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地震数小时之后...
以色列急救人员奔赴尼泊尔

0615 - Top - Search and Rescue
以色列搜救机构的一名士兵带着他的狗在废墟中搜寻尼泊尔地震的幸存者。


 

作者:蓝施仁 (Shira Sorko-Ram)

当尼泊尔发生恐怖的7.8级大地震的时候,约650名以色列公民正在尼泊尔的崇山峻岭和河流间漫游,一边欣赏着这个国家美得令人窒息的湖光山色,一边向山村里那些友好的农夫们挥手致意。这些以色列人大多在22岁左右,去年夏天才参加了一场对抗哈马斯的战争——那真是一场令身体和灵魂都麻木的战争

以色列服完兵役的年轻人都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开始上大学或者投身工作之前,会给自己放一年的假,到遥远的异国他乡去走走。

尽管人们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会看到以色列人的身影,但是,他们最喜欢去的地方,还是印度和尼泊尔。这两个都是印度教占绝对优势的国家,他们那些遍布大街小巷的神明令许多以色列人着迷。有个新闻记者曾经专程去印度,试图要找到为什么以色列的年轻人热衷于去那里的答案。他采访了一个宗教导师,对方说,在所有到印度旅行的人中,以色列人是最有属灵寻求的。

每年到尼泊尔旅游的游客有30多万,在这些人中,你很容易就会看见大批像嬉皮士一样的人聚集在古老的印度教庙宇的石阶上吸大麻。抽烟是尼泊尔文化的一部分。

这个贫穷的国家还有一个黑暗面。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是全世界同性恋“夫妻”的“婴儿工厂”,这里有许多代孕的母亲在为这些人生孩子。就在地震发生的时候,就有26名将要被送回他们“父母”身边的婴儿出生,而这些婴儿的父母,正是来自以色列的同性恋“夫妇”。

当然,大多数去尼泊尔旅游的以色列人只是为了摆脱生活和工作的烦恼并享受大自然的美丽瑰宝的。有的人去那儿是为了寻找快乐的极限——攀登珠穆朗玛峰。这些人通常都是跟自己昔日的战友组成很小的旅行团一起来的。这些刚刚退役、身体倍儿棒的年轻人很适合到任何偏远的地方去攀登险峻的高山。

在这个美丽的星期六的早上,这些以色列人从各个方向出发,计划在未来的数天甚至数周中徒步旅行几百英里。

与此同时,由于是星期六,也有不少人留在加德满都。这些留下的人打算去拜访Habad极端正统党外展中心,他们在那里将会获得免费的伙食和一个睡觉的地方,同时还可以学习塔木德犹太教。

THE EARTHQUAKE HITS

0615 - Israeli Team地震发生两天之后抵达尼泊尔的第一支以色列救援队。事实上,这架飞机早在星期天就已经在印度着陆,只是要等候加德满都机场维修完工并重新启用。

接着,早上11:56,巨大的地震开始摇撼整个国家——包括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瞬间功夫,这个国土仅相当于加利福尼亚州三分之一面积的小小的国家成千上万偏僻的村庄和由岩石和砂浆砌成的房子都倒塌了——坍塌在房子里的人身上。

一个在加德满都亲历了这场地震的以色列人讲述到,一声巨响之后,他脚下的地面就坍塌了。但是,更恐怖的是,他“听到了无数人的尖叫声”。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以色列的急救人员飞奔尼泊尔

在耶路撒冷,星期六中午时分,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已经拟好了一个包含三个方面的计划:在加德满都设立一个配有医护人员、搜寻和营救小组的野战医院;派飞机运送急需物资到尼泊尔;把正在寻机离开尼泊尔的以色列人送回以色列。

到了星期六晚上,以色列空军的专家们已经出发前往尼泊尔了,他们此行是要对地震的情况进行评估。以方深知对于那些被埋在废墟里但仍然有生存希望的人来说,每一分钟都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次日就又派遣了一支由250名官兵组成的军队和搜索犬上路了。这支军队于星期一抵达加德满都。星期二,设有60个床位的野战医院支撘起来了,这个医院的救护能力是每天救援200名伤员。紧随印度之后,以色列给尼泊尔的灾民们派来了或可能比任何国家都多的紧急救援人员。

