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如何拆毁挣扎求存的阿拉伯基督徒社群:
创造一个巴勒斯坦国家

写在2017年5月

0517 - Protest Sign
2014年抗议哈马斯针对以色列部署数千枚导弹的标语。


 

作者:蓝施仁

呃,一个与犹太国比邻而居的巴勒斯坦国会是怎么样的呢?这是中东专家们最简单的一道练习题了!看看加沙就知道了。.

2005年,以色列前首相阿里埃勒沙龙让所有的犹太公民和以色列士兵撤出加沙,以期让加沙建立起自己的强大经济并创建一个会给180万加沙人民带来幸福生活的政府。然而,腐败透顶的巴勒斯坦当局却将美国、联合国和欧盟甚至部分阿拉伯国家援助的巨额款项据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巴勒斯坦拥有美丽的海滩,然而,巴勒斯坦当局没有大力发展旅游业,而是再次在伊斯兰教华而不实的独裁主义惯性和骨子里顽疾的驱使下,展开了针对以色列的决死对战。

事实上,假如你想预测一下西岸的巴勒斯坦会是怎样一个国家,看看所有22个阿拉伯国家就行了。其中富庶的国家不但拥有石油,还有恐怖主义分子和伊斯兰教法,而穷国就只有恐怖分子和伊斯兰教法了。当权者中也有少数几个温和派,比如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和埃及总统塞西。然而,他们的国民从襁褓时期开始,就被灌输了对犹太人和基督徒的仇恨;而且,什叶派穆斯林人憎恨逊尼派穆斯林人,反之亦是如此,逊尼派穆斯林人憎恨什叶派穆斯林人。他们需要一个独裁者来维持秩序。想想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吧!

西方民主国家还需要学习一个重要的功课:选举并不会产生民主。只要管理部门、立法和司法机构仍然在同一个屋檐下,那么选举就只会产生专横的独裁政府。

但是,如果联合国和西方世界得逞的话,那么,另一个衰败的伊斯兰教国家就会在犹大和撒玛利亚的山上兴起,俯瞰以色列的人口密集之地。他们的“抵抗力量”将在大小山岗上安营扎寨,俯瞰以色列全境的沿岸平原和其中的居民。

届时,“加沙二世”将不分昼夜,随时把火箭射向特拉维夫、耶路撒冷、海法以及散落在这些城市之间的所有城市。

阿拉伯基督徒们怎么办?

但是,有一件事我至今还从未听到任何一个世界级的领袖公开表示过他们的关注,那就是——当又一个穆斯林政体诞生之后,那些生活在这个政体之下的阿拉伯基督徒们怎么办?说得更具体一点,那些重生的、奉耶稣之命向人传福音的福音派阿拉伯基督徒会面临怎样的命运?

或许,那些非福音派的传统基督徒——既正统派和天主教人士等,因为基本就是视信仰为自己的事情,倒是能存活下来——或许能,也或许不能。在叙利亚这样的地方,在爆发战争之前,这些古老的社群尚且可以作为二等公民得以存活。但是如今,在叙利亚,基督徒妇女和儿童惨遭强暴和杀害的事件连绵不断地发生。

即便是在埃及这样的国家,尽管民族哥普特基督徒(指那些出生在哥普特基督徒家庭,因此生来具有这种身份的人)的比率达10%,但是他们一般甚至不会积极地向自己社群里的人传福音,就更不用说会向穆斯林邻居传了。尽管如此,他们的生命也处在长期的危险之中。埃及有一个这样温和的、着力控制伊斯兰教热情的总统,地方上的穆斯林帮派尚且烧毁教堂、谋杀基督徒。就在几天前,在Palm的一间哥普特教会外面,还有44人死亡、100多人受伤。福音派重生基督徒的危险就更大了。穆斯林人反正就是不断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逼迫基督徒呗。

加沙的教会、西岸和以色列

数年前,God’s Smuggler (《贩神者》)一书的作者安德烈弟兄传说曾到访加沙。他说:“加沙有一间教会,不过我觉得它已经奄奄一息。”确实如此。它岌岌可危。哈马斯事实上已经摧毁了加沙地带的基督徒社群。

西岸也好不到哪里去。“在1950年,伯利恒及其附近的村庄大约有86%的基督徒。然而时至今日,伯利恒基督徒人口的比率已经下降到12%。这一趋势在西岸得到了积极的响应。在1970年代,西岸的基督徒人口占5%,如今仅占2%。” (timesofisrael.com)

