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神给了美国第二次机会吗?

0317 - Donald Trump Prayer Breakfast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就任后首次出席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全美祈祷早餐会。


 

作者:蓝施仁

必须承认,无数个夜晚,我因为西方文明在属灵和道德上的衰落——尤其是在我拥有国籍的以色列和美国这两个国家的衰落——而失眠。

大约15年前,我看着乔治·布什总统在世人面前展开了一幅 “和平进展图”,驱使圣地变成“两个国家和民族和平共处”之地。此外,他对911大灾难的回应竟是宣布“伊斯兰教是一个和平的宗教”。他还进一步补充强调,以色列不能在犹大和撒玛利亚盖房子,因为该地区属于巴勒斯坦人。

彼时,我已经在以色列生活了35年,就像大多数以色列人一样,我知道伊斯兰教并非一门和平的宗教。我能够想到的就是,神曾经郑重地应许说:“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 (创世记12:3)

先知约珥在他所著的约珥书里更加明确地指出了这个咒诅的时间和行动:“到那日,我使犹大和耶路撒冷被掳之人归回的时候,我要聚集万民,带他们下到约沙法谷。在那里施行审判,因为他们将我的百姓,就是我的产业以色列,分散在列国中,又分取我的地土……” (约珥书3:1-2).

顺便说一下,一直以来我都在想,不知道布什是不是早就忘了,早在1947年,联合国就已经将圣地分成以色列和阿拉伯两个国家了。(那时尚没有巴勒斯坦人,只有阿拉伯人。)只是,阿拉伯人坚决反对两个国家和两个民族的倡议。

伊斯兰教的渗透

巴拉克·奥巴马担任总统期间,我发现越来越多的穆斯林人开始移居美国。穆斯林宣教士们带领监狱里的囚犯信了伊斯兰教,而著名的影视明星、歌星和体育也都敞开怀抱拥抱伊斯兰教。

奥巴马大量招募穆斯林人进白宫担任顾问。基于我个人在以色列的生活经验以及对伊斯兰教的广泛研究,我知道,美国的穆斯林领袖有一个扎根于伊斯兰教法的根深蒂固的计划,就是完全控制美国的政治体系——尽管不是马上,但也不是太遥远的未来。

很少人想过:一个没有神的民主是赢不了伊斯兰教的。首先,伊斯兰难民因为一个国家非凡的经济实力而涌进这个国家,民主国家的人民怎么可能因为这些难民信仰伊斯兰教,就将他们拒之门外呢?

其次,穆斯林人的出生率远远高于任何民主国家人口的出生率。民主政府面对廉价劳动力不足所形成的压力,敞开国门邀请更多的青壮年外国劳工进来,而穆斯林的人口供应是源源不绝的。

其三,所有的科学民调都显示,穆斯林人口中大约有10%到15%的人有成为圣战分子、以让穆斯林占领全世界为目标的倾向。伊斯兰教法严厉警告穆斯林教徒不可像几百年来其他国家的移民所做的那样,跟西方社会融为一体。

久而久之,这个被穆斯林所占领的民主国家就会毫无抵抗之力,就会通过选举,出于惧怕甚至恐惧,慢慢演变成伊斯兰文化盛行的国家——就像现在的欧洲一样。

我看到奥巴马例行公事地公开宣称要保护穆斯林人,但是却只字不提要维护基督徒的价值观。有一种声音不绝于耳,就像葛培理牧师所说的:“我知道奥巴马总统维护伊斯兰教世界,也知道他打击基督徒;对我们的支持者横加指责,却跟我们的仇敌为友;全力支持同性婚姻和堕胎,但是却否定不支持此事的人享有宗教的自由。我们的国家在海外遭人嘲笑,而国内的道德也是摇摇欲坠。正所谓内忧外患。我们背弃了神。”

圣经价值观被认为是非法的

堕胎权、同性恋权益和穆斯林人的权益成为美国十分盛行的自由思想。在自由派大力的推动下,甚至连罪犯都可以自由地通过移民进出这个国家。因为自由派深知,大多数的移民都会把选票投给自由派候选者。自由派的目标就是:让自由派选民成为压倒性的大多数。看来,美国的衰落和放荡只是指日可待了。

