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to get started!
Username
Password
Forgot password?
Remember me
Not a member yet?  Sign up now!
Sign Up or log in
Username (3 to 12 characters, numbers & letters only)
Email
Privacy Policy
Login   |   Sign up

巴勒斯坦人从何而来?

0316 - Bible Readers Map of Palestine
这是绘制于1873年的巴勒斯坦地图。请注意,地图中的大多数名字都是沿用圣经时代以色列人生活在以色列地时候的用法。 几乎每一个居住地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占领圣地之前就已经有人居住了。


 

作者:蓝施仁

在英国于1917年占领以色列这片古老的土地之前的400年,圣地乃至整个中东都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统治下。这是一个无人辩驳的事实。然而,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在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阿拉伯人根本没有被画上了固定的边境线的民族与国家的概念。这纯粹是欧洲人的概念。对于阿拉伯人来说,最能体现他们身份的,是宗教和语言——伊斯兰教和阿拉伯语。今天,阿拉伯人仍然视自己为“阿拉伯民族”的一份子,而这个“阿拉伯民族”实际上是由22个阿拉伯国家构成的。

这并不是说,中东地区没有可辨识的领土。埃及自古以来就是埃及,叙利亚也是一个名闻遐迩的地方。事实上,在英国人登录之前,生活在圣地和圣地附近的阿拉伯人是效忠大马士革的,他们认为自己是南叙利亚人。

那么,“巴勒斯坦”是怎么来的呢?西方地图中的巴勒斯坦印在圣经里——极可能从印刷机出现之后就开始了。这类19世纪绘制的地图在互联网上很容易找到,但是,这类地图体现的主要是古代以色列各支派所生活的城市和乡镇,并非记录19世纪巴勒斯坦城乡分布的“巴勒斯坦地图”。

哈德良曾经企图根除以色列

“巴勒斯坦”这个名字是罗马人在135年强加给圣地的。

“大约2000年前,罗马皇帝哈德良咒诅犹太人,下令以早600年前就已经从世界历史舞台上消失的古代以色列仇敌非利士人(或非利士地)(Philistines)的名字来命名,将犹大地改名为‘巴勒斯坦’(Palestine)。犹太人在经历了战争、屠杀、迫害和流放之后,哈德良的这最后一击,几乎把犹太人从犹大地铲除。”

0316 - Israel Map 1967

即便是19世纪绘制的地图,也没有怎么记录当时哪些地方有人居住。神曾经因为以色列人的罪而咒诅以色列地,这个事实是任何到过以色列的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这片土地许多个世纪以来都是一片荒芜。(利未记26:32和耶利米书18:16都是这个咒诅的例子。)

凡是去过以色列的人——包括旅行家马克吐温——都说,圣地的居民很少,除了贝都因人根据季节的变化在这片土地上迁徙往来之外,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小村落。

Karl Baedeker在1876年出版的一本巴勒斯坦旅游指南图文并茂地让人们看到,即便是在信奉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统治该地区的时期,耶路撒冷的穆斯林人口也是极少的。但是,不论是哪个时代,都有犹太人在耶路撒冷、希伯伦、Safed和提庇留四大圣城居住。这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事实。

Baedeker估计当时耶路撒冷的总人口大约是6万人左右——7千穆斯林人、1万3基督徒和4万犹太人。

新约中的以色列地

新约福音书的作者们讲述了生活在以色列地的人们的生活。马太福音记载了天使在梦中跟约瑟说话,叫当时带着马利亚和婴儿耶稣住在埃及的他带着母子俩一起回归以色列地。

耶稣、使徒和新约都说到圣地就是犹大地、撒玛利亚和以色列,从来没有巴勒斯坦。当耶稣讲到自己在末日会再来的时候,他说:

“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我实在告诉你们,以色列的城邑,你们还没有走遍,人子就到了。”(马太福音10:23)

英国人将“巴勒斯坦”引进给了阿拉伯人

当英国人占领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时候,手里是拿着将这片土地标注为“巴勒斯坦”的地图和文件而来的。阿拉伯人勃然大怒,认为这个名字起源于基督徒的十字军战士,因此将它视为“锡安主义者”的胜利。在1920年,没有一个有名望的穆斯林人承认“巴勒斯坦”是该地区的新名字。所有的人都抗议这个名字。