100多年以前,黎巴嫩的基督徒比率是78%,如今仅有34%。而且,由于真主党控制了国家的很大一部分,穆斯林人着力于控制整个国家,该国近百年来的历史就是一连串令人悲哀的恐怖战争和恐怖主义的历史。 (pewresearch.org)

不过,在以色列,随着阿拉伯人口的增长,阿拉伯基督徒的人口也一直呈稳定的增长。以色列今天有164700基督徒人口,占人口比率的2%,占比跟上个10年差不多。 (pewresearch.org)

最近民调中心的结果显示,在中东和以穆斯林阿拉伯人为主的北非,基督徒所面临的宗教逼迫比世界上其他任何地区的都大 (dailymail.co.uk)

在今天的伊拉克和叙利亚,基督徒还面临被ISIS奴役、严刑拷打、屠杀和钉十字架的危险。ISIS会在基督徒的房子上画上“N”(拿撒勒的意思)为记号,以此挑选出他们要迫害的人。

但是,伊斯兰教的迫害不仅于此:如今,那些设法逃到欧洲的基督徒妇女和儿童每天都有人在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的移民中心遭到强暴和逼迫。警方说,对于这种情况,他们也束手无策,因为不论哪里的穆斯林难民营都有这一类的事情发生。难民营的工作人员对媒体说,穆斯林移民对基督徒表现出“彻底的仇恨”。 (huffingtonpost.com)

0517 - Palestinian Christian holding sign
文字说明:我是一名巴勒斯坦基督徒,我爱以色列。

茂滋的伙伴关系

现在,茂滋正在与四项阿拉伯事工合作,其中三项是服事巴勒斯坦当局统治下的少数民族基督徒和穆斯林人的。我们不能让大家看到他们的样貌,也不能把他们服事的地方告诉大家,因为这对他们会造成生命危险。我要强调的是,这还是在远不及哈马斯残忍的巴勒斯坦当局的统治下。是的,他们并不野蛮,但是,却非常腐败。

这些是当年统治加沙的同一批人。加沙人民对腐败深恶痛绝,因此投票让哈马斯上了台。我所看过的大多数民调都清楚表态,假如在犹大和撒玛利亚建立巴勒斯坦政府的话,哈马斯仍将在选举中胜出。

巴勒斯坦国会飞快地将基督徒从自己的国土中铲除。我们不禁要问问美国、英国和欧洲的领袖们,为什么要制造另一个不符合要求的穆斯林国家呢?

在海湾国家以外并拥有数百万亚洲基督徒劳工的中东国家里,以色列是唯一一个基督徒人数在不断增长的国家。这些基督徒在学业和工作上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相对而言也较少受到激进分子的逼迫。 (huffingtonpost.com)

以色列政府并非完美——远不完美。但是,以色列的阿拉伯裔基督徒比世界上任何穆斯林国家的基督徒都享有更大的自由。以色列的弥赛亚犹太人和许多阿拉伯裔基督徒都在热情祷告,西方不会制造出一个新的巴勒斯坦伊斯兰教国家。

但愿他们打开手上的圣经,这样他们就会看到,犹大和撒玛利亚是神起誓应许要永远赐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他们的后嗣的。

Back to Top


西岸和加沙的外展工作

0517 - Arab evangelists being together ethnic Christians
阿拉伯裔福音使者将散落在许多巴勒斯坦村庄的少数族裔基督徒聚集在酒店里,向他们传讲
复活节的意义。与会的少数族裔基督徒超过100人,部分穆斯林邻居也参加了本次的外展。


与我们结成伙伴关系的阿拉伯福音使者长期在犹大和撒玛利亚工作,致力于用使人自由之真理来服事巴勒斯坦人民。

本次许多来自不同村庄的基督徒欢聚一堂的盛会取得了巨大的属灵成功,他们恳求举行更多的“奋兴会”。几乎每一个与会者都在卡片上留下了他们的姓名和地址,希望有人能到他们的家乡传福音——这是门徒训练的第一步。

