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反闪族主义源自何方?

写在2017年4月

0417 - Top - Anti-Semitism


 

作者:蓝施仁

1967年我搬到以色列的时候,六日战争刚刚结束。初到伊始,我就意识到了一种文化上的敏感——这是过去在我成长的地方——美国德克萨斯州极为陌生的东西。

我随即就发现,基本上,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对任何对于以色列的批评超级敏感。每当听到对以色列的任何批判,几乎无一例外的,他们的嘴里立即会冒出一个词 ——“反闪族主义”。就好像本能的膝跳反应似的,从政治家、某一领域的权威人士,到大街上的任何一个人,不论他是保守派、宗教人士亦或是自由派人士,无一例外都是这样。

这也不奇怪!1967年距史无前例的600万犹太人惨遭屠杀仅相隔22年!大屠杀期间,许多家庭、社区甚至整个城镇都几乎被铲除了,几乎没有哪一个德系犹太人家庭(通指来自欧洲以及俄罗斯的犹太人家庭)在大屠杀中没有失去过至亲。

我的第一个希伯来语老师Yona的丈夫,就是波兰犹太人当中活着逃出来的那10%当中的一个!当时,他在森林里躲藏了3年之久,而那期间惨遭纳粹屠杀的波兰犹太人达190多万!

我了解到,由于那段可怕的历史,以色列许多德系犹太人决不会考虑购买德国车或任何德国产品。尽管那些从战争中逃生的德国犹太人的母语是德语,但是他们却再也无法忍受自己说德语甚至听到任何人说德语了。

回到了以色列的大屠杀幸存者将这种创伤遗留给了他们的下一代,甚至他们的子子孙孙。这也是父母究竟是否要谈论战争的两难之处,因为许多人每逢提起曾经的那段地狱般的经历,就哽咽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今天,在以色列,尽管过去那种强烈的创伤已经消失了,大屠杀的幸存者如今尚活着的也已所剩无几,但是,以色列的犹太人仍然对反闪族主义的威胁极为敏感。

尽管联合国无法赞同反闪族主义这一说法,但是以色列的犹太人都非常清楚反闪族主义的实质。

它是对犹太人的憎恨。

什么催生了西方的反闪族主义?

可悲的是,对犹太人的憎恨至今犹存,它最初源自遍布欧洲、俄罗斯和英国的基督教界。为什么欧洲大陆和英国甚至到了今天依然有占比如此之高的反闪族主义者呢?为什么反闪族主义能够在他们的文化中弥漫数百年之久?而且令人难过的是,欧洲的反闪族主义源于早期教会的一套神学观念,就是由于犹太人的罪,神已经抛弃了犹太人,不再视犹太人为自己的选民,取而代之的是教会。(想想教会在过去的时代中那种令人发指的邪恶和腐败,你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人类有史以来所捏造出来的最荒诞不羁的教义了。)

教会诞生以来的头一千年,天主教会作为当时唯一的教会,催生并大力推广了这一教义,使之成为基督徒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即便是到了马丁路德跟天主教会分道扬镳并创立了路德宗的时候,他也无法将借着替代神学而渗透到整个基督教里的反闪族主义瘤毒剔除掉。总而言之,几百年来,英国都在驱赶所有的犹太人。而两千年来,犹太人都不断地遭到侵扰、被困在犹太人的聚居区里并被所谓的基督徒的欧洲所屠杀。

今天,反闪族主义依然在全世界的传统教会留有残余并蠢蠢欲动。英国及欧盟国家传统教会的许多拥护者们都对犹太人充满了仇恨。(这也正是为什么所有的欧洲国家都坦然接受渗透整个联合国的伊斯兰教反闪族主义的原因。)

记得有一次,我在跟一个以色列女人一起讨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世界三大宗教的时候,她跟我说,基督教是这个世界创造出来的最邪恶、最暴力的宗教。毫无疑问,她是根据自己在纳粹毒手之下的经历,在谴责那些自称是天主教徒或路德会信徒的人。

