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又一个对付以色列的武器——抵制、撤资和制裁

0715 - Top - BDS Poster
BDS活动分子的海报。这类海报遍布世界各地,既缺乏实质有缺乏事实依据,但却是攻击犹太国家的有毒弹药。


 

作者:蓝施仁 (Shira Sorko-Ram)

抵制、撤资和制裁是反闪族主义的最新变种。反闪族主义这种症结最早出现于3500年前,当时的埃及王法老下令杀死所有的希伯来新生男婴。

这一反闪族主义瘟疫传播极快,它首先是由巴勒斯坦当局跟巴解组织谈判厅共同发明的,被称为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行动,最近更爆发蔓延到全世界,演变成一项流行的运动。

它是阿拉伯联盟抵制所下的崽,自打现代以色列国诞生之日起就存在了。直到今天,任何输入阿拉伯穆斯林国家的产品仍需附有一份“否定证明”——否认其来自以色列。

巴解组织为此项运动发起了一百多项外交行动、协调活动和资金筹款活动——尽管全世界都没有任何一个名为BDS的已登记组织,也没有BDS的专属银行账号。

但是,来自海湾国家——尤其是卡尔塔的资金仍然在源源不断地支持着这起反以色列的宣传活动,另一个出资大国是沙特阿拉伯。 (www.ynetnews. com; link: goo.gl/cdGl8h)

很多人怀揣为“受欺压者寻求公义”的极大热忱投入到美国和欧洲各大学的左翼活动分子队伍了。那么,谁是这地球上受欺压最严重的人呢?当然是非巴勒斯坦人莫属了!是谁在欺压他们?除了以色列之外,还能有谁呢?

讽刺的是,这些左翼激进分子又与反对人权的伊斯兰分子为伍,共同制造了被最重要的反闪族主义学者Robert S. Wistrich(已故)称之为“仇恨文化”的东西——“它不论是在语气上还是内容上都非常激进,足以构成新的种族灭绝依据。” (《华盛顿时报》,2015年5月26日)

我们曾经多少次思考:“受过良好教育的、有知识的德国人——更不消说大部分的欧洲人——怎么可能干过世界上最恐怖的种族灭绝的事?”但是,今天,我们又看到了一个世界范围的、单单针对以色列和犹太民族的仇恨运动。

很神奇的是,最新的这个名为抵制、撤资和制裁的反闪族主义运动并没能摧毁以色列的经济。这真是一个奇迹!但是,它确实急速地在美国、南美和欧洲的各大学和公共论坛上妖魔化了以色列并取消了以色列的合法地位。这是一项长远投资——向大学校园里的年轻人——明日之领袖——灌输仇恨以色列的思想。

不断地妖魔化以色列

如今,全世界大约有200多所大学每年都会举行一连数日的仇恨犹太人集会,其标题“以色列种族隔离周”将其恶意暴露无遗。每当这个时候,各种的暴力事件就接连不断地发生:在一些主要的大学里,犹太裔大学生和支持以色列的活动分子会遭到戏弄和殴打,有的甚至到了要被送仅医院的程度。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以色列独立日庆祝活动遭到反以色列示威者的阻止和叫停。犹太裔学生及支持以色列的活动分子承认,他们受到了极大的恐吓,许多人如今都害怕公开他们支持以色列的政见。 (www.mosaicmagazine.com; link: goo.gl/OeOomc)

南非以前也是一个种族隔离的国家,德班科技大学曾经呼吁驱逐犹太裔学生——尤其是那些不支持巴勒斯坦斗争的学生。 (www.campus-watch.org; link: goo.gl/tFd7qX)

学生群体并非唯一的目标。在今天的许多大学,如果你被控以伊斯兰恐惧症,你的教授生涯就会毁于一旦。支持以色列同样会另你丢掉教职。在康涅狄格大学,一名默默支持以色列的哲学教授就曾被恶意拎出来当做靶子,被冠以“种族主义者”的罪名进行打压。这是一项由巴勒斯坦活动分子煽动起来的战斗,获得了无数师生的支持。 (同上)