确实,基督徒的宗教自由正在逐渐削减,谁还看不出来呢?基督徒商人被法律强制着为同性婚姻提供服务和为异装癖者们举办的庆祝活动提供食物,而这些人还反过来可以在法律的保护下,随时根据自己的喜好任意选择进入男性的洗手间或是女性的洗手间。

大量的无神论者在极端自由派大鳄的经济支持下,终其一生控诉任何看似来源于圣经的东西。

无神论教授重写了美国的历史,不断地给容易受骗的美国年轻人洗脑——提倡享乐主义的生活方式和无法无天的思维模式。他们对圣经的道德观念进行暴力的抵制,把放荡视为自由的表达。属神的价值观被嘲笑,支持属神价值观的言论则受到打压。

“没有边界”成为极端左翼分子最爱挂在嘴上的颂词。由于对从边境源源不断偷运进来的毒品置之不理,2016年,光是死于滥用毒品的美国人就多达5万2千多名!去年,被海洛因所杀的人超过了被枪所杀的人。

逐渐消失的美国犹太人社群

奥巴马极尽所能地让美国背弃以色列。最近这十年,由于自由思潮逐渐成为社会常态,许多——如果不是说绝大多数的话——犹太裔美国人成为这种与神为敌的运动坚定的拥护者,以致美国的犹太裔人口因为和异族通婚以及无神论的渗透而呈显著下降趋势。如今,对犹太裔社群而言,堕胎和同性婚姻的权利变得比以色列国还重要。美国犹太人跟以色列本土犹太人的价值观、伦理观和态度差别越来越大。想想美国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这样的犹太人对其犹太人身份的那种不冷不热的态度吧!就像《纽约时报》所说的那样:“他不喜欢谈起这些。”大家想想,他的子孙后代会是怎样的“犹太人”呢?

当美国国会山的28名犹太人中有19人不顾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的竭力反对,投票赞成伊朗协议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出以色列在美国犹太裔立法者的心目中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了。伊朗多年来誓要毁灭以色列,为了达到威胁的目的,他们对制造自己的核武器已经达到了急不可耐的程度。

下面这段经文是对伊斯兰教或无神论掌权的唯一抵御:

“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 (历代志下7:14)


0317 - Balfour Declaration
贝尔福宣言。是世界主要国家正式支持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的“民族之家”的第一个宣言,由英国外交大臣雅各布·贝尔福所签署。不久,英国就受到国际联盟的委任,治理圣地并促进犹太人民族之家的成立。但是,由于阿拉伯世界的施压,英国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承诺并进而向试图回归故土定居的犹太人关闭了边境。后来,这些请求回归神赐给亚伯拉罕及其后裔之地却遭到拒绝的犹太人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在纳粹分子的大屠杀中惨遭杀害。

被神拣选 在这一时刻为神所用

从1917年至1947年,天上的神赐给大不列颠联合王国一个特权,就是在以色列亡国2000年之后,建立一个新的以色列国家。让犹太人在神所赐给他们的土地上建立自己的国家,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计划,然而,英国却蔑视这一机会。

如今,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以色列的神将带头存留以色列国的特权交给了美国。反对以色列的声音将会很大,那些恨恶以色列的人和国家首先会把耙子瞄准可能会保护以色列的人——美国总统。

那么,特朗普总统是否会帮助以色列,使居住在犹大和撒玛利亚的人民安居乐业呢?他是否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将会支持还是反对?敞开的大门有一天终将会关闭。

这就是新任美国总统接手时的局势。这一任的总统是否能够减缓这个不法的世代走向地狱和灭亡的步伐?他是否能扭转一部分与神为敌的、愚拙的以及疯狂的法律?这些法律正在扼杀这个国家并摧毁它的圣经根基。

这正是神的子民所求告的。当我的丈夫阿睿参加完特朗普总统的全美祈祷早餐会之后,跟我分享了一些可能给美国带来改变和复兴的事情。我听了不禁松了一口气。我相信,神正在赐给美国第二次机会。

Back to Top


选举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它开启了华盛顿新的一天!