0417 - Holocaust


美国的反闪族主义没那么严重

当那些渴望按照圣经的教导而活并渴望跟神建立关系的朝圣者逃离英国教会的宗教逼迫的时候,他们终于从反闪族主义中释放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相对而言反闪族主义在美国没有什么市场的原因。我谨慎地使用“相对”一词。自建国之日起,美国就深受法西斯主义、右翼思潮、反闪族主义等的困扰。历代的每一个美国人都知道美国曾经有三K党和美国纳粹等组织,这些充满仇恨的人非常鄙视犹太人和非裔美国人——事实上,他们仇恨美国所有的少数族裔。

不过,反闪族主义在美国一直只是极少数,根本不足以代表整体的美国人民。好几个民调指出,大约9%的美国人对犹太人持有偏见。《华盛顿邮报》则指出,持有反闪族主义偏见的美国白人和亚裔不足5%,而非裔美国人中却有30%持有这一偏见。拉丁裔美国人大多来自天主教国家,在美国出生的拉丁裔中,持反闪族主义观点的人,也从原本的42%降至20%。 (washingtonpost.com)

所有的这些数据都是羞耻和丑恶的。但是,跟西欧的24%和东欧的34%相比,美国宽容多了。 (global100.adl.org)

事实上,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美国,犹太人被视为最正面的宗教群体。 (huffingtonpost.com)

但是,每一个美国基督徒都当认识到的是,许多大屠杀的犹太幸存者以及那些以难民身份从欧洲或世界各地逃到美国的犹太人,都和我在以色列所观察到的犹太人一样,饱受基督教和纳粹犯下的滔天罪行的创伤。唯一的不同在于,在新生的以色列国,信仰犹太教的人占了绝大多数。而在美国,犹太难民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基督徒占大多数的国家。这是美国犹太人倾向于自由派和反保守派的其中一个(但并非唯一一个)原因。在他们的观念里,基督徒会像70多年前的基督徒的欧洲一样,把矛头对准他们。

世界各地犹太人的生存触角都时时敏锐地防范着来自右派势力的对犹太人的憎恨。

直到最近的几十年,犹太官员和领袖们——尤其是以色列的犹太官员和领袖——才开始慢慢意识到,大多数的福音派基督徒并没有浑身沾染了反闪族主义的恶疾。相反,福音派基督徒由于把圣经当作他们的生活指引,因此是犹太人民的好朋友和忠心的支持者。

0417 - Mosque in Michigan

美国密歇根州迪尔伯恩市的清真寺。如今美国全境共有2300座清真寺,此为其中之一。


以色列犹太人如何看

在以色列,美国犹太人和以色列本土犹太人之间的看法有巨大的差别。所有在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犹太人都心惊胆寒,他们曾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被屠杀,这个噩梦终生都挥之不去。二战结束后,当这些犹太人急迫地想要回归自己的故土的时候,又不得不与英国搏斗。这个自称是基督徒的国家,其海军和陆军都众志成城地阻挡这些手无寸铁的犹太幸存者们抵达他们的故土。犹太人连续三年(1945-1948)被禁止进入这片曾经叫做以色列的土地。

有一位罗马尼亚大屠杀幸存者朋友告诉我,他曾经乘坐一艘摇摇晃晃的难民船试图偷偷地潜入以色列海岸,不幸被英国海军追上,船上所有的难民均被拘捕。他看着站在甲板上的水手,发现他们都身穿最好的白色军装以示庆祝圣诞。这群犹太大屠杀幸存者被押送到位于塞浦路斯的英国拘留营,他们和其余共53500名犹太人一起,在非人的条件下被关押了两年半。我的朋友说,看守们不把他们当人看,经常将只相当于被关押者一半数量的餐具从篱笆外面扔进来给他们使用——当然,只有那些最好斗的囚犯才能抢到餐具。

当这些犹太人终于获允抵达被罗马人命名为“巴勒斯坦”的这片土地时,事情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联合国把圣地的一部分给了犹太人,又把一部分给了阿拉伯人。但是,阿拉伯人拒绝接受他们那一部分。于是,这些饱受重创、刚刚回到家乡的犹太难民立即陷入了一场生存保卫战,对手就是规模庞大、誓要把犹太人投进大海的反闪族主义穆斯林军队。

