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庆祝耶路撒冷回归50周年:
我人生中难忘的一夜

写在2017年6月

0617 - Dry Bones
电影《枯骨》里的一个镜头。我于1968年开始着手拍摄这部影片,尽管影片在数字化时代来临之前就已经开始出现老化,
但我相信它里面所传递的信息依然强而有力!蓝施仁


 

作者:蓝施仁

“你注定要在以色列生活!”

当我还是个20出头的年轻姑娘的时候,曾经有无数人向我发出过类似的预言。那个时候,我生命中有些领域并没有与神达成一致,我有自己的计划和目标。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搬到以色列去生活,听起来就好像自己被发配到了阿富汗或西伯利亚这样的第三世界国家一样。

但是,距今50年前的那天——即1967年10月15日,我跟我的父母一起抵达了以色列,开始了为期两周的以色列之旅。仅在我们到以色列旅行的四个月以前,这个仅有200多万犹太人口的小小国家才刚刚死里逃生,险些没被叙利亚、约旦、埃及和伊拉克的集中力量所灭,取得了超乎时任总理、军队将领以及全体以色列人民想象的巨大胜利。

犹太国家的欢欣鼓舞是难以描述的。对正统派的犹太人来说,这无疑是弥赛亚已经来临。

对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世俗民众而言,这是一个无法解释的神迹。阿拉伯大军被捣毁了,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战争结束了!

人民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耶路撒冷又回到了我们的怀抱!”我和我父母抵达以色列的时候,切身感受到了这种情绪。我留了下来。

有两个场景我终生难忘。1968年,第二个独立日将至的时候,这也将是以色列在古城耶路撒冷第一次庆祝自己的独立。我站在一个斜坡向下望去,成千上万的以色列人围绕在雅法门(Jaffa Gate,那时候这里还没有被做成景观)周围。没有麦克风、没有音乐,人民就自发地唱起了《金色的耶路撒冷》(Jerusalem of Gold)。这首歌是在战争前夕普写而成的,后来成为了六日战争的战歌。

那天晚上的后半夜,现代耶路撒冷的各大街的阳台上站满了怀抱手风琴和拿着单簧管的音乐人士,战士们则将他们的来福枪在大街中央支起来,形成一个印第安帐篷的形状,然后跳了一夜的霍拉舞。

最早的弥赛亚先驱

很快我就发现以色列还有极小的一群幸存下来的犹太信徒,但是,实际上他们却又并不存在——没错,确实这里有一家,那里有一个。Victor Smadja和他的太太是来自突尼斯的移民,他们在耶路撒冷成立了一间弥赛亚教会;Heimoff f家族来自保加利亚,他们在特拉维夫市郊带了一个小小的聚会;Ostrovsky则在海法带了一个查经班。但是,也就差不多是这些了。

我暗自思忖:“以色列地只有这么少的一小群信徒,以色列人怎么可能有机会听到清楚的、符合圣经的救恩真理呢?”

尽管我之前并没有留在以色列的计划,但在征求了父亲的意见之后,我还是决定制作一个28分钟的纪录片,讲述新兴以色列国的成立以及耶路撒冷终于回归犹太人民的怀抱。这一切都跟先知所预言的一模一样。

我觉得,基督徒必须明白到,圣经有关这一重要部分的预言“正在”揭开帷幕,以色列需要全世界信徒的代祷。与此同时,我也开始了希伯来语的学习。

创作《枯骨》剧本

除了学习希伯来语之外,我花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创作一部叫做《枯骨》的电影。光是剧本的写作,我就挣扎了好几个月。然后有一天,我想:“我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地描绘预言在当前的应验?我有全世界最棒的编剧——摩西、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但以理、撒迦利亚,等等!”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我又用了好几个月来钻研整本旧约。

每当我阅读预言弥赛亚的受苦或描绘弥赛亚再来之荣耀的经文,或是那些讲述犹太人回归以色列和重建耶路撒冷的经文时,我就会把这些经文写在卡片上。呵呵,那时可没有电脑!