作者:蓝阿睿

0317 - President Trump speaks at National Prayer Breakfast
2017年2月2日,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全美祈祷早餐会上发表讲话,大屏幕上可以看见他的投影。


我作为以色列授权游说团的一员并在以色列议会的批准之下,以一名来自以色列的弥赛亚犹太人的身份,应邀参加过许多次美国总统举办的年度全美祈祷早餐会。老实说,这些祷告会不但充满了跨宗教的论调,而且通常还对基督徒不那么友好。因此,在过去几年,尽管我也收到了正式的邀请,但是并没有参加。

事实上,今年我原本也没打算去。但是,当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之后,我的华府朋友告诉我,华府里的气氛开始出现了一些改变。这样,在最后的时刻,我决定跟以色列游说团的其他成员一起参加今年的祈祷早餐会。

当我们以色列一行人抵达祈祷早餐会现场的时候,受到了一支志愿者团队的欢迎。这群人显然是重生的基督徒。他们一听说我们来自以色列,那种表现就如同一直在恭候着我们的到来似的!

成千上万的人被拒绝

现场的座位有限,因此有成千上万要求参加祷告会的人遭到拒绝,理由是偌大的舞厅已经再也装不下更多的人了,就连大厅也有数千人挤在那里,真可谓已经人满为患了。

我的一个以色列同伴告诉我,他去年来参加这个祈祷早餐会的时候,现场还有不少的座位是空着的。但是,今年显然不是这样!

现场的气氛跟奥巴马担任总统的时候也极为不同。这次,你可以感觉到一种真正的敬拜的灵在那里,头桌上也坐了不少坚定的基督徒。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特朗普总统的身边有许多真正的基督徒,最靠近他的一个就是副总统麦克·彭斯。

当然,并非每一个参加祈祷早餐会的官员都是基督徒。但是,现场确实反映了一群委身于神的百姓所带来的氛围——在经过了多年不敬虔的领导之后,这个政府迫切地渴望跟随神并顺服全能神的带领——因此,神的百姓一同来庆贺。

今年,芝加哥世界大赛最有价值的球员本·布里斯特(Ben Zobrist)在成千上万非基督徒面前,奉耶稣基督的名为早餐会做了开幕祷告。MercyMe乐队的(Bart Millard)作了大能的见证,讲述了他父亲信主的过程并演唱了自己创作的歌曲《我只能想象》。

但是,最令人备受鼓励的,或许是参议院成员们见证说,他们每周都会在参议院举行祷告会,这样,共和党和民主党就有机会定期一起祷告了。他们还讲到,在祷告中,他们会一起唱歌,一起欢笑和一起哭泣。

国会议员也讲述了他们定期的祷告会和查经班,他们说参加的人数不断在增长。他们勇敢地告诉我们,当这些参议员、官长、警官和公职人员一起查经的时候,每一次都是以祷告开始并以祷告结束的。

鼓励其他国家的政府组织自己的祷告会

当听说他们是在面向来自150多个国家的客人讲话时,全美50个州的参议员和国会议员不论男女,都纷纷鼓励其他国家的国会议员也组织自己的祷告会和查经班!他们说:“你们可以先在一起吃饭,然后再一起学习耶稣的教导!”

以色列国会发言人Yuli Edelstein也和以色列其他代表一道,参加了今年的全美祈祷早餐会。如今,以色列已经出现了一个推动成立以色列年度祈祷早餐会的运动!显然,以色列的祈祷会将会是以旧约的教导为基础。但是,这是一个伟大的开始!是向着以色列的救恩又往前迈了一步!

还有参议院牧师Barry Black!

毫无疑问,最振奋人心的演讲者是参议院牧师Barry Black。我的一个以色列朋友说,与其说Black牧师是在演说,还不如说他是在“传道”!他用27分钟的时间传讲了一篇震撼人心的信息:让你的声音上达于天!Black牧师还讲到了他们每周在参议院的祈祷早餐会,他说,餐会每次都以祷告开始, “结束时我们大家会一起拉起手来祷告。”

Black牧师告诉大家,有一些参议员还是受过按立的牧师。他说,在这些祷告会上,他“觉得神的同在是可以触摸的”。Black牧师的话从政治而言没有一句是正确的。你能想象得到吗?他说,有的参议员在总统大选期间接连数月聚在一起禁食祷告,祈求神的旨意成全!

哇!我还能说什么呢?