以色列的犹太人很快发现,跟纳粹持相反政见的穆斯林人,跟纳粹分子一样不择手段地要对犹太人赶尽杀绝。因此,自从犹太国诞生以来,憎恨犹太人的伊斯兰人就一直在图谋要毁灭犹太民族。穆斯林政要和宗教领袖每天都在嘶声喧嚷着他们对以色列的仇恨和毁灭以色列的决心。互联网上到处是他们的身影,越是虔诚的穆斯林人,对犹太民族的仇恨就越大。在以色列,几乎每一个以色列人——不论是左倾还是右倾——都明白这一点。

0417 - Keith Ellison, first Muslim in Congress

凯斯·埃里森,第一个入选美国国会的穆斯林人,如今是民主党国家委员会副主席。


美国犹太人和伊斯兰教

但是,美国却截然不同。美国的犹太人是经过了很多的磨砺,才将种族分子界定为反闪族主义者的。因此,所有的基督徒都必须十分警惕,不要因为盲从而有任何反对犹太人的表示。已经很清楚的是,在过去的数月里,反闪族主义的威胁以及来自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攻击有所上升,这是不可容忍的。我们祷告,求神让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回应国会和领导层的呼吁,极尽全力与仇恨犹太人的势力作战。

但是,我还要再次重申,美国犹太人并没有意识到反闪族主义跟主流伊斯兰教是密不可分的。

世界上有16亿穆斯林人口,他们从出生到整个的成长过程都被灌输对犹太人和以色列这个国家的仇恨。一个研习《可兰经》并遵行伊斯兰教法的虔诚穆斯林定然接受的教导就是,毁灭犹太民族和以色列国是他们终其一生的使命。

对于美国的犹太人来说,光头党白人至上主义者或独立个体的反闪族主义者还是很好辨认的,但是,美国的伊斯兰教徒的做法却跟他们完全不一样。

在美国,伊斯兰教徒都翘首盼望穆斯林总统的腾空出世,好让国会和参议院都被穆斯林人占领。

他们的计划更为精致。伴随数额庞大资金流向西方,穆斯林建起了大量的清真寺和各种机构,在西方的大学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他们正在对穆斯林人和非穆斯林人进行训练,预备他们成为拥护伊斯兰教、处处与以色列对抗的教授、法官、社会领袖,等等——因为以色列是“巴勒斯坦的种族侵略者”。

他们的计划是通过民主手段——选举——占领美国。(随着伊斯兰圣战分子的影响力和人数的增长,他们将来就会对付那些反对他们的人。)

我们一定要明白的是,一个倒在伊斯兰教面前的美国或欧洲会变得让你无法辨认。在伊斯兰教法下,基督徒和犹太人要想活下去的话,就必须交纳吉兹亚税(Jizya tax,伊斯兰国家向非穆斯林人民实施的人头税)以示他们的降服。而且,在伊斯兰教法下,你不能公开传播任何其他的宗教;放弃伊斯兰信仰的穆斯林人会被处死;伊斯兰教的许多教派都强制女性行割礼;同性恋者会被处死。如果你觉得这很难相信的话,可以去中东任何一个穆斯林国家看看。

0417 - Bernie Sanders

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四名犹太参议员中的一位,与希拉里·克林顿一起竞选美国总统。
他为虔诚的穆斯林人凯斯·埃里森能当上民主党国家委员会主席奔走拉票——后者是著名的反闪族主义者。


美国犹太人为什么不会反对伊斯兰教

如今,穆斯林人已经找到了在民主制度下僵死非穆斯林人的方法。他们是一门宗教!任何对穆斯林人的推脱都是宗教所不能容忍的。纳粹不是一门宗教,因此,热爱自由的美国人可以抵制纳粹或其他的意识形态而内心毫无愧疚之感。

大多数的美国犹太人会告诉你,任何的民主都不可否认任何宗教人士贯彻其所选择的宗教行为的权利。这一看法在犹太人中十分盛行,因为他们就因本身宗教的原因而遭受了2000年的逼迫。