据估计,西岸大约有4万多名少数族裔人士,而且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自称是基督徒。他们有希腊人、叙利亚人、美国人和正统派埃塞俄比亚人、哥普特人、罗马天主教徒、马龙派教徒以及少数几个保守的新教宗派人士。这是一片广阔的禾场,因为这些少数民族基督徒几乎从未接受过跟神建立个人关系的教导,也不知道可以借着耶稣的宝血领受神的救恩。巴勒斯坦当局基本上不怎么管这些少数民族基督徒——前提是他们自己信就好,不要向穆斯林人传福音。

当然,这里也有几间勇敢地传福音的福音派教会,它们主要集中在伯利恒、耶路撒冷和拉马拉地区。这些教会的领袖中有些人曾经遭到严重的逼迫——比如伯利恒某教会的带领者Naim Khoury牧师就是其中之一。

带领加沙的穆斯林人信主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因为加沙是由哈马斯当政。在犹大和撒玛利亚(西岸),尽管政府的毁灭性小些,但是由于阿拉伯公民中伊斯兰教徒占了98%,因此伊斯兰人归信基督教就会面临极度的危险。这是因为,伊斯兰文化教导,要处死转信其他宗教的穆斯林人。以下的三个见证中,所有的名字均为化名。

0517 - Children of ethnic Christians heard the story of why Jesus came to earth
超过100名巴勒斯坦地区少数族裔基督徒儿童前来聆听耶稣来到世上的故事——他要给他们 带来救恩!孩子们还收到了复活节的礼物。

Back to Top


以下的三个见证中,所有的名字均为化名。

神的应许也赐给穆斯林人!

作者:Liz Goldstein

阿里来自耶路撒冷一个著名的虔诚穆斯林家庭,信主之前,他的整个人生就是努力做一个善良的、虔诚的穆斯林教徒。他想要讨阿拉的喜悦。

11岁那年,阿里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看见有一群人围成一个圈在唱歌,有光把这群人包围了起来。一个男人站在圆圈当中,但是因为他全身放光,因此阿里无法辨认出他的面庞。

第二天,阿里兴奋地把自己的梦告诉了妈妈。妈妈惊得目瞪口呆,就把此事告诉了阿里的父亲。父亲打发阿里去清真寺,要他跟酋长谈。酋长并没有给阿里一个完整的解释,只是说,这个梦非常特别,意思是说阿里将成为先知穆罕默德所亲爱的人,将来保证能够上天堂。/p>

阿里继续努力做一个良好的穆斯林教徒,去清真寺并每天祷告。他是一名出租车司机,有一天,当他开着出租车经过耶路撒冷古城墙附近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非常友好的女人在派发书本。女人敲了敲他的车窗,试图引起他的注意。接着,女人面带微笑地递给他一本书——是一本圣经。

尽管他一直就被告知,圣经是一本非常腐朽的书,是穆斯林人的禁书,但是,他却无法强迫自己把它给扔了。期间,他开始更多地钻研伊斯兰教,但是却无法从中找到满意的答案。而且,不知怎么回事,他再也无法满足于只是“做一个好人”。他希望对神有更多的了解,也希望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他希望得到死后能上天堂的保证。

他开始更深入地研究伊斯兰教,大量阅读有关穆罕穆德生平的书籍以及《可兰经》。然而,越是深入的研究,他就发现了越多的问题和矛盾。他开始认为,逊尼派伊斯兰教(巴勒斯坦的宗教)肯定不是正确的道路,甚至先知穆罕默德也没有向任何人保证他们可以上天堂。

于是,他决定开始对什叶派伊斯兰教做一番调查——或许,那里面有他要的答案。他走遍耶路撒冷城的书店,寻找解释什叶派伊斯兰教的书。只是,他无法在自己所生活的巴勒斯坦找到任何相关的资料。他决定旅行去约旦,他的姑姑和姑父在那里,他知道他们都是好人,或许他们有答案。

在跟亲戚们聊着的时候,他开始坦诚地告诉他们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真理。令他失望的是,姑父告诉他,什叶派伊斯兰教并非答案。不过,姑父接着又跟他说,他知道有个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于是,阿里立即跟这个人约好了见面的时间。

他见到了这个叫Yosef的人。Yosef是一位老师,他要求阿里先坐下来听听他的故事。听完之后,如果阿里有任何问题,他都会尽量回答。然后,Yosef翻开圣经,开始跟阿里分享,从创造的故事一路讲到耶稣的到来!

