McCarthy在他的一本名为《伟大的圣战》的书里反复强调,每一个希望过自由生活的公民都必须知道:伊斯兰教的使命是“将伊斯兰教法强加给所有的国家,以及将伊斯兰教的势力扩张到全世界”。

“必须通过渗透、教育、委任和选举,才能完成这一使命。他们计划用伊斯兰教法来取代美国的民主宪法。”他们的计划是从内部蓄意破坏、蚕食和磨损美国的宪法体系以及人民坚守这个体系的意愿。 (www.jpost.com; link: goo.gl/yaQzmo)

门槛石协会(Gatestone Institute)问:“胡玛及其直系亲属数十年来一直跟穆斯林兄弟会的高层、支持基地组织的金融机构以及沙地阿拉伯的皇族有密切的关系,他们怎么可以向胡玛发放安全通行证并让她担负向国务卿谏言中东政策和政治的责任?这些附属机构必须严正质疑其如此接近美国权利中心的恰当性。” (www.gatestoneinstitute.org; link: goo.gl/7wdzsc)

1016 - Hillary Clinton Campaign
Photo: APIMAGES

Back to Top


千禧一代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找到了和平

作者:Rick Ridings

1016 - Jewish And Arab Millenials

在刚刚过去的8月,数百名弥赛亚犹太年轻人跟阿拉伯和巴勒斯坦的年轻信徒共同参加了在耶路撒冷举办的“ELAV 2016”特会。该特会的主题是为主“建立祭坛”, 在那里敬拜、祷告并遇见主。

新一波的“如火挑旺”的青少年

今年的一个非常明显且令人备受鼓励的标志就是,与会的青少年比例比往年提高了。往年,ELAV的“核心”一直是高中生群体。如今,他们已经长大成人。今年,看到他们欢迎和服事“新的一波”渴慕神的青少年,实在令人感到欣慰。

初夏之际,即6月份的时候,主带领我们为年轻人举办了一个为期4天的敬拜训练营。

该营会由我们的茂滋朋友们赞助,超过80名犹太裔、阿拉伯裔和巴勒斯坦青少年参加了营会。

该营会的名字为“Dor Haba”,希伯来语的意思是“下一代”。以色列的乐师和敬拜领袖教导青少年们如何带领敬拜,还让青少年们亲自带领了几段非常有恩膏的敬拜。圣灵以奇妙的方式降临,尤其是当我的年轻同工为青少年们祷告,鼓励他们用希伯来文和阿拉伯文谱写新的赞美诗的时候。

接着,我们就策划了ELAV特会。我们将特会安排在夏末,为期2天的密集敬拜,以青少年和青年人为主。在ELAV特会上,我们看见了许多在初夏的时候被圣灵触摸的青少年忘我地敬拜神,有的年龄稍大一些的青少年还带领了敬拜,非常有恩膏。带领者们都强烈地感到,圣灵在这片土地上的年轻人生命中的大能运行,我们亲眼看见了,但是,这仅是一个开始。

1016 - Singing and Praying

1016 - ELAV Hugging

委身建立敬拜的祭坛

本年的讲员有:来自特拉维夫的Avi Mizrachi牧师、来自拿撒勒的Rania Sayegh牧师和来自耶路撒冷的Rick Ridings牧师。三位牧师分别代表自己城市的祷告之家,他们挑战年轻人每日都要有属于自己的、个人的敬拜和祷告神的时间。

同时,三位牧师也挑战青少年们,每周都要跟其他的青少年们一起祷告——哪怕你所在的城市没有祷告之家,也要寻找到愿意每周跟你一起寻求主的朋友。

这一呼召得到了热烈的反响。一位阿拉伯少年对我说的一番话令我深受感动,他说:“当您说要祷告,祈求圣灵来告诉我们跟谁一起建立祭坛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具体的名字,而且感到主希望我们就在我们家的房顶上这么做!”