完成这些工作之后,我的卡片摞起来已经有4英寸之厚!我用这些经文创作了一个剧本并跟一间以色列公司签约,执导了自己的这部影片。

把艺术家们汇集起来

在拍摄的过程中,我有许多机会向我的摄影师亚当·格林伯格(Adam Greenberg)作见证。亚当后来成为好莱坞非常吃香的摄影导演,还与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一道拍摄了《终结者2》。亚当流畅而抒情的摄影手法令我受益良多。

唯一的、同时也是非常大的障碍在于,当时的以色列刚刚建国,整个国家甚至找不到一家可以冲洗胶卷的照相馆!我们不得不把胶片寄到法国,结果他们破坏了相当大一部分的原胶片。后来,我们不得不重拍了好几段,这也挺令人沮丧的。(那个时候,录像还没有出现!)还好,我们总算挺过来了。

0617 - Shira - Ben -Gurion
我非常荣幸地见到了现代以色列的缔造者、书写以色列历史的巨匠:1965年,我有幸见到了以色列的首任总理大卫·本·古里安;
1971年,见到了以色列总理梅雅夫人。受到本·古里安总理接见的时候,古里安总理问我:“你什么时候搬到以色列来?”


总理梅雅夫人要求观看《枯骨》

Yossi跟时任以色列总理梅雅夫人Golda Meir进行了交谈,跟她讲起了《枯骨》。梅雅夫人对Yossi说,她想亲自观看这部影片。我知道她非常繁忙,因此就致信说可以亲自把影片带到她御所去放映给她看。梅雅夫人邀请我在1971年8月10日给她放映这部影片。

我心中充满了期盼,意识到必须恒切地为这件事情祷告!有一天,当我跟一位女性朋友在一起祷告的时候,我似乎看到梅雅夫人夜晚躺在床上,抬头问:“真的有一位神吗?”同时,我还感到这个邀请将会受到某种属灵的敌对势力的攻击。我和我的朋友开始深切地为这件事情代祷,恳求神让我能够顺利地、不受阻挡地给梅雅夫人放映这部影片。

给梅雅夫人放映影片的日子终于到了,我手捧一大束鲜花走进她的府邸。我至今记得,安保人员非常仔细地检查了那束花,因为他们要确保花茎里没有暗藏炸药。梅雅夫人的几个助手和家人也都到场了。

一番寒暄之后,电影开始了。这部电影的主题是表现二十世纪六十年的末期以色列死灰复燃,一如先知预言在末世将要发生的。影片里还有一个部分,是旁白员念以赛亚书53章里讲述弥赛亚为他的百姓受死的那一幕。

0617 - Letter from Golda Meir

梅雅夫人办公室寄来的一封信
寄自:总理办公室 耶路撒冷,
1971年1月29日 亲爱的林赛小姐(蓝施仁出嫁前的姓氏):
总理梅雅夫人要我致信给您,
感谢您1971年1月18日的来函,她收到这封信感到非常高兴。
梅雅夫人非常希望能够观赏这部影片,
一旦时间上能够安排,
她就会立即联系您。
我代梅雅夫人祝愿您在以色列的新生活幸福美满!
总理办公室助理总监
Eli Mizrachi敬上

这一幕刻画的是一个类似弥赛亚的人物进入到他的羊群中,中间交织着一只羊被拉到祭坛上宰杀的场景。这是一部黑白片,由于曝光过度,画面看起来极富神秘感。电影的结束部分是先知呼吁人们悔改,以及神在以西结书里应许要救赎他的羊脱离群羊的围攻。

电影结束之际,全场一片寂静。然后,梅雅夫人问:“这部电影哪个部分取自旧约,哪个部分取自新约?”“所有的旁白都取自旧约。”我回答道。她若有所思地坐着,接着又问:“为什么会流血?这里面有什么意思吗?”

当然了,这正是承担祭司职分的利未人奉命要做的工作。他们要宰杀动物,用动物的血来为以色列百姓赎罪。我强调说,除非流血,否则祭司就无法进入到神的同在里为百姓祈求。

我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耶稣要受死献上自己生命的原因——为了让我们活。他就是神的羔羊,是犹太人民的罪得到永远赦免的道路。事实上,这条道路是为每一个想要罪得赦免的人预备的。他是我们来到以色列的神面前的通道。”

梅雅夫人再次提及以赛亚书53章的场景,柔声说道:“这就是耶稣。”我很惊讶地发现,她真的是敞开心来这么说的。

突然,房间里有一个人非常生气地高声叫起来:“这是拜偶像!这是有违犹太教的!”