接着,Black牧师传讲了一篇关于亲密关系的信息。这种亲密的关系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神差遣他的独生爱子耶稣为我们流血舍命,藉此来救赎我们并彰显神的爱。Barry Black说,当他还只是个10岁的黑人穷小孩的时候,他就从圣经上读到耶稣基督用他的宝血买赎了我们。他说,即便当时他尚是如此年幼,他就已经明白,一样东西的价值是根据你所愿意为之付上的代价而定的。有了这样的启示之后,他再也没有怀疑过自己的价值。

在Black牧师继续他的讲道,告诉大家如何为自己国家的掌权者们祷告的时候,我不禁想到了同样也出席了这次祈祷早餐会的约旦国王阿卜杜拉。我毫不怀疑这篇讲道是这位穆斯林统治者这辈子以来所听过的、最大能的讲道。我止不住地想,不知阿卜杜拉国王是否会暗自将耶稣跟他所信奉的阿拉做一个比较。根据穆罕默德所得的启示,阿拉是一位严厉且有仇必报的神,呼召那些虔诚的信众投身圣战,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他们上天堂的机会。

假如只有阿卜杜拉国王一个人来参加此次的早餐会,这篇讲道也讲得很值。但是,当时出席早餐会的还有成千上万来自其他国家和其他宗教信仰的人,他们当中肯定不少人也是第一次听到救恩的信息。与会者中有许多穆斯林的官员。随着讲道接近尾声,Black牧师用越来越高昂的声音宣告福音的大好消息,人们都站了起来报以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总统先生向神求智慧

事情还没完呢!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起身发表了简短的讲话。他对听众说:“是你们的信心和祷告在支持着我。当我在全美巡游的时候,我听得最多的就是祷告。我的心深深为之感动!”

“我感谢美国人民,是他们在极度艰难的时刻激励着我。我在全美各地都遇见那些很棒的人,他们的敬拜和鼓励源源不断地给我带来力量。”

“总统先生,我在为你祷告。”

特朗普继续说:“我在巡游美国全境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就是‘总统先生,我在为你祷告’这句话。每当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都会为之感动。”

“自由是神所赐的礼物。”他这样告诉那些来自极权主义、从来不知良心的自由为何物的与会者说:“我们有权利根据我们的信仰来敬拜……我的政府将在其能力范围之内,竭尽所能维护和保护我们国家的宗教自由。美国必须永远保持成为一个宽容的社会,尊重所有的信仰,让全国人民都感到在这片土地上你是安全的、有保障的。只要我们的宗教自由能够蓬勃成长,美国就能蓬勃兴盛。”

接着,他这样结束了自己的讲话:“只要我们还有神,我们就永远不会孤单。华盛顿政府的工作人员必须记住,永远都不可以停止求告神赐下智慧,使我们按着他的旨意来服务公众。”

我和与会者们满怀鼓励地离开了早餐会,心里充满了对美国未来的兴奋期待。我的心里有了一种新的盼望,神正在扭转美国的命运,这将会给以色列的未来带来巨大的影响。

Back to Top


寻找当代以色列的利未人

作者:Shani Sorko-Ram Ferguson

0317 - Ferguson family on stage
Fergusons全家一起服事弥赛亚信徒肢体。上图为父母带着孩子们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市的Baruch HaShem会堂讲道,分享他们的见证。


科学正在揭开所有的音乐爱好者凭直觉就知道的一件事——他们的音乐品味是更喜欢莫扎特还是碧昂斯。今天,神经学家发现,音乐所能企及的程度简直可以用神奇来形容——甚至是那些被认为永远再也不会对世上任何刺激有反应的人,以及那些被描绘成“几乎已死”的人——也会在音乐的催动下苏醒过来。

0317 - Kobi and Nesher
Kobi Ferguson with baby Nesher

然而,尽管这些发现都有丰富的见地,但是也并没有什么新的建树。圣经通过犹太民族的诞生,向我们揭示了神(他早已悉知人的所有特质)是如何使用音乐来影响社会的。

正因为音乐在神的示范社会中如此重要,因此他分派了一整个支派(利未人)来肩负起训练最优秀的敬拜人才的重任——比如说,音乐家、代祷者,等等——好让他们来带领百姓享受这些敬拜。

利未人的责任包括打理会幕(后来是圣殿)的事宜、为百姓代祷并建构敬拜音乐,使它成为犹太文化的柱石。当歌曲谱写好了之后,就会被记录下来并进行分类编目。诗篇中包含了150首这样的歌曲,旧约中别的地方也还记录了好几首。