简言之,过去,由于对犹太人的仇恨,导致600多万犹太人丧生。如今事情仅过去了70年,血腥的反闪族主义又卷土重来而且扩散得飞快。

只不过,这个标签有了一点点的改变。如今,是反锡安主义(反犹太复国主义)。当然,这并非巧合,这个名字是这世上的灵精挑细选出来的,因为锡安是耶路撒冷的别名,也是未来的神的国——神选择要在这里安息,把它定为将来之世界的都城。

以色列完美吗?

以色列是完美吗?多么荒谬!或许,更为合理的问法是:“跟其他的民主国家相比,以色列的民主程度如何?”对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非常高!

跟中东的阿拉伯国家相比,这是傻瓜都回答的问题!以色列周围的国家,都是践行世界上暴力和仇恨之宗教的国家,这些国家本身之间也经常硝烟弥漫。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共同目标:完全消灭以色列(除了埃及和约旦之外。以色列跟这两个国家之间有和平协定)。

然而,以色列这个小小的、几乎没有任何自然资源的新兴国家,在这个到处都是石油的地区,却发展得比任何国家都更欣欣向荣。另外,以色列还用其最大的资产——犹太人绝顶的聪明和才干——祝福了世界。而以色列的面积,却只有新泽西州这么大!

生活在以色列的阿拉伯男女完全享有受教育的自由,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和特拉维夫大学,都跻身于世界上最优秀的高等学府之列。

以色列阿拉伯人享有敬拜和言论的自由,他们还能够参与投票、当选国会议员、担任最高法官等。然而,抵制、撤资和制裁(BDS)行动却污蔑以色列为“种族隔离国家”!

符合条件的话,他们还可以想在哪里生活和工作就在哪里生活和工作——他们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

Stephen Schwartz在中东论坛上说,“那些热衷于BDS战争的人通常是学术界和这个国家(以色列)以外的一些人士。他们不理解以色列公众生活的现实以及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合作关系的广度。”这些脱离现实的批评助长了伊斯兰激进分子将以色列描绘成一个“种族主义”国家。

巴勒斯坦伊斯兰政体

换言之,在犹大和撒玛利亚(西岸)的巴勒斯坦政体决非民主政体,它由始至终都是一个伊斯兰社会,98%的公民都信仰伊斯兰教。(如果你是一个生活在美国或欧洲的基督徒或犹太人,想象一下你周围98%的人口都是伊斯兰教徒,那会怎么样。)我们知道,福音派基督徒在西岸的生活是非常危险的,为了避免遭到严重的逼迫,他们常年生活在人们的视线以外。

当今的巴勒斯坦地区领袖穆罕默德·阿巴斯已经79岁,他不是通过选举产生的。2009年原本是要进行大选的,但是,由于这位巴解组织领袖知道,根据民调,哈马斯将会赢得大选,因此不经选举就强占了政权。如果不是这样而是由选举来决定的话,那么哈马斯将会接管西岸。如果以色列从犹大和撒玛利亚撤退,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将出现将近200英里的边境,哈马斯也因此可以轻易地从边境向以色列人口稠密的腹地发动进攻,使从拿撒勒到内坦亚、到特拉维夫、到耶路撒冷、再到别示巴的地区都处在危险之中。

有兴趣的人很容易就可以在网上找到哈马斯的宪章,宪章里清楚地列出了要摧毁以色列、取而代之以巴勒斯坦国的计划。当然,意思再清楚不过——是巴勒斯坦伊斯兰教国家。

BDS的终极目的

BDS激进主义何时完成?他们何时才会知道他们已经达成了自己的使命?你准备好了吗?——是在他们完全摧毁了犹太人的国家之后。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反以色列教授As’ad AbuKhalil自称是一名敌基督者和无神论者,他说:“BDS的真正目标是打倒以色列这个国家。这个问题是绝不容含糊的。巴勒斯坦人民的公义和自由是无法与以色列国共存的。” (www.en.wikipedia.org; link: goo.gl/BqUKHr)