显然,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勇敢和自由,这个少年再也不害怕在邻居们会听到的地方敬拜神了。

1016 - ELAV Hugging Reaching and Praying

1016 - Singing Songs of Faith

跨越民族和国家的障碍、达到更深层的合一

这是我们的第10界全国性的青年特会,800多名犹太裔、阿拉伯裔和巴勒斯坦信徒参加了本次特会。我们看见了恩典的果子——三个族裔的人彼此饶恕、彼此和好!

更为鼓励人的是,许多人不仅彼此饶恕,还更进一步地成了真正的朋友,而且非常高兴能在ELAV上再次相聚。看到来自彼此冲突的背景的青年人成为真正的朋友并互相祷告,那感觉实在美好!

后来还来了一个来自美国中部的人,这个人曾经是美国驻法国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使。他说,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关中东的、鼓舞人心的消息。这是ELAV带给他的。他还说,他希望他也能够参加一次ELVA特会,好亲眼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看见犹太人、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爱,他感到非常感动。我跟他解释说,这不是人能够制造出来的,这是圣灵的工作所结的果子,是在敬拜的过程中,主亲自挑战年轻人改变心意、彼此饶恕。

另外,我们也很高兴地看到分别代表埃及、约旦和伊拉克祷告之家的信徒。我们跟他们共享了一段非常宝贵的时光。

1016 - ELAV Praying

1016 - ELAV Together

感谢茂滋伙伴们的祷告并赞助这次的青少年特会,也感谢大家慷慨地奉献支持这些年轻人来参加特会。靠着神的恩典,我们才能够支付这一切的费用!

请大家为这些年轻人祷告,好让他们在自己的城市能够建立起每周的敬拜和祷告祭坛,从而将圣灵在他们生命中的工作如火挑旺起来。也请祷告让这些“时刻”发展成为真实敬拜者的生命里的一项“运动”,从而改变他们的学校、城市和国家的属灵气氛。

Rick Ridings牧师及太太Patti是Succat Hallel全天候敬拜守望耶路撒冷圣殿山事工的创始人。 www.succathallel.com

请登录 www.youtube.com/user/elavmedia 观看讲道和敬拜视频。

Back to Top


10月将完成的5本书,仍需11,508美元

0216 - Making of a Leader

领袖的塑造
作者: Robert Clinton

我们知道,要扩展信仰弥赛亚的群体,最迫切的需要就是训练领袖。即便是“天生的”领袖型信徒,也需要有人用神的话语对其进行大量的指导和实际应用方面的辅导。我们大力推荐您使用这本书来训练积极进取的以色列带领者。

已经支付 $9,273 美元
尚缺 $462 美元

 

 

 

0216 - Return of the Nephilim

巨人、堕落天使和伟人
作者: Dennis G. Lindsay.

他们真的是外星人吗?巨人来自何方?我们的孩子们正在被一大堆与圣经真理背道而驰的“科学”信息所淹没。许多听说此书已经出版了的以色列人正对它翘首以待呢!

已经支付 $9,309 美元
尚缺 $4,707 美元

 

 

 

0216 - The Blessed Marriage

神所赐福的婚姻
作者: Robert Morris

Robert Morris 的又一本力作!Morris深知如何以一种特别鼓舞人的方式来帮助他的读者、引导已婚夫妇定睛神的话语,从而获得家庭的幸福。

已经支付 $4,402 美元
尚缺 $2,097 美元

 

 

 

0216 - How to Really Love Your Child

如何真正地爱你的孩子
作者: Ross Campbell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孩子怀疑父母对自己的爱是真实的、无条件的?反观父母,他们已经尽其所能地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孩子。Ross Campbell博士给父母们提供了服事孩子们情感需要的技巧和方法。

已经支付 $7,248 美元
尚缺 $4,242 美元

 

 

 

0216 - The Holy Spirit

圣灵简介
作者: John Bevere

本书的主题是圣灵——一个常常被人误解的位格。John Bevere是当今最有恩赐的作家之一,他把神的圣灵这一话题阐述得栩栩如生。他通过圣经让我们知道,圣灵是一个位格,会个别地关心我们每一个人。

已经支付 $11,610 美元
尚缺 $0 美元

 

 

10月将完成的5本书,已经支付了41,842美元,
仍需11,508美元

 

 

2017年将完成的书

2月

0216 - How to Really Love Your Teen

如何真正地爱你的青少年
作者: Ross Campbell

怎么了?我的孩子们进入青春期之后一切都变了!以色列的爸爸妈妈们将对此书爱不释手!