敬拜团队——超自然彰显的催化剂

敬拜团队以不同的角色在不同的地方侍奉,有的人常驻会幕,有的人则需要旅行。我们可以从扫罗的故事中看到这样的一支旅行的敬拜团队。扫罗被撒母耳膏立为王,尽管扫罗王后期做了很多失败的选择,但是他早期执政的时候是很讨神喜悦的。但是,扫罗并非天生的领袖。

膏立扫罗之后,撒母耳就打发扫罗出去,使他遇见了一群有先知恩赐的音乐家。神使用这群人的敬拜音乐,将扫罗的生命从一个不起眼的平庸之辈转化为一个王的生命,使其可以治理一个王国。甚至在扫罗远离神的道路并深受恶魔折磨的时候,敬拜音乐也能给他带来片刻的解脱。

0317 - Kobi and Sela
Sela, 5岁,在分享见证

战争时期,敬拜领袖受召营造一种赞美的气氛,好让神的同在临到以色列人的军队里。他们的敬拜提醒以色列百姓,神站在他们的这一边为他们争战。以色列人从未试过凭自己的力气得胜,而从来都是凭他们信靠全能的神。

打仗之前,让敬拜团队走在军队前面赞美耶和华,这是以色列人的一个惯例。听从神的策略才是关键。有的时候,因为敬拜团队所营造出来的气氛,耶和华的同在大大地充满整个队伍,仇敌被以色列人打得溃不成军 (历代之下20)

击鼓弹琴的声音

击鼓弹琴的声音以及敬拜诗班的人大声宣告耶和华为大的声音打赢了敌人的刀剑和车马!这幅图景对应到今天,就是一支现代的管弦乐队在山顶上演奏《我们的神何等伟大》,完全无视空中飞机所发出的嗡嗡声。这是一幅怎样奇妙的场景!

以色列人在被流放的时候,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国家,也无法按照神所指示他们的那样来敬拜。记住,他们之所以亡国,正是因为他们违背了神的指示和教导。

但是,在流亡的过程中,他们被迫按照别国的文化来生活,神所设立的、利未人的生活方式也被抛弃掉了。数十年之后,当以色列人最终获得允许可以回归故土,他们需要重新被教导作为神的选民究竟是什么意思。这包括面向全体百姓宣读律法,好让他们都能听到。另外,尼希米记里记载,娶了外邦女子为妻的以色列男人被发现之后,要接受尼希米的痛打(他真的用鞭子痛打他们)。因为这些男人娶了外邦女子之后,就会跟着侍奉外邦的偶像,完全无视圣经对利未人的要求。

0317-Lahav-and-Nevaeh
三个女儿在表演音乐视频《十个童女》。三个孩子从左至右依次为: Nevaeh, 7岁;Lahav, 9岁

0317 - Illit
Illit, 12岁。

尼希米极为震惊和难过

尼希米听说以色列人娶了外邦女子为妻并敬拜外邦的偶像之后,他被大大地激怒了。但是,当他听说利未人玩忽职守的时候,他极为震惊和难过。利未人不但没有在耶和华的面前为百姓代祷,而且也没有在百姓中维持一种敬拜的氛围和态度。没有利未人积极的侍奉,以色列人就无法成为长大成熟的属神的子民。

利未人没有坚守自己作为神的仆人的职分,反而遭人密谋分得了田产,开始为自己种起庄稼来了。然而,这正是耶和华所禁止的。神知道,利未人如果要竭力地侍奉他,那么侍奉神就必须成为他们生命的焦点。而尼希米也知道,为了使以色列属灵文化的幼苗得到滋养,必须恢复弹琴鼓瑟的声音和敬拜的氛围。

尼希米是这样描绘自己眼前的一幕的:

我见利未人所当得的分,无人供给他们,甚至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我就斥责官长说,为何离弃神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们照旧供职。 ——尼希米记13:10-11

0317 - Shani at Gateway conference
Shani Ferguson在德克萨斯州Gateway Church的年度特会上带领敬拜。

以色列今天的敬拜情况

就像尼希米的时代一样,今天的犹太人也从世界各地回归他们的故土。也像尼希米的时代一样,敬拜人员也必须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说得明白点,我们当前的问题不是要穷根究底地试图从利未人身上挖掘出犹太人的什么东西来。尽管这是件令人着迷的事,但是就目前来说,试图确定支派的起源在科学上充其量也只是一门不完全的科学,而且还把人的目光从全局上引开了。