确实,在接下来的数十年里,其他的身份——叙利亚人、阿拉伯人和穆斯林人——都在不断地与“巴勒斯坦”这个标签抗衡。

英法两国的下一个动作,就是要将这个中东分割成不同的民族和国家。他们是出于欧洲自身的利益而这么做的,无所谓怎样做才对该地区好或更为自然。自然的分割本会与阿拉伯的各个宗派更为一致——例如什叶派、逊尼派、阿拉维派和德鲁兹派,等等。有的族群,比如库尔德人,对自己的宗教、语言和人种都有非常强烈的身份认同感,但是却没有给他们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这到如今都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欧洲人为地划分中东国家的做法,是造成该地区不稳定的原因之一。

阿拉伯人向圣地移民

回到1920年,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巴勒斯坦人。不过,已经开始发生重大的人口变化。犹太移民在散居各地2000年之后,开始回归圣地并重建城市、振兴商业。与此同时,阿拉伯人也如巨浪般涌入该地区寻找工作。

犹太人的回归带来了该地区经济的繁荣,也令移民进来的阿拉伯人有机会享受到了更好的生活。

温斯顿·丘吉尔在1939年的时候曾经说:“阿拉伯人蜂拥来到这个国家,不但没有遭到逼迫, 而且人口还成倍地增长,甚至超过了全世界犹太人口的总和。”

犹太移民人数增长

尽管土耳其人试图阻挠犹太人移民进入或购买土地,但是,在20世纪的头几十年,犹太人的数量仍是在不断地增长。

当英国人强行将“巴勒斯坦”这个名字加在圣地身上时,抵达圣地的犹太人也开始自称为巴勒斯坦人了。然而,阿拉伯人却不这么称呼自己。事实上,在这片撰写圣经的土地上,许多犹太机构被称为巴勒斯坦机构,而直到1950年,《耶路撒冷邮报》还被称为《巴勒斯坦邮报》。

然而,另一边,阿拉伯人却继续抵制巴勒斯坦这一称号。1937年巴勒斯坦阿拉伯领袖Auni Bey Abdul-Hadi告诉英国的Peel Commission说,“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巴勒斯坦)国!‘巴勒斯坦’这个称号是锡安主义分子发明的!圣经里面没有提到巴勒斯坦。我们的国家几百年来都是叙利亚的一部分。”

事实是无可辩驳的。1917年当《巴尔福宣言》出台的时候,只字未提“巴勒斯坦人”,因为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一群人。巴尔福文件讲到了要将“巴勒斯坦”分成两半,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各一半。1947年,联合国也宣称要在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之间分割“巴勒斯坦”。但是,并没有巴勒斯坦人。

1967年,我搬到了以色列。六日战争之后,我跟居住在以色列境内和西岸的阿拉伯人进行过无数的交谈。当时,我没有听任何一个阿拉伯人说过“巴勒斯坦人”这个词。那些发现自己突然成了以色列国一份子的阿拉伯感到十分的困惑,其中一个在以色列出生的阿拉伯人告诉我:“我不是阿拉伯人,我是个基督徒。”

另一个住在橄榄山的穆斯林熟人跟我说:“我是一名约旦裔阿拉伯人。”当然,这是因为英国人在1948年从圣地撤军的时候,约旦国王占领了犹大、撒玛利亚和耶路撒冷古城。加沙则被埃及占领了。

制造巴勒斯坦人是为了摧毁以色列

1948年,以色列国才一诞生,中东的阿拉伯人立即就谋划着要摧毁这个国家了。这一宣言很刺耳,许多国家都试图充耳不闻。但是,它确实是从阿拉伯领袖们的嘴里说出来的。

亚西尔·阿拉法特出生于埃及,满腔热情地要把巴勒斯坦从犹太人的手里解放出来。在埃及接受完教育之后,阿拉法特去了科威特并认识了两名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正式成员——Abu Iyad and Abu Jihad,他们后来成为阿拉法特的高层副手。

1959年,即以色列建国11年的时候,阿拉法特成立了一个叫做“法塔赫”的机构,目的是要通过武装斗争解放巴勒斯坦。

我本人第一次去以色列和约旦也是在1959年,印象最深的是耶路撒冷古城(当时被约旦所占领)的原始和闭塞,那些狭窄的步行通道和沿着西墙(彼时叫哭墙)延伸过去的荒凉的小巷。或许,阿拉法特是当年地球上唯一一个可能想过某天耶路撒冷将成为一个叫巴勒斯坦国的穆斯林国家的伊斯兰教首都的人。但是,今天,这已经成为每一个自称是巴勒斯坦人的穆斯林人的梦想和希望了。