因此,美国犹太人跟美国的自由派一样,差一点就把穆斯林国会议员Keith Ellison(凯斯·埃里森)选为民主党国家委员会主席。(如今,他是副主席。)

这个皈依伊斯兰教的人是个货真价实的伊斯兰教徒,他曾经支持已被定罪的恐怖分子并兜售911袭击的阴谋理论。你可以很容易就写出一篇有关埃里森的反闪族主义和鼓吹圣战言论的长文。

埃里森已经从来自各个著名伊斯兰教组织超过1400名重要成员身上获得了政治捐款。比如,伊斯兰教组织CAIR的创始人Nihad Awad就给埃里森捐了5万美元。Nihad Awad曾经在视频里公开表示他支持哈马斯运动。当然,哈马斯的存在目的只有一个:毁灭以色列并占领以色列全境。 (meforum.org)

哈佛大学法律教授Alan Dershowitz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他引证说,埃里森“有相当长的与反闪族主义者联合的肮脏历史,还曾经与伊斯兰运动国家臭名远扬的反闪族主义者Louis Farrakhan合作。”埃里森曾经高调声称Louis Farrakhan是黑人青年的楷模。但是,无需多言,Farrakhan的人生所释放出来的信息就是,伊斯兰教将统领美国。 (timesofisrael.com)

0417 - Louis Farrahkan

Louis Farrakhan,臭名昭著的反闪族主义分子和伊斯兰国家领袖。


美国犹太人却无视这一切

然而,大多数的美国犹太人——包括前总统候选人Bernie Sanders在内,都希望凯斯·埃里森做民主党的党魁!若不是对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完全无知之外,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释任何热爱自由的民主党人士会希望看到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人来领导自己的政党!

穆斯林和极端左翼分子的策略是,不再毁谤犹太人,而是“犹太复国主义国家以色列”。现在,这一代的大学生们吞吃的正是伊斯兰教意识形态的蛋糕,他们所引导的针对以色列的BDS(抵制、撤资和制裁)运动用意就是要遏制以色列的经济命脉,从而达到毁灭这个国家的目的。

当然,其副作用自然是导致对个体犹太人的憎恨。由于反以色列和反犹太人气氛加剧,美国全境各大学校园都不断爆出犹太裔学生遭恐吓和身体威胁的新闻。

Richard D. Heideman是与BDS运动作战的最顶级的法律专家之一,他认为,这个所谓的“自由言论”不过是仇恨言论。他还认为,这种恐吓正在摧毁犹太青年学生——这些人如今非常惧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和想法。 (jpost.com)

这只是极端自由主义者/穆斯林打击犹太人和犹太民族之战争的开始。白人至上主义的攻击已经够令人厌恶和丑恶的了,但是,极端自由主义者/穆斯林运动却比这更危险、规模庞大和有组织性。

这些奇怪的关系密切的伙伴:希望强制推行“自由”性行为的自由派、由纳税人付款谋杀婴儿和强制国民不敬畏神的政府——它们与伊斯兰教圣战分子结成了伙伴关系。而这些圣战分子做的是什么呢?他们计划推行伊斯兰教法和强行向美国公民教导阿拉、谋杀同性恋者、让女人做男人做的事情……

是的,美国的犹太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些危险。

民族的盼望:信徒的祷告

对犹太人的憎恨事实上是对以色列的神和犹太人的王耶稣的憎恨。我坚信,除了重生的基督徒和弥赛亚犹太人之外,美国社会的任何群体都不可能打败神和神百姓的这个仇敌。圣战的目标就是要对付犹太人、基督徒以及所有反对他们的人,要战胜这一决意达成其邪恶目标的运动,就需要付出大量的祷告和积极的行动。反闪族主义不论在哪里抬起其邪恶的脑袋,不论是来自法西斯白人至上分子,还是无视律法、也不敬畏神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或是伊斯兰教,我们都必须勇敢而充满信心地团结起来。