我们的交谈就这么结束了。但是不管怎样,我已经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跟梅雅夫人解说救恩之道。我很确定,是因为我们的祷告(以及其他人的祷告),主才暂时拦住了那个愤怒的人发表意见,从而让总理梅雅夫人有机会听到先知是怎么讲述福音的大好消息的。

我是午夜的时候离开梅雅夫人的府邸的,我跟她一起待了两个小时。我觉得,神希望给她机会提出心里的疑问。

第二天,我接到了那个大声抨击偶像崇拜的助手的电话。他告诉我,总理非常喜欢这部电影,她度过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晚上。他还告诉我,事实上,昨天晚上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这部电影很有意思。

梅雅夫人1983年去世之后,我听说她向医院提出要求,为她请一名信主的医生来照顾她度过最后的日子。这位医生后来还在写给我的信中告诉我,作为一名基督徒,他为自己能照顾梅雅夫人而深感荣幸,但是他并没有跟梅雅夫人分享自己的信仰。我所知道的是,我给她放映《枯骨》的那个晚上,她问了我一些严肃的问题,并且非常仔细地聆听古代以色列先知所讲述的福音信息。

终将有一天,福音要被传遍整个以色列地——清楚而满有全能,以致以色列全体都要得救。我们今天的以色列信徒是先驱,我们知道这个大日子将要来临!我们渴望见到这一天!大家可以登录YouTube观看这部47年前拍的老片《枯骨》,链接:

本文十年前首次刊载于茂滋以色列期刊。今年是耶路撒冷解放50周年,我觉得有必要再次讲述一遍我拜访梅雅夫人总理的故事。梅雅夫人总理任期内,以色列经历了六日战争,六年之后又发生了恐怖的赎罪日战争。(蓝施仁)

Back to Top





一点史料
圣地: 官方文件和假新闻

0617 - City of David
考古学家挖出大卫的城


历史总在不断地重复。我在以色列生活的这50年来,每一届的美国总统都无一例外地将解决巴以冲突、加速中东和平进程当作优先要达到的目标之一。谁不希望和平呢?以色列人民极其渴望和平。我肯定,许多阿拉伯国家的公民也同样渴望和平。

当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就手解决这个和平问题的时候,但愿他的顾问团能给他提供有关领土归属问题的精准扼要的资料。当然,对于每一个相信圣经的人来说,花一些时间来审视一下历史事实是值得的。

是的,我说的是事实,而不是虚构的故事。真实的历史文献——而不是经过恐怖主义分子亚西尔·阿拉法特的大肆宣传之后,如今被所有的巴勒斯坦领袖们扩散的、虚假的历史。他们篡改的历史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今天,世界上的16亿穆斯林人和几乎所有的世界领袖们都接受了“巴勒斯坦人的叙述”。

或许,唯一愿意敞开心来接受事实的,就是那些寻求真理的基督徒了,因为他们的认识首先是建立在神的话语上的。事实就是:

穆罕默德从未到过耶路撒冷,也不认为这是一个多么重要的城市,以至在《可兰经》中一次都没有提到过。麦加倒是被提到过,但耶路撒冷一次也没有。《可兰经》确实提到了以色列儿女,而且还指出应许之地是属于他们的。

《可兰经》17:104说:“此后,我们(阿拉)对以色列儿女说:要在应许之地安居。”
《可兰经》5:20-21说:“摩西对他的百姓说……噢,我的百姓,你们要进入阿拉分派给你们的圣地。”

早在穆罕默德出生之前2500年,亚伯拉罕就在与神的对话中蒙神应许要将圣地赐给他和他的后裔——那时候,目前这个世界上流行的任何宗教都还没有形成呢。早在穆斯林勇士横扫中东、最终占领世界上大片领土并强迫当地人皈依伊斯兰教之前1500年,犹太人的圣殿就已经矗立在摩利亚山上了。