会面结束之际,阿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终于觉得他听到的一切都很有道理!老师回答了他所有的问题。

阿里回到姑姑和姑父家里,走进自己的房间开始祷告。他关上房门,问神:“谁才是我应该跟随的那一位?是耶稣,还是穆罕默德?”他在祷告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个异象:他看见一个被吓坏了的女人,他的内心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恐惧。阿里描绘说,这种感觉就好像他掉进了地狱里一样。一个男人从那女人身后走来,似乎要伤害阿里。阿里高呼:“神啊!神啊!神啊……”然后,不知不觉中,他脱口而出:“耶稣!”当他一说出耶稣的名字的时候,那两个人就消失了。阿里旋即意识到,耶稣真的是神的儿子。他感到一股暖流贯穿全身,内心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喜乐。

第二天早上,阿里将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姑姑和姑父。姑姑听了,哭了起来。原来,姑姑和姑父都已经信了主,他们一直在为家人归向以色列的神而祷告。这真是一个神迹。神回答了他们的祷告!

他们打电话给Yosef,Yosef于是过来跟阿里一起祷告,还带阿里去了一个教会,介绍他认识其他的信徒。大家都与他一同庆贺!事实上,在他们快要到达教会的时候,阿里就听到了熟悉的歌声。他想到了11岁时在梦里看到的那个全身放光的人。这个旋律正是他当时在梦里听到的旋律!他马上明白,这首歌属于耶稣,而非穆罕默德。

他感到无比的欢喜和兴奋——他儿时的那个梦是来自真神的启示!当他走进教会,有生以来第一次敬畏这一位真神的时候,他有感到了同样的欢喜。

他再次感到一种无法描述的喜乐,他明白自己是来到了神的面前。但是,回到耶路撒冷之后,他该怎么办呢?在家乡,他去哪里找到其他重生的信徒呢?

聚会结束,他起身转过头来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男人开始向他做自我介绍。这个人恰好认识一个在阿里所生活的地区服事阿拉伯裔信徒的人!这样,阿里很快就联络上了在耶路撒冷服事的基督徒带领者。他们对阿里进行了门徒训练,还在以色列给阿里施了洗。今天,阿里继续与主同行。

阿里的家人非常不理解阿里为什么要信耶稣,也不支持他的决定。然而,他如今已经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来看他的人生。他不再被仇恨和怀疑所充满,他爱每一个人,他内心充满了耶稣的平安。尽管他的处境很艰难,但是神的爱却通过他彰显出来,他的喜乐是身边每一个人最好的见证!

Back to Top


神向加沙人民彰显他自己

作者:蓝施仁

在加沙的一所中学里,有一个叫阿米的穆斯林男孩患了一种慢性病,尽管一直都在接受医生的治疗,但是却一直没有好转。男孩开始纳闷:自己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呢?他到这个世界上来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悲剧?为什么会有疾病?为什么会有战争?为什么会有仇恨?

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看见一个人身穿白袍、脸上放光微笑地看着他,对他说:“打开电视,我话要跟你说。”

他打开电视,听到了一篇有关耶稣是真理和世人的救主的信息。讲道人在通篇的信息中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接受耶稣,接受耶稣。”这句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响,他想,他怎样才能认识真理呢?

于是,这个叫阿米的男孩开始在脸书(当然,是阿拉伯语的脸书)上寻找,试图找到其他同样相信耶稣是真理的人。他联系上了一些在其他阿拉伯国家生活的信徒,这些基督徒让他通过电话联系到了我们在犹大和撒玛利亚地区工作的同工但以理。但以理是茂滋的伙伴。

如今,阿米已经21岁了,在加沙上大学。他跟但以理仍保持着联系。

在跟阿里的长谈中,但以理问他是否有圣经。阿米说没有,但以理知道了,就偷偷地给在加沙的阿米寄了一本过去。这本圣经对阿米来说是无价之宝。

阿米有许多的问题,但是在加沙,他一个信徒也不认识,因此两人经常通电话。

有一天,阿米正在读新约的时候,被父亲撞见了。父亲一把夺过圣经,警告他以后再也不许读。穆斯林父亲与儿子对峙的这一幕非常可怕。但是没过多久,阿米就找到了被父亲藏了起来的圣经。他再次开始阅读。

父亲发现之后,夺过来,把圣经给撕了。

阿米也夺了一本《可兰经》过来,撕掉,夺门而出。因为不知道该去哪里,他就睡在公园里。警察发现了之后,问他在公园里干什么。他又怕,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知道自己得找一个落脚的地方。