0615 - Earthquake Devastation

尼泊尔最大的野战医院

以色列国防部队的野战医院在16天里照料了1600名伤员,其中包括85例救命的手术。以色列医院为伤员提供手术室、成像设备、先进的实验室以及一个深切治疗区域,医院里有150名以色列人在照顾着所有的伤员。这座城市里大多数受伤最严重的人都被送到了这个医院。

另外,还有10名医生、护士和助产士前往之前都没有人去过的偏远山区。他们驱车7个小时,然后背着装满野战诊所所有设施的行囊步行3个小时才抵达目的地。进入他们视野的,是满目的苍夷——所有的房子都被夷为平地。很多的家庭在户外露宿,几乎没有什么粮食。人们的精神饱受创伤。当得知有医护救援人员到来的时候,人们纷纷来到这里——当时,有的人的伤口仅用脏兮兮的破布裹着,有的人的腿已经瘸了,有的人的伤口由于化脓而血肉模糊……

以色列自己的尼泊尔语翻译

在尼泊尔,他们无法找到足够的翻译,甚至很难找到会说英语的人,以色列只好动员自己的网络,独立入驻偏远地区执行救死扶伤的任务。以色列调动了数百名早前曾经在以色列农业机构接受过先进农业训练的尼泊尔农民。

几乎找不到生还者

尽管从世界各地派来的救援队伍有100多个,但是,他们在废墟中只找到了4名生还者。以色列的一个名为IsraAID的非盈利机构在废墟中救出一名24岁的妇女,这令以色列人无比兴奋。这名妇女获救之前已经被埋在废墟里5天了,她舅舅的尸体就压在她的身上。

IsraAID计划在尼泊尔待至少一年,现在已经开始铺开创伤治疗的野外模式了,这个治疗尤其是要帮助孩子面对这次灾难所带来的情感创伤。

这次地震一共影响到800万尼泊尔人——相当于以色列全部的人口总和。尼泊尔政府说,一共有51万9千座房屋倒塌或遭到破坏。没有人知道究竟还有多少人被埋在废墟或者雪堆里。

搜寻以色列人

0615 - Or Asraf地震发生之前几天,Or Asraf在喜马拉雅山麓。

以此同时,以色列驻加德满都领事馆也正在积极地搜寻在尼泊尔的每一个以色列人。只一天的功夫,以色列领事馆就向大家汇报说,有100名以色列人聚集在Habad中心,另外还有170名则栖身在领事馆的大院里。但是,仍有250名以色列年轻人失踪,这令家中的父母痛苦难当。

以色列空军部队向印度租借了直升机寻遍所有的偏僻山区和通往与世隔绝之地的大小路径。有的人说,冰川和积雪倒在他们的帐棚上,幸运逃出来的人又把他们的朋友给活活地挖出来。以色列保险公司也租了直升飞机寻索以色列公民,把他们从废墟中拉出来。

一名女孩说,她带了一部卫星电话,起初这么做只是为了娱乐同伴。但是正是由于这部电话,她不但能够给大家打电话报平安,电话还记录了她和同伴们的地点以及所有在该地区的以色列公民的名字。

只差一个没找到

三天之后,除了曾在与哈马斯的战争中受过伤的Or Asraf之外,所有以色列背包客的位置都确定下来了。星期三,Or的妈妈Orit出现在本古里安机场,她向每一个乘坐以色列空军部队飞机回国的以色列人举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你看见Or Asraf了吗?”有不少的背包客表示曾经在地震发生前见过他,他还跟大家说他要一个人走在前面,然后跟大家在Langtang 的一个村子会合。但是,地震发生之后,再也没人见到过他。

星期四,Or的父亲Patrick搭乘一架以色列空军的飞机飞到了尼泊尔,誓言不找到儿子就不回家。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看到了我称之为神所点燃的、深植于犹太民族灵魂深处的集体意识。以色列全民族都打开他们的网络,不断用app接收最新的消息,深切盼望看到这个年轻人回家。