清真寺出现以前

当耶稣行走在古耶路撒冷的大街上的时候,那里既没有清真寺,也没有教堂——除了犹太人的圣殿之外,什么也没有。圣殿所在的那块地,是大卫王亲自购买的,犹太人的第一座圣殿建于公元前10世纪。圣经记载了这块地的契约、前业主的名字,以及购入的价格:

“大卫对阿珥楠说,‘你将这禾场与相连之地卖给我,我必给你足价,我好在其上为耶和华筑一座坛。’……于是大卫为那块地平了六百舍客勒金子给阿珥楠。”

“所罗门就在耶路撒冷,耶和华向他父大卫显现的摩利亚山上,就是耶布斯人阿珥楠的禾场上,大卫所指定的地方预备好了,开工建造耶和华的殿。” (I Chronicles 21:22,25; II Chronicles 3:1)

圣殿山是一名犹太国王给犹太百姓买下来的。

公元1517年

由于篇幅的有限,原谅我越过中间上千年的历史,跨越到1517年奥斯曼土耳其人占领圣地,从此统治圣地400年的时代。

这片土地在世人眼里如此荒芜、微不足道,以至从未有人想过要在此划定疆界、建立真正意义的民族国家。1744年,一个名叫Charles Thompson的旅行家曾在自己的游记中写道:“撇开地理上的细微之处和各种批评不说,我认为自己从这里开始就算是进入了圣地、巴勒斯坦或犹大——我发现大家并不关心该用哪个名字,而且有时候或许还不太恰当地用这些名字来指同一个国家。”(books.google.co.il)

1917年,当盟军打败土耳其人的时候,英法两国擅自瓜分了中东:法国同意将黎巴嫩和叙利亚分割,作为单独的“委任统治地”,英国则统治伊拉克和圣地——后来他们称之为“英属巴勒斯坦托管地”(尽管富裕的叙利亚外居地主和统治者视这片土地为南部叙利亚),这样,巴勒斯坦成了这片土地的通用名字。 (cotf.edu)

“托管”并没有赋予英国至高的主权

我们必须明白的是,英属托管地是经过国际联盟(联合国的前身)确证了的,并没有赋予英国对圣地的至高主权。事实上,委任条例特别并且仅授予英国支持犹太国的成立。是的,你可以亲自去读一下这个委任条例。 (avalon.law.yale.edu)

托管条例确定了所有居住在巴勒斯坦地区的非犹太人的民事权利和宗教权利,只是,此托管条例并没有提到“阿拉伯人”一词,更没有提到“巴勒斯坦人”。

托管条例确实指出,英国将负责使1917年11月21日制定的宣言(贝尔福宣言)生效。根据该宣言的表态,英国有意帮助犹太人民成立自己的祖国。

至于圣地的前任“属国”奥斯曼土耳其,则并没有兴趣要重新占领他们在巴勒斯坦失去的这片土地。那么,这片土地归属于谁呢? (Ibid.)

这个关于托管的故事的剩余部分则是一路下滑的。英国决定要求国际联盟将约旦河以东地区从他们原本受托要成立犹太国家的地区分割出去——换言之,英国要求国际联盟将原本委托给犹太人的领土分割出四分之三给阿拉伯人!这是明明地置托管条例于不顾!托管条例第5条明确指出:“受托者(英国)有责任确保巴勒斯坦领土的任何部分都不会被割让、租赁或以任何方式受控于任何的外国政府。”

两个国家 两个民族

屈服于英国的要求,国际联盟(后来变身为联合国)确实创造了一个阿拉伯国家——约旦,然后又将它交给了一个沙特酋长。请看仔细点!英国驻巴勒斯坦高级专员解释说,他们不过为两个民族缔造了两个国家而已,“一个是犹太人的国家,位于巴勒斯坦约旦河以西;另一个是阿拉伯人的独立政体,位于巴勒斯坦约旦河以东。” (palestinefacts.org)

任何一个明白中东地理的人都会明白,这个英国专员的意思是,他们要为两个民族建立两个国家:约旦国所在那个地区将成为阿拉伯国家。约旦和以西地区将包括整个现代以色列地区以及今天所谓的“巴勒斯坦占领区”。

英国确实创建了一个“独立的阿拉伯政体”,即约旦哈希姆王国。不过,阿拉想要得到整个圣地。阿拉伯暴动持续了多年,屠杀了不少犹太人和英国士兵,目的就是要抵制犹太国家。最终,被弄得筋疲力尽的英国人将这个烂摊子扔给了联合国。

两个民族,三个国家?