但是,这还不够。我们必须每天为西方民主国家的复兴祷告,因为这是我们存活的唯一盼望。



0417 - Natan Sharansky


Natan Sharansky,以色列最著名的、曾经被俄罗斯拒绝申请移民以色列的犹太人。在获得自由移民前往以色列之前,曾经在苏维埃监狱里被关押了九年。他制定了区分对以色列的合理批评和反闪族主义的标准。他针对反闪族主义设计的3D测试可以归类为三种现象:非合法化(Delegitimization)、 妖魔化(Demonization)以及双标准(Double standards)。

对以色列的非合法化指的是否定犹太人民的民族自决权。例如,宣称以色列这个国家的存在是种族主义尝试——理由是,这是犹太人的国家。

妖魔化指的是将犹太人描绘成邪恶的魔鬼。拥护这一说法的人指控犹太人对人类图谋不轨,把那些险恶的、负面的形象套在犹太人身上。在针对犹太人的百般指控中,污蔑犹太人企图秘密控制世界,以及在逾越节的时候喝基督徒的血,就是其中的两项。

双标准是联合国其中一个惯用的危险工具,在国际舞台中特意用不同的、带有歧视性的条款专门针对以色列。

联合国自己的解释是,他们无法得出一个什么是反闪族主义的定论,因而也就难以识别它。联合国在各个方面打压以色列,这里仅举一个例子:联合国每年耗资数百万美元,放任伊斯兰教和反民主国家成立“特殊机构”,每隔一段时间捏造虚假的调查中伤以色列。

以色列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要接受这种惩罚性的审讯的国家,联合国出版机构每年斥资数百万美元印制反以色列和反犹太复国主义的宣传单张、小册子、报纸和电影,配以联合国的六种官方语言传播给全世界的学童。联合国没有任何一个成员国“享受”此等待遇,联合国所使用的这种双标准不是反闪族主义又是什么呢?

Back to Top


2017年谱珥日
新一波的游客涌入

作者:David and Victoria Trubek

0417 - Gil and Tamar Afriat

Tiferet Yeshua教会牧师Gil Afriat 和妻子Tamar。Tamar是很有恩膏和天赋的敬拜领袖。


真心行善不望报……

Tiferet Yeshua教会的会员都有一个心意,就是积极地祝福我们的城市——特拉维夫,这座经常被称为“不夜城”的世俗、摩登的国际化大都市。Tiferet Yeshua位于阳光普照的海岸边,周围是有许多别致的餐厅和时装店。特拉维夫南部的这个地方以贫穷、犯罪和毒品著称。

在过去的一年半里,我们的会友自发地组成小组,每周去到我们这座城市的黑暗角落服事。每周五的晚上,他们在当地的一间做汤的厨房里,把一盘盘自己烹饪的、热乎乎的食物递到这个城市中那些最困顿的人手里。节假日期间,他们还会到老人院探访老人。

你几天之后还会看到……

我们越是关注如何成为教外的人的祝福,每周似乎就有越多尚未信主的以色列慕道友走进我们的教会。“我在一个信主的家庭长大,曾经去过许多教会,但是从未见过这么多的慕道友!”我们其中的一位副牧师David Trubek说:“我每周都会在教会里看见新面孔,这对我们的鼓励非常大。”

0417 - Yariv teaches on the weekly Torah Portion

0417 - Purim at Tiferet Yeshua

0417 - Children's Purim concert


敞开门户政策

大约一年半以前,我们开始在以色列各大节日期间主办特殊的盛会,比如为孩子们举办儿童音乐会等。今年的普珥日,我们再次向所有人敞开大门,举行了节日盛会,同样鼓励会友们把亲朋好友带到教会。

Tanya Kadin是我们其中的一位敬拜领袖,也是一位受过正统音乐训练的诗班带领者兼指挥。她多次举办特别的儿童节日音乐会,吸引了许多不信主的家庭希望他们的孩子参与!甚至还有一些不信主的孩子加入到我们的儿童演出队伍里,跟大家一起演奏全套的普珥曲目以及Tanya原创的几支曲子。

由于我们教会的全部年轻人和其他的许多会友的踊跃参与、甘于服事,整场音乐会取得的巨大的成功。事实就是,志愿者的人数比要做的工作还多!