差不多有一打的前战友们自愿提出要跟Patrick一起寻找Or的下落。这些背包客没有匆忙回家,而是加入了搜索,仔细寻找每一个被埋在废墟里的人。甚至是Or的长官,也获得批准离开野战医院,加入到寻找Or的救援队伍中。投入到寻索工作中的直升机越来越多,其中许多都是由私人捐款赞助的。整个国家都在为这个年轻人祈祷。

但是,当Or的父亲抵达Or最后出现过的地区时,他却传话说:“我们意识到寻索的工作将极其复杂,希望十分渺茫。该地区遭遇了极为可怕的地震,看起来就像被投了原子弹一样。我真害怕最后我不得不让他留在这群山里。”

危险的寻索仍在继续

0615 - Or Mother当以色列背包客们乘坐的以色列空军部队的飞机着陆的时候,Or的妈妈Dorit Asraf手中举着牌子站在本古里安机场。牌子上写着:“有没有人(在Langtang地区)见过Or Asraf啊?”

一连三天,Or的战友们在经常出现泥石流和山体滑坡的危险地带搜寻Or的下落。他们与强风、暴雨和冰雹抗衡,从死于地震的外国游客和尼泊尔当地人的尸体身边经过。但是,他们仍然没有找到Or的尸体,真让人担心他被埋在了坍塌的泥石流里。

地震发生8天之后,Or的长官凭着一具尸体身上的记号确认了那是Or的尸体。当时,Or躺在离可能获救的地方只有100米距离之处!然而,他再也没有机会了。他的尸体一经确认,战友们就冒死在漆黑的山路中背着他走了一个多小时,好让他搭上回家的飞机。

找到Or尸体地当天下午,Or的父母就发表了一篇声明:“他的直属单位——Egoz Reconnaissance的退伍军人们,在长官的带领下,冒着极可能受伤的危险,在严峻的条件下经过一系列密集搜寻之后,在Langtang的国家公园里找到了Or。”

Or的葬礼是在以色列南部的沙漠地带举行的,成千上万的人从以色列各地来出席葬礼。Patrick说,他的儿子没有被积雪给掩埋,为此他十分感恩,因为儿子死得并不痛苦。尽管心里十分悲痛,但是,这位父亲仍然说:“我为以色列这个国家感到骄傲。以色列派出了不止一支救援队伍,而有的大国却连一个救援人员都没派。”

寻找丢失的一个

在这场严峻的考验中,我一直在思索马太福音18:12-14里的经文:

一个人若有一百只羊,一只走迷了路,你们的意思如何。他岂不撇下这九十九只,往山里去找那只迷路的羊吗?若是找着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为这一只羊欢喜,比为那没有迷路的九十九只欢喜还大呢。你们在天上的父,也是这样不愿意这小子里失丧一个。

这个年轻人的死令举国为之哀痛。但是,当以色列寻找到那位等候要来释放我们整个民族的人子的那日,这将是多么大的喜乐!

你们寻求我,若专心寻求我,就必寻见。(耶利米书29:13)

就在我即将完成这篇文章之际,我的app又推出了一条重大新闻——7.3级地震再次袭击珠穆朗玛峰附近地区,珠峰周围村庄所遭到了难以想象的破坏。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已经表态,需要的话,他随时会派遣他的第一救援队伍再次飞抵尼泊尔。

今天,我见到了由Maoz所支持的一位以色列裔美国籍宣教士。他刚刚从尼泊尔回来,曾经跟一群医生一起在偏远的村庄照顾病人。医生每看完一个病人,他就为这个病人能得医治祷告。他说,很多村民都愿意敞开心来接受能给他们带来救恩和医治的弥赛亚耶稣。

尼泊尔是信仰印度教神明的国家,那里有很强的属灵营垒,需要全世界的勇士共同的代祷,才能把这个美丽国家里的百姓带到神的施恩宝座前。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