大卫王本身也是一名音乐家、歌者、歌词作者、作曲家、诗歌作者和敬拜者,但是,他却并非来自利未支派。从全局来说,我们要强调的是,技艺精湛的音乐家、歌者、歌词作者,等等这些可以营造敬拜氛围的人,是以色列的属灵生命蓬勃成长的关键。

音乐一直是以色列文化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即使是在今天,也仍是以色列能够让人听到的、最响亮的声音。然而,其中所传递的信息却掌握在那些不敬畏神的艺术家手里。偶尔有的时候,当收音机里传来跟神有关的歌时,你会发现,即使是不折不扣的世俗犹太人,也会高兴地跟着唱。当然,当下一首播放的是靡靡之音时,他们也会跟着唱!但是,这是因为他们只是跟着音乐在唱而已!反正音乐怎么播,他们就怎么唱!

甚至当恐怖主义组织哈马斯用希伯来语写了一首歌意图吓唬犹太人时,以色列人也会得意地跟着唱。这主要是因为哈马斯军人的希伯来语发音太恐怖了,而他们的语法简直就更加让人忍无可忍。这实在很搞笑。但是我的重点是,以色列人是由于音乐而听信息的。

今天,物质上的以色列国已经重生,但是她的属灵生命却仍然是个婴儿。这个国家还在等待一个满有恩膏、受人尊重、说希伯来语的声音响起来,呼召当代以色列人敬拜独一的真神。

我们的异象是,以色列这片土地要充满了许多述说神的美善的声音,而不仅仅是一个声音。许多声音一直隐藏在那些渴望发挥神所赐之潜能的以色列年轻人心中,我们的使命是要寻找这些音乐家和歌曲作者,把他们培养成成熟的敬拜者。这样,当以色列地充满了敬拜的时候,我们自然就能听到赞美主的歌声从锡安响起,传遍列邦!

作者简介:Shani 和 Kobi Ferguson在耶路撒冷生活,夫妻俩一共育有5个孩子,都在以色列出生。他们的机构Yeshua Israel Ministries是一个音乐和督导事工。他们是蓝阿睿和蓝施仁夫妇的女儿和女婿。 www.yeshuaisrael.com

0317 - Ferguson family outing
全家出游。

Back to Top


敬拜者的启示 在一个新世纪节日盛会上

作者:Shani Sorko-Ram Ferguson

0317 - Shani and the band
Shani和乐队在加利利海边举办的一个新世纪盛会上表演弥赛亚音乐。

在以色列,只要有音乐会,不论是在狭小简陋的俱乐部举行,还是在高大上的剧院举行,都会座无虚席。从古典音乐到电子音乐再到爵士乐,只要是高质量的音乐,以色列人都无法抵抗。他们会蜂拥到沙漠或加利利海边去参加异教徒的音乐盛典、学着异教徒那样做,也会不远万里地去到印度或西藏这样的地方。

数年前,我们带了一个音乐团队参加了其中一个异教徒的音乐盛会。我们的乐手和歌手们个个都技艺精湛而且都是弥赛亚信徒,在去之前特意准备了用希伯来语演唱的、敬拜以色列之神的歌曲。这些歌毫无疑问都是献给我们的神的。我们连续数月每周排练好几次,目的就是要在这样一个庆祝偶像的节日里把最美好的音乐献给我们的神。

我们乐队的乐手是我所共事过的最棒的乐手,他们花了多年的时间磨炼他们的技艺。我们的合作天衣无缝。在这个灵里堕落的节日盛会上,他们同心合一地把最好的音乐献给我们的神。每一段表演结束之后,都有许多以色列人上前来询问我们他们在现场感受到的那个“神灵”是什么。我们极之兴奋。我们很想在更多的地方演奏这些敬拜的歌曲,从而好让更多的以色列人经历到他的同在。

但是,音乐盛会之后,我们的乐手们必须回到自己的家和工作上。他们有的是五金店里的工人,有的是某个服务行业的客服代表。我们偶尔会聚在一起唱歌敬拜主,这时候通常一个听众也没有。我们跟这些乐手们录制了两张希伯来语和英语的唱片,一张是“亲密”,另一张是“秘密花园”。但是,我们都需要养家,我们也知道,以色列没有“利未人”工作的岗位。