0417 - Purim at Tiferet Yeshua

0417 - Children singing at Purim


总的来说,来参加Tiferet Yeshua普珥庆典的人中,至少有10个不信主的家庭、至少有4个信主但从不参加任何教会的家庭以及20多个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慕道友。最后,慕道友们不仅非常喜欢这些有趣的活动和节日庆典,而且还亲历了震撼心灵的敬拜、听到了用以斯帖记进行阐述的福音信息并了解到末底改这一人物形象指向的是弥赛亚耶稣。另外,他们还感受到来自我们的会友的爱和欢迎。

David Trubek分享道:“有一次我带了我一个不信主的朋友来我们教会,聚会结束的时候,他跟我说,敬拜的时候他有种难以描述的感受——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家一样。尽管我们的聚会形式对他来说十分陌生,因为他从小参加的是传统的正统派聚会。但是,他觉得他很想留下来,因为他整个人被聚会大厅里的敬拜气氛给包围了。”

我们相信,神已经赐给我们服事我们这个城市的特殊恩膏。我们教会的会友的人数一直在稳步增长,他们每周都会来聚会,而且大家都很高兴看到每周都有不信主的以色列人走进我们教会的大门来聆听以色列的弥赛亚的福音。耶稣来,为要寻找和拯救他的以色列百姓。

0417 - Ron and Elana Cantor

0417 - Purim at Tiferet Yeshua Congregation

Back to Top


TIFERET YESHUA教会
在行动!

作者:Gil Afriat

0417 - Children's Choir performing


对Tiferet Yeshua教会来说,过去的一年是令人振奋的一年,因为我们经历了巨大的成长!每个周末,我们都会在教会的主要聚会上看到新的面孔,以致我们的聚会大厅变得越来越拥挤。我们的地点也十分理想——刚好在特拉维夫市中心。如今,我们教会已经差不多挤满了。

由于我们希望最大程度地发挥我们服事人的能力,因此教会亟待装修和扩容,使聚会大厅能够容纳如今双倍的人数。

今天,在我们教会敬拜主并经历他的同在和恩膏是一件十分令人振奋的事情。试想,如果人数增加一倍的话,会多么令人兴奋啊!

与聚会大厅扩容的渴望并行的异象是,我们要把本教会的聚会放到线上直播。我们相信,这对于那些没有找到当地教会的以色列信徒而言,将会是一个巨大的祝福,同时还可以吸引那些正在寻求真理的、尚未信主的人。

事实上,我们将会是第一个在线直播的希伯来语教会,我们将用满有恩膏的敬拜和教导服事以色列人。我们觉得这将是一个开创性的工作,那些寻求的人可以在自己的家里甚至在正统社群中接触到信仰弥赛亚的教会。

0417 - Purim party for kids


以我们聚会大厅当前的布置,是无法提供高质量的在线直播服务的。首先,由于建筑本身的结构因素,大厅中央有好几根承重的柱子,因此舞台被挤到了角落上。其次,大厅的灯光、音效和声响设施也没达到在线直播的质量。

我们已经制定了装修计划:拆除部分墙体;将舞台搬到大厅中央;在那几根承重柱子上挂上巨幅的屏幕,好让坐在“盲区”位置的人们能够看到整个舞台的情况。这样装修将能够大大扩充大厅的容量。另外,我们也会安装适合在线直播之用的灯光和声效系统。

整体装修完工之后,下一步就是添置用于在线直播的媒体设施。

我们知道,成长是会带来挑战的,而我们的这一计划的挑战不但多,而且大。首先,这个项目需要大量的资金;其次,装修期间,我们会一连好几个星期无法使用我们的聚会大厅。

但是,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这是神的心意。因此,我们乐意面对挑战,从而推进神国的工作。

这项计划的初期工作需要11000美元,才能预备综合的方案:建筑设计、室内设计、电、灯光、声效、媒体,等等。我们很感恩,这一部分的资金已经到位。

我们很快就要进入第二阶段了:施工和装修工作。这一阶段的预算是11万美元。我们教会的以色列会友们尽管都不是有钱人,但会倾尽所有地为此付出。另外,教会的长老们也会寻求朋友们和捐赠者们的帮助。