另一位支持BDS的激进教授宣称:“我觉得,如果我们能直率地解释以色列为什么没有存在的权利的话,BDS运动的力度也会大大加强。”

到目前为止,BDS的成功是尤为瞩目的,因为这项运动用的是权利的名义。但是,为什么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们却不明真相呢?他们思想里根本就没有公义。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BDS否认犹太国家有存在的权利,但却接受无数伊斯兰教国家的存在。.

那么,BDS是如何计划打垮以色列的呢?这始于西方大学校园里的穆斯林学生。“反闪族主义经过了一连串的‘伊斯兰化’,这一切又跟恐怖主义分子的针对犹太人民的圣战息息相关,其后果十分恶劣。”Wistrich博士指出。他补充道:“这新一轮的反闪族主义的耙子是以色列——世界上唯一一个以犹太人为主要人口的国家。所以,他们针对的是犹太人这个群体。” (《华盛顿时报》,2015年5月26日)

尽管大多数穆斯林人并不支持恐怖主义,但是Wistrich还是指出:“穆斯林人中的反闪族主义情结仍是全世界中最高的。”伊斯兰教主义者大多数些固执地要建立世界性的哈里发帝国的人,他们也是面前反闪族主义者的先锋势力。

攻击商业

0715 Attacking businesses
在一家英国超市里扰乱超市的生意。

他们的下一个努力目标就是让任何跟以色列有关的商业实体撤离并抵制所有的以色列产品。SodaStream公司就是他们的许多靶子旨意,因为这家公司的其中一个工厂建在西岸的安置区。不过,这家公司也顺便为数百名巴勒斯坦人提供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平等的收入和福利。

去年10月,该公司做了一个令巴勒斯坦活动分子欢呼雀跃地视为巨大胜利的决定——SodaStream宣布将把工厂搬到以色列南部的北内盖夫工业区——必要的话,还得解雇巴勒斯坦工人。这个新的地方远离1949年的停火线(或说,巴勒斯坦人所谓的1967年边境线)。

你可以会想,BDS活动分子这会该对自己说:“干得不错”了吧?如果是这样的或,你就错了!

去年4月,一小撮BDS活动分子重启抵制SodaStream公司的运动。“SodaStream公司已经开始从巴勒斯坦贝都因人手里偷窃他们的土地了!贝都因人跟他们一样,也是人啊!”美国“终止以色列的占领”运动组织者Anna Baltzer如是说。

Anna Baltzer是一名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周的犹太女人,自称其父辈都是大屠杀的死里逃生者。她说:“我们支持生活在以色列的本土巴勒斯坦人——包括贝都因人在内的权利。如果SodaStream公司继续强占巴勒斯坦人的土地的话,我们是不会停止我们对这家公司的抵制的。” (26 May 2015, Haaretz)

犹太人的参与——甚至包括以色列人的参与——是BDS运动的另一奇特现象。由于犹太人在社会问题上一般比较左倾,因此站起来支持受压迫的、无助的巴勒斯坦人非常切合他们的世界观。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Woolworths连锁超市在南非一直坚持从以色列进口硬面包圈儿。在这家年营业额达100亿美元的连锁企业里,来自以色列的食品年销售量仅占100万美元。然而,BDS活动分子却不断地进行抗议并干扰超市的营运,最后Woolworths不得不把他们告上法庭。Woolworths胜诉了。然而,BDS活动分子却拒绝让步。以色列去年在庆祝独立日(穆斯林热称之为“浩劫”或“灾难”)的时候,就有一万余名学生抗议Woolworths的活动。 (www.ynetnews.com; link: goo.gl/cdGl8h)