第二天,但以理打电话来鼓励阿米。但以理说:“我告诉他,回到你父亲身边,向他道歉。尊重他的宗教——尽管你跟他所信的完全不同,但是你必须尊敬你的父亲。”

但以理非常担心阿米,还联系了其他的人为阿米祷告。

那天早上,阿米的父亲给阿米打电话了。他说:“阿米,我不会惩罚你的,你回家吧。我爱你,不论你信什么,我都希望你能回家。”

后来,阿米在网上找到了阿拉伯语的圣经。他又可以继续热切地研读圣经了!与此同时,但以理所门训的一个人继续跟阿米保持着电话联络。

如今,阿米花大量的时间在网上向穆斯林人传讲耶稣的真理。他通过脸书向那些挂名的基督徒、穆斯林人甚至犹太人传福音。通过脸书,他还与黎巴嫩、叙利亚、阿尔及利亚、西岸和埃及的信徒和慕道友们对话!

但是,令人难过的是,他在加沙却连一个信徒也联络不上!加沙的福音派基督徒人数很少,而且都很害怕遇上间谍向哈马斯告密。他们仅有的团契就是通过互联网跟远方的基督徒联系。对于重生的基督徒而言,加沙的生活是非常孤独的。

根据一个主要针对受逼迫的教会做调查的网站透露,如今加沙仅剩一间教会——创立于1954年的加沙浸信会。著名的安德烈弟兄在寻访了世界危险地区的福音状况之后指出,加沙浸信会的会友已由原先的100人下降到不足12个重生的基督徒。哈马斯的统治对教会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大多数福音派基督徒只要有机会离开加沙去西岸,就会选择离开。我们的同工但以理,就是在圣经公会的一名工人惨遭杀害之后,逃到西岸去的。

但以理估计,今天加沙估计还剩下大约50名强壮的基督徒,或许另外还有20-25名来自伊斯兰教背景的基督徒,以及一些唯有神才知道的秘密信徒。但以理就认识一个原本是穆斯林人,后来成了基督徒的加沙居民。哈马斯将这个人关进了监狱,对他进行严刑拷打,直到他答应回归伊斯兰教信仰为止。

对于加沙的穆斯林人来说,仍有一条通道可以帮助他们认识真理——这就是来自境外的四家说阿拉伯语的电视台。当然,他们还可以使用互联网——脸书、YouTube以及其他的网站。但以理告诉我们:“讽刺的是,加沙人民的心对福音是非常敞开的。”让我们为加沙人民的救恩祷告吧!

Back to Top


我们失去了一位信徒

这是但以理对蓝施仁讲述的故事。但以理是巴勒斯坦地区的一位福音使者。

穆罕默德生活在犹大和撒玛利亚——这片土地被世人称为西岸。穆罕默德是一位非常聪明的学生,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穆罕默德16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可兰经》的最佳朗读者,他的声音美妙无比。

U时至今日,穆罕默德的父亲都仍然是他们镇上的哈马斯头目之一,他的两个哥哥也因为恐怖袭击而在监狱里长期服刑。

穆罕默德是在登录一个黎巴嫩天主教网站的时候,接触到有关耶稣是世人的救主的信息的。此后,他开始跟一个人在网上联系,满以为自己可以把对方转变成伊斯兰教徒。

经过五到六个月时间的漫长讨论,尽管穆罕默德并不能确信自己是否要成为一个天主教徒,但是却也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就是——伊斯兰教是错误的。从此,他不再记挂着相信了一辈子的仇恨和暴力,他被耶稣为世人牺牲舍己的爱所吸引。

他没能把自己的新朋友变成伊斯兰教徒,却发现自己开始认真聆听有关基督教的教导了。

有一次,他看到一位福音布道家在电视上用阿拉伯语讲述基督教信仰,他就跟这个布道家取得了联系,希望更多地了解这个信仰。于是,布道家就联系了我和我的一个同工萨米。我和萨米两个人就开始牧养穆罕默德,对这位中学生进行无微不至的关怀。

萨米还亲自去了穆罕穆德所在的那个镇与他会面、定期对他进行门徒训练,我也经常跟穆罕默德通电话。

这个年轻的信徒开始跟自己的朋友分享他的这个新的信仰。后来,他告诉我们他想顺服神的话语,接受洗礼。于是,我们在耶利哥城附近的一个天然温泉那里给他施了洗。

穆罕默德的行为也发生了改变。他拒绝在课堂上念诵《可兰经》,上宗教课的时候,他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积极了,因为他已经不再相信伊斯兰教了。