我们邀请您与我们同工,共同完成这令人振奋的新阶段,用耶稣的爱和样式服事更多的以色列人——包括我们教会内的和我们教会外的。

注:Gil Afriat 是 Tiferet Yeshua教会的牧师,和太太Tamar一同服事。Tamar同时还在高科技行业工作。Gil和Tamar一共育有三名孩子。www.tiferetyeshua.org





写在2017年4月

亲爱的茂滋伙伴:

衷心祝愿您逾越节快乐和满足!

在以色列,我们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感恩的了。1995年,我们建立来了一间教会——Tiferet Yeshua教会(耶稣之荣耀),如今该教会位于“不夜城”特拉维夫市中心。

尽管1990年代的时候,以色列已经有了好几家弥赛亚犹太人教会,但大多为说英语、俄语和西班牙语的教会。尽管我们夫妇都在美国出生,但我们却有一股建立一间说希伯来语的弥赛亚教会的热望。因此,我们创立了以色列首间说希伯来语的教会。我们不仅强调圣灵的果子,还强调圣灵的恩赐!

三年前,我们知道,是时候该把火炬传递给一位更年轻的牧者了,因为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集中精力从事茂滋以色列的事工。

多年来,我们都在祷告神赐给我们一位以色列土生土长的犹太人牧师来接替我们的工作。神回答了我们的祷告,给我们带来了一对非常奇妙的夫妇:Gil Afriat和他的妻子Tamar。Gil曾经在美国从事高科技行业并在美国遇到了一位重生的年轻姑娘——Tamar。Tamar把Gil带到了主的面前。当我们在美国见到这对夫妇的时候,阿睿就对Gil说,有一天,神要呼召他去牧养Tiferet Yeshua教会。如今,事情就这么成就了!

我们亲密的朋友和信任的同工Asher Intrater为三年前的交接提供了有益的意见,至今,Asher Intrater仍为会众们提供使徒式的辅导和指引。

Tiferet Yeshua教会同时还拥有一支非常棒的长老团队,成员包括Ron Cantor和Moti Cohen。Moti Cohen是我们刚刚创立这个教会时所结的第一批果子中的一位。另外,之前从前苏联移民回来的David Trubek 及其太太Victoria的加入,使得我们的团队成为一支名副其实的梦之队!

每当我们在特拉维夫市探访我们的教会的时候,都会坐在后座,满怀喜乐地观看唯有神才能行的这一切。

如今,在过去的几个月来,我们的教会正在腾飞,正在经历飞速的发展。

对此,Gil解释说:“这是我们的会友对神的热情不断在增长的结果。他们不但走上街头勇敢地跟人传福音,还通过我们的网站和脸书在互联网上传。他们充满热情地服事主,服事那些贫穷和有需要的人。”

如今,Gil和长老层都相信,是时候该凭着信心向前走了。他们要拓宽聚会大厅,做必要的装修,从而使聚会大厅增容两倍。这将预备我们迎接下一个阶段的工作:将我们每周的希伯来语聚会放到网上播放。事实上,全世界的以色列人——不论他们身处何方,都将可以观看到我们每周的聚会。

这项装修的预算是11万美元.

看到神在Tiferet Yeshua教会及其领导层所做的工作,对我们而言,实在是梦想成真之事!

我们丝毫不怀疑,因着茂滋全体爱以色列的同事,以及教会全体会友和领导层的奉献,我们将看到一个装修一新的大厅。到时候,我们将在里面接待更多将要认识救主弥赛亚的以色列人。

感谢您的给予和祷告!我们奉弥赛亚耶稣的名祝福您!耶稣在逾越节的第三日复活了!

          节日快乐!
Ari & Shira signature
          Ari & Shira Sorko-Ram

尾注:当你纪念神在你的生命中所行的奇妙大事,并为以色列本国和世界各地以色列人的救恩神迹做投资的时候,愿今年的逾越节成为你最蒙福的逾越节!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