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哈马斯即是ISIS,ISIS即是哈马斯

As featured in the October 2014 Maoz Israel Report

1014 - Top - ISIS vs Hamas
不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在暗地里,伊斯兰恐怖主义分子都在恣意地杀戮。 左:ISIS;右:哈马斯


 

作者:蓝施仁

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站在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身边,断然宣布说:“哈马斯跟ISIS(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基地组织、真主党和博科圣地一样。”

这一断言的最大意义在于,内塔尼亚胡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敢于指出这一明显事实的国家领导人。从策略上而言,ISIS有统一的意识形态、清楚的信仰体系和一个共同的目标。ISIS的意识形态和信仰体系是一样的。

ISIS

不久前,ISIS成员在数量上远不如哈马斯,其运作与其实际能力相符。然而如今,它的规模正在以指数方式成长,其雄心也是壮志凌云。ISIS原名叫AQI(al-Qaeda Iraq,伊拉克基地组织),后来变成ISIS(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然后,又变成了ISIL(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将叙利亚改成了黎凡特levant——包括地中海东部的所有地区);最后,终于演变成IS——伊斯兰国——意指全世界。

但是,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呢?成为后来的ISIS或IS的这个组织的创始人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原本只不过是一个街头混混,一个伺机创建自己的恐怖组织的无业游民。2003年,当美国带兵入侵伊拉克的时候,扎卡维就发动了一场贯穿伊拉克全境的、针对什叶派教徒的人肉炸弹战役。其所使用的手段,跟亚西尔•阿拉法特所带领的反对以色列人的第二次暴动如出一辙。后来,扎卡维就跟基地组织联合,创立了伊拉克基地组织。

2006年6月,美国空军部队命中扎卡维位于巴格达以北20英里的藏匿处,扎卡维也因此毙命。随着扎卡维的毙命和乔治•布什总统的军队大举进入伊拉克,扎卡维的那些激进的外国斗士们瞬间变得士气低落、人心涣散。

直到2011年,美国军队在伊拉克留下了空隙,AQI的新任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才有机会利用了逊尼派人士对伊拉克什叶派当道的政府的愤恨情绪加以捣乱。

接管整个阿拉伯世界——以此作为一个开始,由始至终都是巴格达迪的梦想。哈马斯的梦想是接管整个“巴勒斯坦”——即眼下从地中海到约旦河的流域的圣地。圣经所指的圣地确实包括了黎巴嫩、叙利亚、约旦和西奈山的部分地区,然而,哈马斯首先集中火力企图占领的,是“被占领区”——例如,如今犹太人所生活的这片圣地。

尽管ISIS和哈马斯这两个恐怖组织都同属逊尼派,但是,他们却互相都不喜欢对方。哈马斯喜欢把自己描绘成以色列侵略行为的受害者,因此在镜头前一般会隐瞒自己的恐怖主义行为。ISIS却不同,它喜欢用充满荣誉感的视频和图片来美化其恐怖主义行为。不过,这两个组织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占领和控制圣地。

1014 - Al Zarkawi
Abu Musab al-Zarkawi,AQI(后来的ISIS)创始人。

哈马斯

哈马斯是穆斯林兄弟会伊斯兰圣战分子所下的崽。穆斯林兄弟会在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世界各地一共设有两千多个分点,没有人会否认它要在全球建立以伊斯兰教法为核心的王权的野心。

哈马斯在中东之所以没有像ISIS那样如癌症般疯狂扩散,唯一的原因是因为以色列强大军事力量以及犹太人强烈的生存愿望。以色列知道自己不能有任何的疏忽,不能给哈马斯留下丝毫的可乘之机,否则哈马斯就会遍布以色列的每一个角落。