他跟他的几个同样也信了耶稣的朋友分享自己的信仰,但是没过多久,他们就发现他们要为此付出沉重的社会代价。他们不希望被朋友们孤立起来,因此又重新投入伊斯兰教的怀抱。事实上,穆罕默德的许多朋友都威胁他说:“如果你不重新回归伊斯兰教的话,我们就把这件事告诉你爸爸。如果你爸爸知道了的话,他会杀了你,你会令你全家人蒙羞!”

不久,穆罕默德打电话给萨米,对他说:“我再也不做基督徒了,我又重新回归伊斯兰教了。”但是,第二天,他又再次给萨米打电话,告诉萨米之前的那个电话是假的。他说:“我的朋友把我包围了,他们逼我跟你说我已经回归伊斯兰教。但是我要告诉你,我真的仍然是一个基督徒。我的心是向着基督的,我是个百分之百的基督徒。我永远都不会放弃我对基督的信仰。”

他在脸书上写信向我宣布了同样的事情,这种两种信仰之间来回转换的事情发生了两次。发生第二次的时候,他告诉萨米:“情况紧急,我必须见你。”

穆罕默德从镇上乘坐大巴,去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跟萨米见面。他看起来被吓坏了:“我知道我被人盯上了。我之所以悄悄来这儿跟您见面,是因为我知道镇上有人在盯梢我。我爱耶稣,但是那些人威胁要取了我的命。我知道我仍然相信耶稣,基督是我的王,我相信他。”

通常,穆罕默德每次与萨米会面的时候,都会跟萨米一起坐上好几个小时,聆听萨米教导他神的话语。但是,这一次,仅过了三、四十分钟,他就说他得走了。萨米问他:“你受到了什么威胁?”但是,穆罕默德不愿意说。

我和萨米都知道,他只是一个17岁半的少年,才刚信耶稣一年。我们考虑是否要把他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但是,穆罕默德回家之后,我们有一周的时间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后来,我们就在网上看到消息说,他冲进一个犹太人的定居点,刺伤了两名士兵。立即,他就被人开枪射死了。后来,我们听说被刺的士兵只是受了轻伤,很快就康复了。

我们猜,他这么做可以是由于他的家人命令他要回归伊斯兰教信仰并杀掉一名犹太人以自证亲白。如果他不“殉道”的话,那么他的父亲也极有可能叫他自己把自己给杀了。

这个消息令我们心碎。我们不能相信我们已经失去了穆罕穆德。

我们也会猜想,他是否有意只是轻轻地刺伤了那两位士兵。

穆罕穆德过去经常说,他希望看到全镇的人都得救。

甚至到了今天,在伊斯兰教巴勒斯坦国未得到官方认可的情况下,巴勒斯坦境内的穆斯林如果认识了真理,放弃伊斯兰教而成为基督徒,都是会有生命危险的。这绝对是一个事实。

Back to Top


突破就是这个样子!
“新的一代” 青年敬拜营开始啦!

作者:Rick Ridings 和Bethany Rosenfeld

0517 - worship camp

0517 - worship camp

去年的“新一代”营会头一次将大约80名犹太和阿拉伯裔青年人(大多数为青少年)聚集在一起,在为期四天的营会里兴起和坚固青年敬拜团队。这些年轻人来自以色列各地,甚至还有来自伯利恒地区的巴勒斯坦青年!

这个营会是由Succat Hallel(耶路撒冷一个每天24、每周7天的敬拜和祷告中心)组织和主持的,来自以色列许多不同教会的年轻领袖与一个应邀而来的国际领袖团队共同参与,一起帮助训练这些青少年。

0517 - worship camp

我们教导如何过敬拜的生活、昼夜祷告的圣经基础,以及用心灵和诚实来敬拜和服事神。我们强调如何为神使用他们的恩赐和才干、如何被圣灵带领,以及如何在敬拜团队中保持合一。参加这营会的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信徒!