已经支付 $5,716 美元
尚缺 $6,506 美元

 

 

 

3月

0216 - The Legend of Sheba

示巴的传说
作者: Tosca Lee

以色列地的弥赛亚信徒极其渴望以圣经为基础的小说。除了本身爱读小说之外,《示巴的传说》这类小说也非常适合送给那些不信的朋友。用这种方式把真理带给身边的人,是件非常吸引人的事。

已经支付 $7,637 美元
尚缺 $7,682 美元

 

 

4月

0216 - The Jesus Storybook Bible

圣经——耶稣的故事
作者: Sally Lloyd-Jones

这是每个小朋友都望眼欲穿所盼望的书!已有消息传出,这本书将是我们历来所出的所有书中最被人广为阅读的书之一!

已经支付 $4,666 美元
尚缺 $6,447 美元

 





写在2016年10月

亲爱的茂滋伙伴:

我们最具策略性的目标之一,就是出版扎根于圣经、切合以色列的文化土壤和实际情况的希伯来语书籍!我们深知,书的影响比我们的影响更为久远!

为增长迅猛的以色列本土出生的弥赛亚犹太人出书,不但需要时间,还需要有智慧地选择合适的书。

接着,在选好了最需要的书目之后,翻译、编辑、校对、排版、二次校对、最后排版、封面设计、最终交付印刷等,又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尽管英文版和其他语种的福音类书籍不计其数,然而,希伯来语的这类书籍却可能只有区区的数百种,当然还要涵盖信徒迫切需要的、能给信徒的成长、成熟、信心的滋养和日常生活带来帮助的主题——从婚姻辅导到教会的带领,以及圣经原则为基础的解经书和专门针对儿童的书籍!

我们还缺乏希伯来语的、主题以信心为导向的书。另外,我们所挑选的书的作者还要必须适合以色列这种古老的、具有非常深厚内涵的文化。

因此,我们总是非常谨慎地选择那些能满足以色列信徒最重要、最直接需要的书目——那些我们相信能鼓励弥赛亚肢体的成长并带来长久影响的书。

我们的弥赛亚群体由处于不同信心阶段的信徒构成,既有成熟的信徒,也有新信徒;有儿童,也有青少年;有在军队里面对棘手属灵问题的战士,也有在新婚第一年、正处于磨合期的年轻夫妇;有各个年龄段的被事业、儿女、生活开支弄得筋疲力尽的成年人,也有年老体弱者、疾病缠身的人和有需要的人。

所有的这些人都需要喂养,需要能给他们带来生命转化的书来帮助他们在信心上做个得胜有余的人,从而在生命中结出果子来并为神赢得更多的灵魂。

另外,我们身边还有很多不信的人,他们有的人对耶稣感到非常好奇,有的人则渴望更多地了解耶稣。

本月我们将完成5本新书,我们仍然需要11508美元来完成付印这些书。.

明年春天,我们将还有另外3本新书面世。

我们的伙伴们已经为这3本书投入了18019美元,现在还有20645美元的缺口。

另外,我们已有10本希伯来语的电子书开始面向公众(弥赛亚群体以外的人)出售,我们还将继续把更多的电子书放到线上并在我们的希伯来网上书店广而告之。

我们的目标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当中, 把我们所有的希伯来语图书放到亚马逊网上。

我们希望把神的福音传遍以色列全地!我们相信,直到主再来之时,以色列人都能够获得这些书!

本月,当你为这些书进行奉献的时候,你就是在做一项具有长久影响的投资。

          为了以色列的救恩,
Ari & Shira signature
          Ari & Shira Sorko-Ram

附注:请大家一定记得订购我的新书《伊斯兰世界占领美国的策略》。这本书将给你带来启示和洞见,使你明白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的是什么事情!今天,你就可以奉献并订购,金额不限。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