联合国将圣地的剩余部分分割成又一个阿拉伯国家(将会在犹大和撒玛利亚)和一个犹太国家。犹太领导人接受了联合国设立两个国家的计划,阿拉伯人却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确实,分配给第二个阿拉伯国家(约旦河以西)的地区遭到了周边所有阿拉伯国家的拒绝。1948年,就在以色列宣布建国的次日,阿拉伯国家发动了以灭绝犹太人为目的的战争。新生的以色列国不但神奇地幸存了下来,还使联合国指定给它的地界得到了扩展。

在这场以摧毁以色列为目的的战争中,约旦军队迅速占领了犹大和撒玛利亚(即将计划在此缔造第二个阿拉伯国家的地区)和耶路撒冷东部。一直以来,英国和巴基斯坦是仅有的两个曾经承认约旦主权的国家。尽管约旦在1950年吞并了被称为西岸的地区,但是这从未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那么,问题又来了,这个地区归属于谁呢?请大家记住,那个时候,还没有所谓的“巴勒斯坦人民”。

16年之后,当约旦、埃及和叙利亚合伙再次对以色列发起进攻的时候,以色列部队先发制人,攻占了犹大、撒玛利亚和古城耶路撒冷。这就是著名的六日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以色列还把埃及赶出了西奈和加沙,把叙利亚赶出了戈兰高地——当然,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不过,问题又来了——犹大、撒玛利亚和东耶路撒冷应该归属于谁呢?约旦?英国?还是土耳其?

0617 - Mandatory Palestine map
巴勒斯坦整个托管区原本都是分配给犹太人建国之用的。|

地图:
MANDATORY PALESTINE巴勒斯坦托管区
West Side of Jordan River 约旦河以西
(Mandated for jewish state) 犹太人建国托管区
Hashemite Kingdom of Jordan 约旦哈希姆王国
[East Side of Jordan River for Arab State]
约旦河以东地区给了阿拉伯国家
Syria (French Mandate) 叙利亚(法国委任统治地)
Iraq (British Mandate) 伊拉克(英国委任统治地)
Saudi Arabia 沙特阿拉伯
Egypt 埃及

 

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这片土地不属于任何巴勒斯坦人,因为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时根本不存在什么巴勒斯坦人。注意,在联合国提议的土地分割案中,以及六日战争之前的所有文献中,都只有阿拉伯人一说,没有一个地方提到巴勒斯坦人!

今天,这个新造出来的族群决意要占领包括东耶路撒冷在内的整个圣地,但是事实上,他们对此并没有正当的合法权利,也从未统治过这个地区。事实上,除了以色列之外,历史上耶路撒冷从未做过任何其他民族的首都。

再者,既然自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之后,圣地约旦河以西的部分从未有过被承认的主权实体,又何来以色列占领了别国领土之说呢?

约旦弃权

W1994年,当以色列跟约旦签署和平协议的时候,之前曾经占领受托管成立以色列国这片土地的侯赛因国王向以色列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以色列要承诺约旦河将继续为约旦人民供水。以色列同意了。

第二条是,约旦军方将继续在约旦河东岸设岗(约旦的边境),以色列(而不是约旦)则在约旦河西岸包括犹大、撒玛利亚和东耶路撒冷设岗。因此,约旦国王可以说是放弃了他的国家可能宣称的任何法律权利。

尽管约旦人确实在1948年至1967年间占领了耶路撒冷,但是他们从未想过要将耶路撒冷立为自己的首都。我个人曾经分别在1959年和1965年到过耶路撒冷,那时的耶路撒冷在约旦人手里已经变成一座闭塞的、贫穷的小村庄,约旦国王则在其都城安曼指点江山。

怎样才能让列国承认,世界上没有任何其他的民族曾经在耶路撒冷立都?