每到晚上,所有的青年人都轮流跟自己所在的团队一起带领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的敬拜。分享完神的话语之后,大家还可以花很多的时间享受神的同在,许多青年人都在此期间经历到圣灵大能的运行。

营会协调员Bethany Rosenfeld汇报说:“营会结束之后接下来那个星期三的早上,当我看到参加营会的四个青少年手持圣经出现在Succat Hallel祷告和敬拜中心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一切都值了。他们中有三个人住在以色列的中部,要乘2小时的大巴才能到我们中心。另一个是阿拉伯少年,来自伯利恒。”

最好的策略投资莫过于投资在下一代身上。投资在以色列的下一代身上,还有比这更重要的策略吗?

0517 - worship camp

感谢茂滋事工的伙伴们!你们不但支付了去年的全国青少年敬拜营的大部分开支,还再一次承诺为今年六月即将举行的营会慷慨解囊。感谢大家!

主耶和华正在将他的灵倾倒在我们的青年人身上,我们的“儿女”一边学习过敬拜的生活,一边开始说预言。感谢你在祷告中思考如何投资在神的工作上——不仅是经济方面,还有为以色列的下一代祷告!

更多的消息请登录 www.dorhaba.com

0517 - worship camp

“来参加营会之前,我很难坚持读圣经,也无法进到敬拜里面去。
在营会里,有一个带领者为我祷告,我内心里有一些东西被攻破了。
营会结束回家之后我就再也放不下我的圣经了!”
——一名16岁的犹太女孩如是说

0517 - worship camp

“当人们为我祷告、对我发预言的时候,我心里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有些新的东西正在以色列 弥赛亚群体的年轻人当中发生。”
——一名15岁的犹太女孩如是说

0517 - worship camp

“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来自犹太信徒的爱,我自己也是第
一次发自内心地爱他们并知道他们是我的弟兄姐妹。”
——一名来自加沙的16岁阿拉伯裔基督徒如是说

0517 - worship camp

0517 - worship camp

神正在使用这些营会,通过这个年轻的国家前所未有的音乐和敬拜,来在弥赛亚犹太人和阿拉伯基督徒青年身上推动神的运行。我们深知神的时候到了,这是神对以色列和阿拉伯地区的计划。我们有信心相信,我们的茂滋伙伴会欢喜快乐地投资在这项将要到来的盛事上。

我们需要:每个犹太裔或阿拉伯裔青少年300美元(相当于大约240英镑、280欧元或400加币)参加为期5天的以色列敬拜营! (每位同学都将象征性地支付一些费用。)

蓝阿睿和蓝施仁

所有的资金流都将用于即将到来的营会!




写在2017年5月

亲爱的茂滋伙伴:

今年的5月2日,我们将迎来以色列的第69个独立纪念日!

以色列能够存活下来并成长为一个国家,每一个以色列人都应该为之骄傲!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坚实的证据,说明神没有忘记他对以色列的应许。

一百年前,以色列什么都不是!

但是,最重要的是,以色列地弥赛亚信徒群体(他们中既有犹太裔,也有阿拉伯裔)的成长给了我们极大的信心——神会持守他的应许:以色列全体都要得救!

五十年前,只有极少数的以色列犹太人相信耶稣是救主和主。极为少数的人!现在,看看神所做的大事!

茂滋以色列的报告让我们看到,神的臂膀是向着巴勒斯坦地区各个年龄阶层和各种宗教背景的人敞开的。神正在赐下智慧,要帮助许多有传福音和跟进做门徒训练之异象的人。

神在以色列犹太裔和阿拉伯裔青少年中间所行的,是真正的突破!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盛邀您参与今年夏天即将到来的敬拜训练营的原因!

参加这个为期5天的营会,每位青少年的所需费用是300美元(相当于大约240英镑、280欧元或400加币)——这包括了他们的车费、住宿、餐饮以及声乐和乐器老师的费用。

敬拜营会计划安排100位音乐人士,是“现时代”一流的训练!他们中许多人已经在自己的教会中带领敬拜,我们是在为以色列发出新的敬拜之声播种。

当你投资在一个或更多的青少年身上的时候,你是在向以色列神的家安放活石

在以色列获得重生的头69年里,神一直做着这些奇妙的事,我们盼望看到在以色列诞生的70周年和以后更长的岁月中,神要成就的事!

          祝大家独立日快乐!
Ari & Shira signature
          蓝阿睿和蓝施仁

尾注:以色列弥赛亚群体的成长,离不开神圣灵的工作以及全世界的信徒肢体的积极参与。感谢大家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