巴解组织的诞生

中东的阿拉伯国家终于意识到以色列是不会消失的。1964年,代表所有阿拉伯国家的阿拉伯国家联盟派代表成立了巴解组织(PLO)并起草了巴勒斯坦民族宪章。这一宪章将整个以色列都认定为巴勒斯坦,称它是阿拉伯人的故乡。

正是这一组织将“巴勒斯坦人民”推向了全世界。它的宣言包括:

  1. 理论上,所有在1947年以前生活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公民都是“巴勒斯坦人”(第6条)。

  2. 巴勒斯坦跟其余的阿拉伯国家一道,是阿拉伯人伟大的故乡(第1条)。

  3. 巴尔福宣言和巴勒斯坦的联合国分区是无效的(第17-18条)。

  4. “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将在圣战的道路上前进,直到(在与锡安主义份子的抗战中)取得完全和最终的胜利。(简介)

就像当年联合国宣布犹太人将拥有他们自己的国家时阿拉伯世界的反应一样,如今,叙利亚、约旦和埃及再次结集他们的军队,要“把以色列扔进大海”。1967年的春天,以色列人——包括他们的领导人在内,都被吓得惊慌失措,害怕这回阿拉伯武装力量会摧毁以色列。

然而事实正好相反。这简直是现代历史中的非凡一仗,以色列军队不但将约旦军队赶出了约旦、撒玛利亚和东耶路撒冷包括西墙和橄榄山地区,还将叙利亚赶出了戈兰高地、将埃及赶出了加沙和西奈旷野。只是后来,以色列为了换取一份和平协议,将西奈旷野又归还给了埃及。仅六天的时间!所有的这些地方“恰巧”就是神曾经庄严立誓要永远赐给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后来改名叫以色列)以及他们子孙后代的土地!

如今,亚西尔·阿拉法特已经受够了。两年后,通过他的法塔赫组织,他控制了巴解组织并开始了终其一生要摧毁以色列、让巴勒斯坦属于一群新的“巴勒斯坦人民”的使命。

他的解决方案:恐怖主义

但是,在世界上根本不存在这样一个民族的情况下,如何才能创立一群“巴勒斯坦人民”呢?答案就是:恐怖主义。 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天亚西尔·阿拉法特会被赋予恐怖主义之父殊荣的原因。(这就是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吗?)他是第一个劫持飞机的人;他通过一系列高调的、针对以色列平民的暴力行为(包括炸弹、越境袭击和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的人质大屠杀),将 “巴勒斯坦人”一词推介给了国际媒体。(在那次奥运会期间,我恰巧在慕尼黑导演一部有关青年使命团的外展事工的电影。)

他终于成功吸引了人们的眼球。1974年,联合国承认巴解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

这演技实在令人叹服!通过一系列粗暴而凶残的恐怖主义行动,仅用了五年时间,“巴勒斯坦人民”就成了既存的现实!瞧瞧!联合国一旦承认“巴勒斯坦人民”的存在,以色列立即就被视为侵占者——他们侵占了一个在巴勒斯坦生活了几千年的“古老民族”的土地。

但是,阿拉法特并未就此罢休。他向全世界宣称,犹太人从未在巴勒斯坦居住过,他们只是到了19世纪末开始,才来霸占了巴勒斯坦人民的土地!他还称,耶稣是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世界极速地重写了他们的历史。

阿拉法特很快发现,每次他发动了新一轮的恐怖主义行动,都会轻而易举地吸引世人的眼球,人们也会更加同情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和合法地位。

当然,他也并非事事顺心。在为他的斗士们开拓了一片独立领土之后,他被赶出了约旦。接着,他搬到了黎巴嫩,在那里发动了一场内战,直到被以色列赶了出去。事实上,全世界的伊斯兰人都相信,巴勒斯坦人已经在巴勒斯坦生活了数千年之久,整个以色列都是属于巴勒斯坦人民的。

今天,联合国有123个成员国承认巴勒斯坦民族——一个向全世界人民宣告说,任何犹太人都不能在那里居住的民族。这实在是个巨大的成就。这就难怪这个当代恐怖主义之父也被生活在犹大和撒玛利亚的阿拉伯人奉为自己的父亲了。

Back to Top

]]