信不信由你,穆斯林想要得到耶路撒冷和圣殿山所在的那块地方,唯一的理由就是《可兰经》中提到,穆罕默德梦见了一个不知道在哪里的“遥远的地方”。但是,这正如一位作家诘问的:“除了穆罕默德的那个梦之外,世界上有任何一个穆斯林人能拿出任何可靠的证据来说明伊斯兰教和以色列圣殿遗址的关联吗?”

要明白穆斯林阿拉伯人的思维模式及其以政治为导向的、弄虚作假的历史,最好是听听穆罕默德是怎么告诫他的信众的:“战争就是个骗局。”

在那个不负责任的托管条例里,英国,接着是联合国,宣布耶路撒冷是一座“国际城市”,这就算是“解决了”耶路撒冷问题。但是,阿拉伯人可不听这一套。这整个想法从一开始就是一纸空文。当阿拉伯人发动誓要剪除以色列的战争时,以色列人从约旦人手里夺回了自己的古都。1980年,以色列国会通过了耶路撒冷法,宣布耶路撒冷永远是以色列的、完整的首都。?

撒迦利亚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那日,我必使耶路撒冷向聚集攻击他的万民,当作一块重石头。凡举起的必受重伤。(Zachariah 12:3)

这对任何人来说都很不划算。我们必须恒切地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祷告,因为他正在试图分割神的土地、创建一个伊斯兰教国家,以为这样就可以最终彻底解决以巴冲突。我写作此文的时候,巴勒斯坦当权者马哈茂德·阿巴斯已经宣布,他已经准备好跟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了。

弥赛亚耶稣说: “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Luke 21:24)

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一桩好买卖。

Back to Top


经过四年的生产之痛……
大卫·斯坦恩 博士的 希伯来语
《犹太新约评注》 业已完工!

0617 - Jewish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in Hebrew
英文版和希伯来语版的《犹太新约评注》


将《犹太新约评注》翻译成希伯来语,是茂滋最大的项目之一。这项工作历时四年之久,如今终于完成了!

我们邀请了来自以色列各地的120名弥赛亚先驱和领袖来为大卫·斯坦恩(David Stern)博士举行人生庆典,纪念他对以色列和全球弥赛亚运动的贡献。大卫和妻子玛莎、他们的两个孩子以及各自的家人——包括大卫夫妇的八名孙辈,都参加了这场盛会。

每一位与会的弥赛亚领袖都得到了一本希伯来语版本的《犹太新约评注》,这是我们送给大家的礼物。

这是一个令人终生难忘的荣耀之夜,我们永远感激茂滋的馈赠者们,他们一共为这项翻译工作捐赠了10万美元。这跟我们原本估算的开支差不多,后来花费在这个项目里的资金,也仅与原本估算的相差几百美元!

感谢每一位茂滋伙伴!你的投资如今已经成为现实,而且它还将给以色列带来深远的影响!

0617 - Prayer for Dr. Stern
美妙的祷告和祝福

0617 - Dr. David H. Stern event

Back to Top


Tiferet Yeshua教会举办的
逾越节晚宴

0617 - Passover

出席Tiferet Yeshua教会上一次逾越节晚宴的,有70多人。“晚餐会非常奇妙,给人的感觉就是:我们都是一心一意的,没有一个人急着回家!” Tiferet Yeshua教会的长老David Trubek如是说。

Eyal是来自特拉维夫的以色列人,也是头一次参加这样的晚餐会。他很惊讶于所有的会众的积极参与和互动,所有的人都充满了活力,人人都参与阅读和颂唱弥赛亚诗歌!