0317 - Studio equipment
Kobi and Shani希望能够购买的先进乐器和录音设备。

0317 - Shani in the studio

我心里知道,这一切有一天必须改变!但是,只有当神的教会肩负起这个异象,让利未人回归他们的岗位,情况才会改变。以色列百姓的耳朵必须对荣耀神的歌声耳熟能详并知道神居住在他百姓的赞美当中。以色列需要敬拜的氛围,赞美神的声音要淹没寻欢作乐的喧嚣。

神拣选以色列儿女并不是要他们自以为特别地在地上漂流。他们被拣选,乃是要彰显神的同在。神拣选他们的目的,是要人们在靠近以色列人时,就能够经历到神。以色列人在经历多年的流放生涯和圣殿的两度被毁之后,已经成为一群干净的、穿戴时髦的、在安息日不开车或不点灯的人。是时候要改变了!





写在2017年3月

亲爱的茂滋同工:

是时候该改变了!

就像你刚刚读到的这篇报道所说的一样,音乐和音乐创作者是以色列恢复和复兴的关键,也是带领以色列人回归真理、认识他们的弥赛亚耶稣的催化剂!

我们若是帮助和装备这些音乐家和敬拜领袖,以色列就能再次回归他们的神。这样,列国也要蒙福!

我们的女儿Shani和女婿Kobi对实现这个异象满怀激情。但是,由于工作场地太小,他们通过Israel Worship Initiative(以色列原创敬拜)所展开的活动也收到了诸多的限制。

有的服事机构偶尔会让他们使用他们的录音设备,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的“基地”可供让他们的团队随时可以使用。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个隔音良好的地方,这样他们的团队就可以在不影响邻居的情况下,定期聚在一起祷告和敬拜了。隔音良好的地方从来都不好找。

去年,Kobi和Shani与以色列的其他音乐家和歌曲作者们一道,共同录制了两张新的希伯来语敬拜唱片(第三张也很快就要面世了)。这两张唱片都被放到了网上,可供音乐家、敬拜领袖以及以色列全境甚至全世界的教会免费使用。 (www.yeshuaisrael.com)

在录制这些唱片的过程中,他们有机会长时间地跟这些年轻人和有音乐天赋的信仰弥赛亚的音乐家们相处,这也给了他们机会向这些人的生命说话。他们过去的录音场地并不好,但是他们还是做到了,而且还安排了一个敬拜之夜向大家介绍他们的音乐。

随后,一些本地教会开始在聚会中唱这些歌并且邀请这些歌的作者们到他们的聚会上带领敬拜。

在Israel Worship Initiative(以色列原创敬拜)成立大约一年之后,主给了Kobi和Shani一个惊喜,让他们撞到了一个非常适合租用做他们这些新事工大本营的地方。

Kobi和Shani说:“几乎可以说,是这个地方找到了我们。从办公场地到聚会的场地,我们所祷告的一切都有了。而且,神的爱总是超乎我们的所求所想,这个地方还有一个运作完善的录音棚!”

这个事工基地将成为以色列信徒和艺术家们磨炼技艺的大本营,他们还可以在这里建立彼此间的关系并更深地与神同行。

Kobi和Shani现在有个仅此一次的机会可以购买这套已经安装在录音棚里的先进录音设备,要价是7万美元。目前他们已经筹得了4万美元,仅需再有3万美元,就可以拍板成交了。

这是一个好得令人称奇的价格,因为专业的录音棚加上设施和装修,可以高达几十万美元。

另外,获得过音乐方面大奖的业主主动提出可以培训我们的年轻人使用这些设施,这将会令以色列受过技术训练的信徒以指数的方式增长!

我们茂滋董事会已经授权茂滋以色列与Kobi和Shani结成伙伴关系,共同购买这套将给许多的信徒和以色列的音乐家的生命带来巨大改变的设施。我相信,他们的音乐将改变许许多多人的生命!我深深为此感恩!

你是否会考虑对这个中心进行投资,好让我们的年轻信徒在这里接受门徒训练,也让以色列的敬拜者在这里操练和完善他们的技艺,从而创作出能给我们的这片土地带来救恩的音乐呢?

你可以伸出援手,帮助我们为下一代的利未人把这个录音棚变成现实!

          共同等候主的再来!
Ari & Shira signature
          Ari & Shira Sorko-Ram

尾注:你愿意向神祷告,祈求神在以色列地增加希伯来语的敬拜吗?

Back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