BDS像防范腐殖质一样防着以色列产品,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成了他们的靶子。

被列入抵制名单的有:AMAV玩具、Ahave化妆品、Eden水、Abadi糕点、Jaffa橙子、Mehadrin希腊酸奶、约旦河枣子、史丹利百得、Delta Galil工业(为Gap、J.C.Penny和Calvin Klein等提供纺织品)、Keter Plastics、Carmel Carpets、Teva Pharmaceuticals、Lithotech Medical、Max Brenner巧克力、Tescom软件测试系统、Discount银行、Leumi银行、G4S安全系统、摩托罗拉Solutions,等等。

因受到BDS所施加的巨大压力而取消来以色列表演的艺术家和音乐家不在少数。每一种形式的文化和社会交流都遭到攻击,其目标不过是扼杀以色列的经济、科学和文化。

英国学生联盟抵制以色列

最近,英国坎特伯雷基督教会的学生联盟提议英国国家学生联盟加入到BDS运动中。这个学生代表了英国高等教育机构数百万名在校学生的联盟通过了这项“为巴勒斯坦求公义”的动议。

同样是这个学生联盟,去年还否决了一项给ISIS(大伊斯兰国)定罪的决议,说这是伊斯兰恐惧症!你能相信你所读到的这一切吗?

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生气地回应说,ISIS践踏人权如尘土,它把人们关在笼子里活活地烧死,而英国全国学生联盟不去抵制ISIS却跑来抵制抵制以色列!

另一名以色列国会议员补充道:“我原本指望正直而有知识的学生们首先会抵制圣战分子约翰(此人在录像里砍了美国和英国人质的头),也指望其余的英国公民会与ISIS作斗争的。”

英国大学董事会勇敢地拒绝了英国学生联盟对以色列大学的学术抵制,宣称自己坚决反对在学术上对以色列大学进行抵制。

然而,各地的商业机构和大学都被施压叫停跟以色列之间的任何往来。BDS威胁这些商业机构说,除非他们地址以色列,否则BDS就会抵制他们。

Ynet 新闻记者Ben-Dror Yemini担心,尽管美国国内对以色列的支持正在空前高涨,但这只不过是一种假象。在大学校园、研究结构以及媒体圈中,对以色列的支持长期都在削弱,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些大学学生是未来的政府和媒体领袖。

这种情况已经在侵入了政治领域。Sidney Blumenthal曾任比尔·克林顿的高级顾问,其儿子Max Blumenthal如今是大学校园里著名的活动分子,不断地在恶意攻击以色列的存在。Blumenthal一家是犹太人。

以色列的存在正面临着最系统的攻击。

主流媒体为BDS服务

BDS运动正在大学校园、工会以及媒体等不同领域的前沿阵地唤起人们的意识,如今已经取得了不少胜利,制造了大量的混乱。现在,连新闻业的大佬《纽约时报》都为专门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倡议抵制以色列的平台。这个左翼的“主流媒体”如同一名忠实的帮凶,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了必需的保护和合法地位。

Jennifer Rubin 服务于保守的《华盛顿邮报》,她说,美国媒体行业的虚伪行为令人咋舌,完全罔顾圣战分子和巴沙尔·阿萨德在叙利亚残杀了成千上万的儿童。而当恐怖分子用无辜百姓做人体盾牌,令百姓死于非命的时候,美国媒体却是对以色列而不是哈马斯横加谴责。

主流媒体对伊斯兰教残杀儿童的现象只字不提,他们似乎压根儿忘了哈马斯利用成百上千的儿童作为人体盾牌这件事!另外,哈马斯牺牲160名巴勒斯坦儿童的性命来建造杀手隧道,这又怎么说呢? (www.washingtonpost.com; link: goo.gl/eMGtm1)

以色列大学非常担忧

以色列的大学校长们最近跟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会面,目的是要告诉总统先生,对以色列学术研究机构的抵制正在威胁着以色列的未来。