由于这个原因,从加沙进入以色列是没有自由通关的。尽管各国都在不断地嗥叫,但是,以色列却一直拒绝在加沙设机场或海港。理由再简单不过了,这些设施会被利用来偷运武器,捣毁以色列。以色列相信哈马斯的公开宣言:哈马斯的目标是要除掉世界上的所有犹太人(有兴趣的读者不妨谷歌一下哈马斯宪章)。

ISIS眼下的目标是铲除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基督徒以及雅兹迪族群(the Yazidis,库尔德人的一个分支。现库尔德人大数是逊尼派穆斯林,雅兹迪教徒是伊拉克的宗教少数派之一)——要么要他们改信伊斯兰教,要么把他们杀掉。这是种族灭绝的行动。ISIS和哈马斯在一个重大问题上达成了一致:他们都想把这个族群给铲除尽净。

1014 - Al Baghdadi
Abu Bakr al-Baghdadi,ISIS头目。

联合国支持哈马斯

联合国的行为表明,他们深切同情哈马斯的意愿,因此正快马加鞭地孤立以色列,威胁要摧毁以色列的经济、要给战犯领袖定罪并且中断对这个小国的武器供给。

在与加沙恐怖分子对战的50天期间,哈马斯向以色列投放了4565枚火箭弹。联合国老板潘基文曾在战期中到过以色列,亲身体验了哈马斯对以色列的狂轰滥炸。然而,对于以色列所遭遇的“不便”,却言之甚少。基本上,那意思好像就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有铁穹防御系统吗?”

然而,他确实说了很严重的话——不是说哈马斯,而是说以色列。他指称以色列保护自己脱离哈马斯恐怖主义袭击的战斗行动是“有辱道德”的,是“犯罪行为”,“应该受到谴责”,因为它“粗暴地侵犯了国际惯例”。

当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这种人使用化学毒气来对付自己的1700多名百姓的时候,潘基文都没有说过这么严重的话。事实上,联合国从未用过这类语言来形容任何其他国家。联合国不会这么说伊朗和ISIS,甚至是那位整天忙着占领乌克兰部分地区、杀了数千名群众的普京,联合国也不会这么说他。

注意,不论是作家Rabbi Shmuley Boteach还是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都曾经措辞严重地给以色列定罪。事实上,大多数的国际领袖都宣称对以色列——而不是对哈马斯,“感到愤怒”。嚷嚷以色列 “战争罪犯”的呼声甚嚣。

那么,他们究竟希望以色列总理怎么做呢?潘基文要求内塔尼亚胡先生跟哈马斯坐下来商讨和平协议。

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想法,不是吗?他为什么不要求伊拉克跟ISIS商讨一个和平协议?又或者,让美国跟基地组织达成协议?

博科圣地恐怖分子在尼日利亚烧毁教堂、烧死基督徒、拐卖了成百上千的年轻女孩,强迫她们改信伊斯兰教并强行将她们卖为性奴隶。潘基文催促尼日利亚跟博科圣地恐怖分子互相让步了吗?

都没有!

那么,为什么联合国和西方国家坚持要以色列“停止打仗”,开始跟哈马斯恐怖分子“谈话”呢?

这些世界领袖说,假如以色列能让巴勒斯坦人有希望过上好日子,那么他们或许会愿意跟以色列和平共处。然而,至于究竟是什么阻止了这件事情的发生,这些领导人却置若罔闻。首先,联合国和西方国家已经给了巴勒斯坦不下几十亿美元,这些钱甚至够他们在中东建起一个新加坡了。直至今日,联合国还在奉养着他们,而哈马斯头目们则变得极其富有。不幸的是,哈马斯头目们不去改善社区建设和经济,而是盗用这些钱来办起了加沙最大的生意——建造进攻地道和制造武器,从而捣毁以色列。

事实上,所有的伊斯兰恐怖组织都有许多共同点。伊斯兰教的根基教义驱使他们寻机占领全世界、最终强迫全人类改信伊斯兰教并接受伊斯兰教法作为他们的生活准则。谁要是敢对他们说“不”,就除掉谁。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