当然,音乐是传统的逾越节晚宴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大多是一些传统的音乐,每一个人都可以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唱。敬拜领袖Roman和Tanya Kadin带领大家唱起了欢乐的颂赞,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都紧紧相连。我们唱着古老的赞美诗篇以及荣耀神羔羊之歌。

“我从未参加过如此蒙福的逾越节晚宴!” Tiferet Yeshua 的成员Olga Gez说。

许多信主和不信主的人都渴望能够亲自参加一次逾越节晚宴,但是由于我们场地有限,所以只能限制出席的人数。

Tiferet Yeshua教会非常希望重新装修我们的主厅,这样明年我们就能够邀请更多的人来参加我们的逾越节晚宴了!

明年,我们计划直播教会的逾越节晚宴,好让世界各地的以色列人都能够有机会参与!

0617 - Passover

Back to Top


22名以色列人前往MJAA 特会

0617 - 2016 Conference Attendees -- Messianic Jewish Alliance of America


每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弥赛亚大学都会举办世界上最大的弥赛亚犹太人聚会。大会由美国弥赛亚犹太人联盟(MJAA)主办,为期一周,内容包括教导、团契、敬拜、音乐会、青年项目,等等。事实上,大卫·斯坦恩就是在1975年的以赛亚特会中结实玛莎并在不久之后结为夫妇的!

我们看到,让以色列人参加MJAA能够丰富来自以色列、美国甚至世界各地的犹太信徒的弥赛亚经历,使以色列人有机会看到许许多多刚强的弥赛亚犹太信徒,也使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欢呼喜乐地亲眼看到,以色列弥赛亚犹太人来自以色列各地的教会。

我们的茂滋伙伴们每年都会提供资金帮助以色列人参加MJAA特会,我们为此十分感恩。今年我们选出了22名以色列人参加这个特会,他们每一个人都将为自己支付500美元——许多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存出这一笔钱。茂滋承诺为每一个参加这一特会的年轻人提供1850美元(合1440英镑,或1700欧元)的赞助。

我们正在向以色列新一代的重生信徒做投资!这是值得的!

0617 - 2016 MJAA Conference

0617 - 2016 MJAA Conference

0617 - 2016 MJAA Conference

0617 - 2016 Conference Attendees -- Messianic Jewish Alliance of America



写于2017年6月

这是以色列的非常时刻!

今年的5月24日,以色列将迎来耶路撒冷解放50周年。接着,按照公历的计算方法,在6月7日那天,许多人还将再次庆祝一遍!

50年了!50年前,只有非常少的犹太人认识弥赛亚耶稣是他们的主和救主!

如今,没有人知道究竟有多少人。盖洛普真应该在以色列做一个民调!

我们确实知道的是,在以色列,有成百上千的青少年参加弥赛亚犹太人的教会,而且,在弥赛亚运动外围徘徊的人更多——这些人在头脑里是相信的,只是还没有完全委身于他们所知道的真理。

我们茂滋的全体同仁深知,投资对以色列的年轻人有影响的事——使他们不但跟随以色列的神和他的儿子耶稣,而且兴起他们成为领袖,使他们在事工、职场、音乐和艺术等领域发挥所长,建立以色列的信徒身体——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投资了。

这正是我们每年都会送一些委身于主和当地教会的以色列青年人去参加美国弥赛亚犹太人联盟年度特会的原因。让以色列犹太信徒跟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信徒伙伴互相交流,这对每一个参与的人都非常有益。

因此,MJAA和茂滋伙伴每年都会带以色列的年轻人来参加这个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弥赛亚大学举办的为期一周的特会,代表团的每一个成员都会为自己支付500美元的费用。

茂滋需要为每一个与会成员募集余下的费用——每人1850美元(相当于1440英镑,或1700欧元)。今年我们的代表团里一共有22名成员。

茂滋需要为每 -个与会成员募集余下的费用—每人1850美元(相当于1440英镑,或1700欧元)。. 今年我们的代表团里一共有22名成员。

每年,我们的异象都得到了你——我们的茂滋伙伴们,的理解。你们深知这个旅程对我们以色列信仰弥赛亚的青少年和青年人的属灵生命和成长的重要性。

去年的特会美妙无比,但愿今年的会更胜去年!

          让我们一同仰望“以色列全体都必得救”的那一天!
Ari & Shira signature
          蓝阿睿和蓝施仁

附笔:感谢你为我们的青年人做投资! 他们和以色列的未来值得你这么做!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