校长们向总统先生提交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确认,海外的以色列裔研究人员升职被拒、学术期刊拒绝刊发以色列科学家的文章、外国讲员不愿意参加在以色列举办的大型会议,以及跨国公司拒绝跟以色列研究人员合作,等等。校长们担忧地表示,如果BDS继续攻击以色列的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话,这对以色列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以色列科学和人文学院院长Ruth Amon说:“这类以取消以色列尤其是以色列学术机构的合法地位为目的的运动在世界各地的大学里异常活跃,而且是得到了大量的财政支持的。”

还击

尽管伊斯兰教国家没能够用武力摧毁以色列,但是,他们相信他们通过经济是可以做到的。以色列政府如今非常警惕,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总理已经报名带领政府各部门与所有针对以色列的攻击和阴谋诡计作斗争。一名政府官员头一次联系Maoz Israel事工,让我们也加入到欧洲战场的斗争中。

美国国会也在采取行动,要与这场针对犹太人民的仇恨势力作战。共和党和民主党已经起草了代表两党的行动法案,劝阻美国的贸易伙伴歧视以色列的行为。

第一签署法律声明制止抵制、从以色列撤资和制裁以色列的是南卡罗来纳州政府。“出于法律目的的抵制的定义是,公司给予目标人物或商户的种族、肤色、宗教、性别、民族的考虑,将其列入黑名单,从中撤资或拒绝与其进行交易。”另外还有18个周也已经决定在下一轮的立法会议中引进类似的法规。 (《耶路撒冷邮报》,2015年6月5日)

另外,伊利诺伊州两党也刚刚一致通过了一个反BDS法案。“这个法案的重要性是不可低估的。”西贝大学法学教授Eugene Kontorovich写道:“BDS跟民权抗议活动不同——就像BDS的支持者喜欢宣称的那样——它更像是二十世纪的欧洲以及阿拉伯世界长期以来常见的抵制犹太人的反犹太运动。”那些担心跟以色列有商业往来会导致法律、经济和声誉风险的欧洲金融机构,现在得要好好想想拒绝跟以色列有商业往来将会导致什么风险了。

美国国会也有人提出了额外的方案。例如,国会代表、科罗拉多州州共和党人Doug Lamborn引入了“抵制我们的敌人,而不是以色列法案”,这个法案将要求政府立约人证明,他们不会置美国最可靠的盟友于不顾。

相信圣经的基督徒们如果能够寻求怎样与反闪族主义作战的话,是能够给这种局面带来巨大的改变的。首先,把你所知道的告诉年轻人——你的儿女、你教会里的年轻人或任何的青年团契。一个个地告诉他们。正是这些在大学里、甚至在念高中的年轻人,听到的这类谎言最多。我们要首先保护他们免受假冒公义之名的BDS活动分子的煽惑言论。有了此等知识之后,他们就能够站起来抵挡这些谎言。另外,我们还可以通过一些好的网站了解更多的信息。例如,可以登录 www.stopbds.com and www.campus-watch.org或www.facebook.com/fightingbds。

在二十世纪,反闪族主义的目标是把犹太人从欧洲赶出去。在本世纪,其目标是把犹太人的国家从中东铲除掉。

每一个跟随以色列的神和弥赛亚耶稣的人,都需要想想自己可以做什么——就像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时候,欧洲的基督徒们需要决定自己该怎么办一样。当时,大多数的人什么也没做。但是,也有一些人因冒着生命的危险拯救犹太人而被列为英雄人物写进了以色列的历史。今天,尽管我们还没到那地步,但是,我们正在朝着撒迦利亚和其他的先知们所预言的方向奔跑:列国都要与以色列为敌。到时候,每一个基督徒都不得不做一个选择:我将怎样支持犹太人民?

反锡安主义

因为神要拯救锡安,建造犹大的城邑。他的民要在那里居住,得以为业。 ——诗篇69:35

因为耶和华拣选了锡安,愿意当作自己的居所。 ——诗篇132:13

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经上所记,必有一位救主,从锡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 ——罗马书11:26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